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是特意来救她的

血黛看见来人,一点惊喜之情都没有,在她看来,只不过多了个来送死的罢了,不仅如此,还打扰到了自己的清静,就连死都不让人清静的死去么?

她并没打算惊动来人,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继续想自己的事,可那个青衣男子却注意到了她,正一脸兴奋的向着她的方向跑了过来,直到离血黛身旁不远才停住了脚步,一脸激动的喊着:“血黛姐姐,原来你也在这里啊?”没错,来人正是傻乎乎的墨青云,他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血黛,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此时充满了孩子气。

而血黛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几不可闻的说了句:恩,就再也不打算理他了。

可墨青云就像是没看见血黛不高兴的神色一样,兴高采烈的跑到她跟前,在她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把手上的那只小可怜拿给血黛看,还一脸雀跃的说着:“姐姐你看,我抓的哦,姐姐肯定不会知道,青云为了抓这个小东西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呢,整整追着它跑了几个时辰,这才终于给我抓到了。”

血黛很给面子的看了他辛苦抓来的小东西一眼,仍旧是简单的丢了个恩字就没其他反应了,就算有吃的又如何?还是没办法走出去,之前她还是自信满满的不肯认命,相信自己一定会找到方法走出去,可如今却是再也自信不起来了,她都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多吃一顿又能如何呢?只能是拖延一下死亡的时间而已,她可不认为他能有办法出去,自己找了这么久都没一丝头绪,何况还是一个智商不足的大小孩呢。

墨青云也看出她此刻心情不好了,却也不知道该如何相劝,只好站了起来,对着血黛说了句:“姐姐一定饿了吧,我去把它杀死然后烤来吃,等我一会啊。”说完就抓着那只小可怜向远处走去,而血黛则心下一阵冷笑,自己都走了好几个时辰了,四处都转遍了也没见到哪里有水源,没提醒他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懒得说话,再者就是她也想趁他不在好好清静一会儿,省得他一个劲的在耳边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打扰到自己休息,反正他一会找不到就会返回的,还不如趁着难得的清静好好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耳根清净的血黛闭上眼睛假寐,却不想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也许是因为又累又饿的缘故吧,她这一觉睡得很沉,就连有人来了她也不曾发觉。

墨青云拿着被清洗干净的食物走了回来,却不想她已经睡着了,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的睡颜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的向她走近,走到她面前慢慢的蹲下了修长健硕的身子,倾身在她额头之上印上一吻,脸上那种属于小孩子的稚气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成熟男子该有的沉稳、睿智之色,而原本带着天真烂漫的双眸此刻也是柔情一片,深深的注视着已经陷入沉睡的人儿,这才注意到被她抱在怀中的白色小毛球,因为小狐狸白色的毛发和血黛身上的白色衣衫相近,所以不注意看还真是不容易发现,眼眸微眯的看着那个趴在血黛怀中睡着了的小东西,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良久,他才像想到什么一般站起了身,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温柔的盖在血黛的身上,动作轻柔的就像是怕把正在梦中的人儿惊醒了一般,盖好之后这才去处理自己手中的事情,临去之前还留念的看了她一眼,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倔强的丫头,明明就已经很饿了,却不愿意等他去为她弄食物来吃了再睡,她的那点小心思自己又岂能看不穿?

一定是自己所扮演的这个傻小子被她嫌弃了,看她的神色就已经猜到了,哎,他也不想在她面前只做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他也多么想以一个正常男人的身份来疼爱她,可若是这样的话她只怕会躲自己都来不及吧,无奈的苦笑一下,这才去找了些柴禾过来,一边翻烤着手中的食物、还时不时看向她一眼。

而他所做的一切都被血黛怀中假意睡着的小狐狸看在眼里,虽然它不懂人间情爱,可墨青云看血黛时那火热的目光实在是不容忽视,看来主子有情敌了,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情敌,以它万年的修为竟然还判断不出此人具体的修为来,这只能说明他的修为定是在自己之上,而且还不止强它一点点而已,它得想办法尽早提醒主子才行。

直到手中的食物已经被烤的外焦里嫩了之后,才一挥衣袖把火给灭了,入夜的气温虽然不是很高,但也不至于还需要烤火,其实他这么做还是有些私心的,看了眼盖在她身上的自己的衣服,他感觉这样也是一种幸福,再看了那堆已经被自己扑灭的火,觉得它根本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

他拿着香气四溢的食物向着血黛走去,可还没靠近就出现了跟破庙那次相似的情景,他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被定住而动弹不得的身子,故意苦着脸委屈的说道:“血黛姐姐,你快放开我呀,这是要做什么?”

血黛一见是墨青云这才解开了对他的禁制,无意间看到他手中的食物不由一阵奇怪,自己何时睡着的她都不知道,也许是因为食物的香味唤醒了她,看了眼身上盖着的外套,这才注意到墨青云身上没穿外套,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帮我盖的?”问完又觉得自己似乎很白痴,这里除了她们两个就没别人了,既然不是自己盖的那就肯定是他盖的了。

“恩,我怕姐姐夜里着凉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你盖上了,姐姐可不要怪青云自作主张啊,若是惹得姐姐不高兴的话姐姐可以骂我。”他以为血黛是在生他的气,怪他不该自作主张,这才自责的说道。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你手上的食物是上哪去清洗的?”本来很饿的她此刻却来了精神,双眼紧紧的盯着他手中的食物,有些激动的问着。

“哦,姐姐是想知道这个呀,我之前追这个小东西时有经过一条小河,里面的水很干净,我就是去那里洗的,有什么问题吗?”听她这么问,他也猜到是何用意了,而他也是故意这么做的,他此次前来,目的就是为了救她出去,而这一切则是用来引导她而已。

“你还记得位置吗?现在就带我去看看。”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就可以顺利的离开了,可说来也真是奇怪,为何自己把附近都走遍了也没发现像他所说的那样一条河呢?

“姐姐你别急,现在这乌七八黑的青云一时也辨不清方向,还是等明日早晨我再带你去吧。”他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就是她再怎么心急也不能拿他这个傻小子如何的。

血黛看了眼虽然有月光却还是黑漆漆的四周,稍作犹豫了下便点了点头,就暂且听他的,先在此休息一晚上吧,等明天早上再去寻找出路。

墨青云见她妥协了,这才将手中的食物递给她,说道:“姐姐一定很饿了,先吃点东西填下胃吧。”

血黛也没再推辞,接过他手中的食物撕了一小块递给小狐狸,就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并非她有意这般故作优雅,而是习惯使然,有些习惯早已养成,就再也难以改掉了,而她也压根没想过去改,又不是什么坏毛病,没必要去改。

墨青云见她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的摘下面纱进食,心中难免小小的触动了下,为了掩饰自己此刻的情绪,他也低下头吃着手上的食物。

翌日,血黛因心中记挂着寻找出路的事,所以很早就醒了,而墨青云却还在睡着,她也没急着叫醒他,只是靠着树干闭上眼睛考虑一些事情,待到墨青云醒来之后二人才去寻找他昨天所说的那条小河。

墨青云在前面带路,血黛紧跟其后,二人向着陌生的地方走去,血黛感到好生奇怪,这个方向她走到过,而这条路却很陌生,周围的一切也跟昨天自己来时不一样,难道说。。。

“你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是误打误撞还是。。。

“啊?姐姐问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看见血黛点了点头之后他这才又接着往下说:“我昨天肚子疼,方便完之后就看到了昨晚那个小家伙,本来觉得好玩,想把它抓来玩的,却不想它竟然到处乱跑,还不让我抓到,后来费力好大一番功夫才把它抓到手的,为了惩罚它害自己这么累,这才生气的把它杀来吃了。”一边叙述着,还一边比手画脚的形容着当时的情景,让人无法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

而血黛只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最终相信了他所说的话,既然是这样,她也没必要再浪费时间在这个问题上了,看样子她们已经快要走出去了,她得想想接下去该怎么甩掉眼前的墨青云才行,毕竟已经耽搁了好些时日了,若自己不能使用轻功早点到达目的地的话,只怕她就要白走这一趟了,而跟他在一起只会影响她的进程,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使用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