字体-
字体+

苏醒之墨青云回归神位(精彩部分)

“我记起来了,那个红衣男子不就是无殇宫宫主吗?三年前他独自一人挑了江湖第一邪派落霞殿总部几百号人呢,而且还包括很多元老级别的高手,因此而一举成名,取代了落霞殿在江湖上第一的地位。”之前那个见多识广的人再次惊叹道,自那个红衣男子进门起他就一直注意着他了,感觉有些眼熟,却一时也想不起在哪见过,这下终于想起来了。

三年前轰动武林的一场浩劫,大家可都是记忆深刻,只知道一个红衣男子单枪匹马闯入第一邪派落霞殿,还血洗了落霞殿总舵几百号高手,后来才知道那个男子就是无殇宫宫主夜倾城,而无殇宫也是在那一夜后正式崛起,成为江湖上第一门派。

“原来他就是夜倾城,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呐,听闻无殇宫宫主一向神秘,为人更是亦正亦邪,随心所欲,不受世俗所羁绊,今日一见,原来他并非像众人所以为的那样不近人情,一个如此痴情之人又能无情到哪里去呢?”有人跟着附和道。

众人不顾自身安危,确切的说是忘记了自己眼下身处危险之地了,又换了个话题,开始议论起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后起新秀,无殇宫宫主夜倾城的事迹来了。

大家的注意都转移到无殇宫宫主身上了,知情人就在那口沫横飞的讲述当年的光辉事迹,不知情的人都竖起耳朵在那听着,唯一一个神色不对的就是轩辕哲了,只见他面色难看,双手也是紧紧的握着,众人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就算注意到了也不会去在意。

麒麟走向众人,这才使得正在热火朝天的谈论他人的人们停了下来,停下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顿时懊恼起自己这般不顾安危去谈论别人的事迹,一定是自己的忽视而使得神兽不高兴了,这样想着不由得一阵紧张的看着向他们走来的麒麟神兽,只希望它不要动怒才好,不然他们可就性命堪忧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麒麟走到他们面前站定,不屑的看着他们,冷冷的说道:“这次就饶过你们,都给我滚。”

不知何时,众人身上的束缚感已经消失,一得到自由的众人顾不得全身的酸痛,迅速的向洞外跑去,活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他们一样,时而踉跄,时而摔倒,模样好不狼狈。

待众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上官瑾楠才转身缓步向洞口走去,此刻的他面带痛楚,之前的一幕始终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她,已经死了,一个才见面几次甚至没来得及说上两句话的陌生女子,却在他心中占着必不可缺的位置。

“主人,麒麟在此守候了将近两千年,终于等到您回来了。”众人散尽之后,原本化身神兽的麒麟又换回人形,依旧是一副白衣的翩翩佳公子一枚,恭敬的朝着本该站在洞口,却因为人群的拥挤而退让到一旁的青衣男子跪拜道。

麒麟,至高无上的神兽,最伟大天神的坐骑,性格倨傲难驯,除他主人以外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两千年前,它奉主人之命来此守护神女泪,因主人临去前就已经算到了神女会降世于熙国附近,因此才叫他来此守护。

青衣男子见此只是微微点了下头算是回应了他,看了眼不远处被他保护得很好的七色之莲,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本尊也只是才苏醒不久,去把它摘下来,本尊现在要。”他也是在看到雪黛身死后才苏醒过来,以往的一切如同潮水一般向他涌来。

“主人,麒麟还没找到公主,若摘下来就没办法引她来了,您确定要摘吗?”千年前主子曾经说过,只要神女泪在,总有一天公主会前来此地的,可如今还没等到公主前来,主子就要把它摘下来,那以后找公主岂不是更麻烦了吗?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青衣男人,恭敬的询问者着。

而墨青云却没有理他,目光呆滞的看着不远处的七色之莲,独自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

三千年前,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孤身一人站在大雪纷飞的雪地之上,大朵大朵的雪花飘飘洒洒的自天空落下,一片片的落到了白衣女子发间,本就绝色倾城的白衣女子,此时看上去更是美得天地为之色变,在雪花的衬托下,活像是雪山之上的精灵。

女子一动不动的站在雪地上,双目凝视着远方,就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一般,好一会儿之后才收回了眺望远处的眸光,眼中闪过黯然之色,接着就恢复成以往那般空洞的眼神。

“雪儿,外面冷,随我进殿内休息可好?”一身锦袍犹如天神般俊朗的男子自她身后走来,体贴的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狐裘温柔的披在了女子的身上,这才开口劝道。

女子仍是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对于男人的体贴丝毫不为所动,好半响才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她面前的男人,异常平静的问道:“他,真的已经死了吗?我要听实话。”

男人看着她,半响之后才点了点头,给予她肯定的回答:“是,他的确已经死了。”

女子再次平静的问道:“是你杀的他吗?”

男人仍是紧紧的盯着她,随后又点了点头说道:“恩,他的确是死于我手。”在这天地间,除去自己以外只怕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在他手底下过上三招不死就是万幸,更别说能杀死他了。

对于他的回答,女子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她之所以如此问只是为了确定一下而已,既然对方已经承认了,她也没必要再问下去了,只见她缓缓伸出纤纤五指,一根看上去材质上等的银色鞭子就出现在了她手中。

“动手吧。”女子依旧是平静无波的语气,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说道。

“雪儿,你为了他竟然要与哥哥动手吗?还是你想杀了我好为他报仇?”一身锦袍的男人神色痛楚的问道。

“没错,在你动手杀他的那一刻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一天。”女子面无表情的回望着他,眼中仍是冰冷冷的一片。

眼见女子已经心意已决,眼中也是坚定异常,神色冷然的看着自己,他心中顿时一阵难受,自己一手带大的妹妹如今却要为了一个外人来手刃他这个兄长,无奈的苦笑一声说道:“你明知道打不过我,这又是何必?”

女子不再多言,执起手中的银鞭、招呼也不打一个的就向面前的男人抽了过去,所到之处悠悠作响,可见招式之凌厉。

男人却只是一味的闪避着,并没有打算还手的意思。

“出手啊,把我也杀了吧。”女子见他只知道闪躲,并不进行攻击,她生气的大吼着。

“雪儿,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是我视若生命的珍宝,哪怕我就是死也不会伤你分毫的。”她的一心求死他早就看出来了,也正因为如此才更让他心痛,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被自己小心的呵护着长大的妹妹当做仇人般对待,这还不算,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她竟然为了个男人一心求死,这叫他这个做兄长的情何以堪?

他的话让女子停滞了下,曾几何时,好像有人也说过相似的话,那人说视她如命,可如今,那个说视她如命的人已经消失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既然你没打算杀我,那就放我离开,不然,今日你我只能有一人活着离开,你自己决定吧。”是,她就是在威胁他,她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他也不会杀自己,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男人并没有接话,他早就知道自己是留不住她的,考虑良久之后才侧过身去,无奈的放她离开。

“这些日子你也憋坏了,出去散散心也好,玩累了记得回来,哥哥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等着你回来。”自从那人被自己杀了之后,她就一直被软禁在落雪殿,本意是想让她断了对那人的念想,却没想到到头来只会让其更甚,如今那人已经不在了,先放她出去散散心也好,等她走出阴影之后,一切就会回到从前了,回到那段只有他们二人的世界,回到她只被自己一人宠的从前。

女子闻言,收起了手中的银鞭,头也不回的向远方行去,转身离去的瞬间,一颗晶莹的泪珠自女子的脸颊划过,因气温过寒,来不及掉落在地的泪珠在半空中就凝结成了一滴冰泪,缓缓的掉落在了地上。

男人目送女子离去,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漫天飞雪中,他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前行两步,自雪地上捡起那颗晶莹剔透的冰泪,小心翼翼的放到手心处,就像是在看着他最心爱的女子般,静静的注视着它好久。

“雪儿,数万年的光景,哥哥从没见你掉过泪,可如今。。。”男人心中一阵苦涩,轻轻的呢喃着。

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她,雪儿太小不懂事,趁他不注意偷溜出去玩,不久就告诉他说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他却认为别人是在欺骗她的,经他一再试探,才发现那人也是真心爱着雪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