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大发兽威的强悍小毛球

血黛危险的眯起眼,看着自己前面不远处的小毛球,虽然她没看见它眼中的那道绿色的光芒,可它的声音却是十分熟悉。。。

它的此举,不仅让众人大感好奇,一时忘了如今还身处危险之地,满心好奇的看着场上一大一小的两只,相对于兽王的俯首称臣,而它身旁的白色小毛球却是十分高傲与不屑,冷眼睥睨着周围已经停止攻击的群兽们,目光所到之处,众魔兽纷纷低下头去不敢直视。

它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感到害怕,只因那只小毛球的目光太过危险么?应该不是,它们也跟兽王一样,对那只小毛球有着不知名的敬畏之意,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和恐惧感,而听兽王这么一说,它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只小家伙就是魔域之森里实力最为恐怖的离诺大人,难怪会感到这么熟悉呢?

见到兽王跪了下去,其它魔兽反应过来之后也跟着跪了下去,数万只魔兽齐刷刷的跪了下去,顿时又是尘土飞扬,重物落地的声音整耳欲聋,有人心中疑惑,它们这么用力的跪下去难道不会感到很疼吗?哎,他们听到声音就会感到很疼。

小毛球站在地上,抬头仰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兽王,虽是仰视但仍是威严不减半分,这才傲慢的开口说道:“不知者无罪,本座如今已是恢复了原身,你们一时没认出来也是正常,就不跟你们一般计较了。”既然是救人的场面,自己耍耍威风总是可以的吧?想到此不由四处张望一下,主子应该不会跟过来才对。

兽王见它这般好说话了,这才微微放下心来,前一刻还在担心它一个不高兴会把自己吃掉呢,看如今的情况,应该是不会了吧?而一旁的小毛球根本就不知道它心中是这么想的,若知道的话一定又要郁闷了,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它也不会再去吃它们了,它这次醒来之后就已经听主子说过,它之所以会变异就是因为吃多了这些乱七八糟的魔兽,因此,已经修成仙体的它才会被魔化,因此而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也就是血黛所形容的四不像。

众人纷纷石化,这只小毛球到底什么来历?居高临下的姿态被它小小的、犹如肉球般的小身板使出来,还真是怎么看怎么滑稽,可他们却是强忍住不敢笑出声来,笑话,连数万只魔兽都惶恐下跪的角色他们敢去嘲笑么,又不是不要命了!

而血黛也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闪过疑惑,瞬间又平复了下来,然后一副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就好像这一切与她无关似的。

而离她不远的上官瑾楠却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眼中同样有疑惑,震惊还有不解,在他心中,一身白衣的血黛已经成了奇女子,不光自身修为甚高、无人能及之外,就连她身边的宠物都这般厉害,能让凶神恶煞的兽王俯首称臣,实力强悍自然是不在话下。

上官瑾楠身旁的上官瑾瑜却是喜忧各半,喜的是终于有人、额不是,是有只小毛球站出来救她们了,这样一来她们或许就不用死,忧的是那只小毛球是那个白衣女子的宠物,而她之前却指证她,把责任全部推倒她的身上,若她记仇的话自己岂不是死定了,同样站在离上官瑾楠不远处的温婉儿却是欣喜异常,这下她不仅不用死,还可以借别人的手来惩治上官瑾瑜这个不知死活的贱蹄子,叫她跟自己作对,如今还把这么厉害的白衣女子给得罪了,人家不收拾她才怪。

在她眼中,全天下的女子没有一个是不记仇的,把所有的女子都想成跟她一样小心眼,善妒,她很肯定,那个白衣女子最后一定会来收拾不知死活的上官瑾瑜,毕竟那个贱蹄子之前还想置别人于死地来着,是个人都不会这么大度吧?可她根本就想不到,眼前这个犹如救世神的女子会是那个被她骂做草包花痴的妹妹温沫,从小以欺负她为乐不说,最后还使计陷害她,让她替嫁给自己不愿意嫁的残废王爷,若说报复,血黛第一个该报复的就是她。

东方凝和独孤昊、南宫绝等人同样也很吃惊,可他们并不像其他人那般神色夸张,嘴巴张得老大,离东方凝较近的墨青云却是神色坦然,平静无波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一身白衣的女子,眼眸深处有异样闪现,此时的他眸光深邃、深不可测的眸子又仿若一滩静水,平静的外表底下是波涛汹涌,可正全神贯注看戏的众人根本就没人发现他的异样。

兽王仍是毕恭毕敬的跪着,小毛球没让它起来它是不会、也不敢起来的,它诚惶诚恐的看着面前的小毛球,语气甚为恭敬的问道:“不知离诺大人来此,有何要吩咐绿疣的吗?”

小毛球也威风过了,这才想起正事来,高傲的抬着头看它,犹如王者一般的下达着命令:“本座让你带着它们全部撤离,再不可来此作恶多端,残害人类。”它现在的两个主子都是人类,所以它才不许它们伤害主子的同类。

兽王没想到它会这么说,有些为难的回答:“绿疣可以带着它们离开,也答应离诺大人,只要人类不主动犯我们的话我们也不会去残害他们,唯一的请求就是把她带走,毕竟她杀害了我们众多族类,绿疣只是想为它们报仇。”很明显,这只傻傻的兽王还没认清事实,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么要命的要求了。

小毛球顺着它爪子指向的地方看去,顿时脸就黑了,可是被它脸上的白色狐狸毛给遮住了,才没被人发现,千真万确,的确是黑了,不仅黑了脸,眼眸也是微微眯了起来,眸中光芒大盛,危险的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兽王,生气之余,一爪子挥向跪着的庞然大物。

别看它身躯小小的,力气倒是不可小觑,竟然一爪子把眼前这个数吨重的庞然大物给击飞了数十丈远,在众人惊叹的眼神下,被拍飞老远、且被摔了个四脚朝天的兽王挣扎着从地上起来,好不容易站起身后,迅速的向着小毛球飞奔而去,可谓是气势如虹、势不可挡。

众人都吓坏了,完了,兽王发火了,这万一要是大战起来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就连上官瑾楠和独孤昊、南宫绝等人也有些动容之色,唯一神色不变的除了小毛球之外就是血黛和墨青云两人了。

紧接着噗咚一声,又是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又传来了兽王带着颤抖和惊恐过度的声音:“大人饶命!绿疣该死,还请大人宽恕绿疣一回!”它保证再也不敢伤害人类半分了,刚才离诺大人发火了,它现在全身都疼,尽管如此,它还是坚持着回来此处,必须求得它的原谅才行,不然就不是重伤这么简单了。

可怜的兽王,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小毛球走了过来,危险的看着兽王说道:“几日不见,你倒是长胆了,竟敢要求本座把主子留下来?恩?你是嫌活得不耐烦了么,若真是这样的话本座不介意送你一程!”它胆子倒是不小,自己都不敢得罪半分的主子它竟然还想伤害,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兽王一听大惊失色,脸色也是铁青铁青的,小心肝也颤抖着,就像是要跳出心口一样。

“离诺大人饶命啊,绿疣是真的不知情,若知道她就是大人的主子,绿疣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提出如此要求来,还望大人明鉴啊”一边惶恐的说着,还一边大力的磕着响头,一直磕着,有种得不到原谅就不罢休的势头。

“给本座滚远些!”完了,它已经看到主子眼中不耐的神色了,是不是自己玩过火了,所以主子才不高兴?呜呜,主子可千万别生气啊。。。

说完就低着头向血黛走去,还一边在心中默念着,主子不要生气、千万不要生气,万万生气不得,不然它可就要被自己那个正牌又腹黑的主子给狠狠的教训了,记得数千年前,它也是因为惹得主子的心爱之人不高兴了,结果狠狠的被修理了一顿,至今还记忆犹新呢,现在想起来还胆颤心惊的,再来一次的话它的小心 肝铁定会受不了。

“玩够了么?”血黛居高临下的看着低着头一脸知错状的小毛球,挑了挑眉,不痛不痒的问着,一脸的平淡之色看不出来生气与否。

“玩,玩够了,主子。”小毛球偷偷的瞄了血黛一眼,然后又赶紧低下头去做乌龟状。

“既然玩够了那就走吧。”伸出手来,示意小毛球自己跳上来。

小毛球见此喜笑颜开,还是这个主子好,若是自己那个正牌主子的话,铁定是少不了一顿罚了,顶着自己的小身板纵身一跃就轻飘飘的落在血黛的怀中。

眼见血黛转身就要离去了,墨青云这才急急的唤道:“血黛姐姐!”血黛转身看了他一眼,无声的询问着他唤她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