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嗜血魔物之被困魔域

终于等到人全部到齐,这才结伴朝着森林走去,一进到里面,就被里面漂浮着的异味而引得皱眉、捂鼻,一阵阵的阴森之气也围绕着众人,满地的骸骨更是骇人,有些胆子小的女孩子都被吓得尖叫起来了。

他们一路走来,也仅仅只是被一些恶劣的环境所影响,传闻中的各种魔物根本就没见到一只,难道是传闻有误?可若是传闻有误,那满地横七竖八的骸骨又是怎么回事呢?还是说那些魔物见此行的人太多而不敢现身吗?放眼四下,此次前来的人还真是不少,浩浩荡荡的一大批人神色各异的向前走着,专注的神情时不时打量着周围,紧张的气氛油然而生。

墨青云一走进此处神色就微微变了变,不动声色的四下打量了下,这才用手捂住自己的腹部,神色难受的说道:“哎呀,我肚子好疼。。。”而他身旁的东方凝见他如此,也被吓了一跳,急切的问道:“九皇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而墨青云只是难受的看了她一眼,这才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可能是之前吃坏肚子了,想拉便便。”虽然他只有小孩子的智商,但小孩子有会有害羞的时候。

东方凝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接着又有些犯难了,现在大家都在一起才会这么安全,可他这时候又好巧不巧的闹肚子了,这该如何是好啊?看了眼正在缓步前行的人群,再看了眼一脸难受的墨青云,这才点了下头说道:“那你先去解决一下吧,我在这里等你,不过你速度要快一些啊,不然大伙走远了我们可就危险了。”大伙的速度很慢,如果他速度快一点的话就应该没问题。

“好,那我先去了。”使劲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说完就捂着肚子向草丛深处走去。

“哥,你看,那是什么?”经她这么高声的喊了一嗓子,大伙都紧张的向她所指的地方看去,东方凝也被吓了一跳,天,该不会是魔物出现了吧?九皇子还在后面呢,她焦急的看了过去,结果什么魔物都没有,只是有一道刺眼的光芒,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阳光的照射下才发出的刺眼光芒一样。

上官瑾楠看了一眼之后,就向那道刺眼的光芒走了过去,也不顾身后之人的叫唤,直直的朝着光芒之处而去,大伙看有人上前去了,他们也就放大了胆子围拢去观看,对于那道光芒,他们也很好奇。

上官瑾楠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把镶着宝石的匕首,想必刚才那道刺眼的光芒应该就是阳光直射在匕首上面所产生的折射吧,可当他弯下腰去,准备捡起地上的匕首时,却无意间被匕首割伤了手指,顿时有鲜血滴落在了匕首之上,一滴、两滴、一连滴了好几滴血上去,可当他掏出手帕准备擦拭干净时,那些血却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就像根本就没滴落在上面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要不是自己手上还有伤口,他真是要怀疑这是幻觉了。

正在这时,一袭白衣胜雪的蒙面女子走了过来,怀中还抱着一只跟她的衣裙同色的小动物,是狐狸吧?可是这么小的狐狸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本来被上官瑾楠此举吸引过去的眼球全部齐刷刷的转到了离他们不远之处的白衣女子身上,而白衣女子却是对众人的眼光视若无睹,就仿佛早已习惯了似的,不错,她的确是早已习惯,不论自己走到哪里,都少不了众人热情的目光注视着,真是想不习惯都难。

只见白衣女子看都不看众人一眼,径自朝着上官瑾楠走去,而上官瑾楠也是愣愣的盯着她,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此刻,他脑海中奇迹般的出现了一个本不该联想到的女子,一样的眼神,一样对众人的不屑一顾,一样冷漠的表情。。。可是根本就没有交集的两人为何会如此相像呢?

“公子手上的匕首正是我无意间遗失的,烦请公子归还与我。”她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找回自己的匕首,却没想到竟然会被他捡了起来,若自己晚到一步就该不知道上哪去找了。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我还说是我的呢,哥,这是我们先发现的,不能给她。”

还不等上官瑾楠有所动作,上官瑾瑜就大步的冲了过来,阻止他把东西还给那个女子,在她眼中,能出现在这里的肯定会是宝贝,而面前的这个女子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才想来捡这个现成的便宜。

血黛冷冷的看她一眼,这才波澜不惊的说道:“哦?若你坚持的话,我不介意动手,属于我的东西,你们想要留下那还得有些本事才行。”

虽然对方并没有恶声恶气的威胁自己,可她还是忍不住被那个白衣女子的气势所震撼到,而她淡淡的语气也让她感到大受威胁,说不出的害怕。

“瑾瑜让开,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东西,没道理据为己有。”

上官瑾楠不悦的拉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上官瑾瑜,而她因对面白衣女子的话而颤抖的身子他也是看在眼里,这个不懂事的丫头,给她点教训也好,让她日后多长长脑子。

“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替舍妹的不懂事向姑娘陪个不是,没别的意思。”他有些小小的紧张着,会是她吗?会吗?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可最终还是令他失望了。

血黛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说着:“萍水相逢罢了,名字就不用留了,我也不会跟她一般计较。”眼前的男子神色有异,她也不是没发现,应该是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吧?不过怀疑不怀疑的根本就对她造不成影响,一切随他去吧。

“这样啊,那好吧,那我就替舍妹的不懂事向姑娘陪个不是了,还请姑娘不要往心里去才好。”说完又把手上的匕首递给了她,说了句:“这是姑娘遗失的匕首,还请收好。”这匕首有些诡异,不知道她有没有发现?可转念一想,既然是她身上的物品,应该是知道的吧,所以才没有多嘴提醒。

而血黛接过匕首之后就说了两个字;“多谢。”说完就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众人见此事已经解决了也纷纷做鸟兽散,又各自找伙伴继续前行着,而东方凝这才想起九皇子还没回来,这才扯着嗓子朝他刚才走去的地方喊着,可是一连喊了好几声也没见回答,这下不由得急了,这才朝着前面就要离开的众人喊道,让他们再等一下九皇子,可众人根本就不愿意在此多做停留,还嘲笑说一个傻子而已,谁要去管他的死活?

东方凝生气的大骂了那些人一通,可最终只能独自去找他了,朝着众人相反的方向去找九皇子,找了好久也没见到墨青云的影子,心下一阵慌乱,他该不是出事了吧?

独自离开的血黛此时却停下了脚步,黛眉微蹙,仔细的观察着四处的环境,环视了一眼四周之后,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自己应该是误入了五行八卦阵之一的迷幻阵中了,迷幻阵也分好多种,她之前在医谷碰到的只是令人产生幻觉的一种,而现在却又是另外一种,虽然同样的是产生幻觉,可意义上还是有些不同的,这回的迷幻阵并非跟上回一样是针对个人来进行催眠的,而是针对周围的事物来进行定位迷幻,误导着人的视线,若不懂这其中奥妙的人注定会被困在此处一生,老死此处。

而这里的情景她之前已经走过一回了,却在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原地,除了陷身迷幻阵外不做他想,之前在医谷那次侥幸被人所救,可如今这个鬼地方平日里都没什么人来,哪里还会有人来救她,可她也不能坐在原地等死,就算是死她也要尽力之后再死,这样想着,她又继续迈着步子向前面走去,这回她认定了一个方向向前走着,可一连走了几个时辰都还是在原地打转,眼看天都快黑了,她却再次回到了原地。

此时的她已经一整天没进食了,又一连走了这么久,现在的她已经感到饥肠辘辘,就连走路都没力气了,这才不得不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她之前一路走去顺便把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记在了心里,趁着现在休息的时候好好的回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

“别跑!喂喂,不许再跑了,看我抓到你不把你宰来吃才怪。。。”正当她陷入沉思之际,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过来,紧接着,一个青衣男子便出现在了视线之内。

“哈哈,终于抓到你了吧,叫你还跑,我一定要把你烤来吃了。”青衣男子手上正抓着一只不知名的小动物,而那只被他抓住的小家伙正惶恐的挣扎着,唧唧的尖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