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主子移情别恋了?

原来自己根本就没死成啊,害它白高兴了一场,以为自己经过多世轮回之后再次遇见了主子,这说明他们很有主仆之缘,却不想竟是这样。。。天知道它有多崇拜自己的主子,数千年前,主子可是叱咤风云的巅峰王者,一身强悍的修为无人能及,管理龙族也是得心应手,让那些想要动心思取代他在龙族地位的叛徒胆颤心惊,也让别的种族闻风丧胆,不敢侵犯龙族半分,它深深的崇拜着他,暗中发誓也要成为像主子这般厉害的人,可好景不长,本来安安稳稳的过着万民敬仰的日子,却不想会遇到那个女子,终将给龙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恩,多谢公子好心相救,血黛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做叨扰了。”打扰了人家这么久,道声谢还是有必要的,就算他不来自己也会去向他辞行。

“叫我倾城就好,那我以后就称你为血黛好吗?”血黛姑娘、血黛姑娘的叫着感觉太过生疏,而他不想跟她之间太过生疏,他要努力的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让自己成为她身边唯一的例外。

“好。”没办法,她永远都是这副模样,用最简单的语句来回答最复杂的问题,特别是对陌生人,能用一个字表明其意的话,她绝对不会去用两个字,而在她眼中,除了玫瑰她们四个之外,其他的都被她排列在陌生人之列。

“血黛,是这样的,我目前也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却不方便带着它,可以暂时寄放在你这里吗?”指了指被他抱着的白色小狐狸,一脸诚恳的看着她,他不能直接说给她,不然她是肯定不会接受的。

血黛刚想拒绝,却被夜倾城抢先开口了,看血黛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想拒绝,而他不能给她拒绝的机会,这才抢在她出声前开口:“你放心吧,我只是有点急事需要暂时离开一下,过几日便会回来,等我把手上的事处理好之后我就会回来接它,只需打扰姑娘少许时日即可。”

血黛考虑到带着一个小毛球会有诸多不便之处,本想拒绝的,可听到对方这么一说她又沉思了一下,他不仅救过自己一命,而且还尽心尽力的照顾了她这个陌生人几天,而他此刻的神情也并不像是在说假,看上去好像真的有急事困扰着他,又考虑到只有几天而已,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就当是在报恩吧。

可怜的夜倾城啊,自己的一片用心良苦,虽然最终并没有被拒绝,可在人家的眼中却是被当成了负担,而当事人也感觉到了她的犹豫和为难,却还是执意要把它放在她身边,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一直陪在她身边,又不能太过急躁,只能一步一步循循渐进,不然一定会让她对自己反感,那么他就会被打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唯有这个办法才能让他安心。

血黛接过他手中的小毛球,把它抱在怀中,见此情景,夜倾城整个脸都有些黑了,他突然后悔了,不该把它交给她的,趁着血黛没注意之时,恶狠狠的瞪了小狐狸一眼,眼中的警告意味甚浓,而小狐狸则被它家腹黑的主子给瞪得不敢直视,可怜的它并不知道主子为何会用这么危险的眼神看它,缩了缩自己的小脑袋就往血黛怀中躲去,没想到它这一举动更是让夜倾城脸色难看之极,危险的眯着眼,正想暗中出手教训它一顿时,血黛却正好向他看了过来。

“那就这样吧,我先帮你照顾这个小毛球几天,等你办完事就来找我,我再把它还给你。”她不能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了,得赶紧离开才行。

“好,那就谢谢你了,给你带来不便之处请多多见谅!”算它走运,下回可就没有这么容易躲过去了,就暂且先饶它一回。

“不客气,我还有事,先走了。”客气的朝他点了下头,也不等对方的回答,这才抱着小家伙走出房门,向客栈外面走去。

离开客栈之后她向着魔域之森走去,而她怀中,此刻只有小猫大小的毛球正睁着小而有神的眼睛盯着她猛瞧,哎,刚才要不是她开口说话,自己说不准就遭到主子的毒手了。

再看一下上官瑾楠他们一行人,原本的队伍之中又多了一个熟人,那就是在途中‘碰巧’遇上,而且是想甩都甩不掉的温婉儿。

“我说婉儿姐姐,你在家呆的好好的,没事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啊?这前面就是魔域之森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哥哥是要保护我的,你一个人可就危险了。”好不容易哥哥才跟那个草包退了婚,如今却又跟温婉儿订了婚,这件事让她一直不舒服,哥哥是她一个人的,谁也不许跟她抢。

温婉儿听她这么说,内心也是十分不高兴,她这次是故意跟在他们身后来的,待时机合适了她才跳出来演了场碰巧遇到,目的就是为了趁此机会接近上官瑾楠,好借机培养一下感情,她也知道会经过魔域之森,同样也听说过里面有很多魔物,但她一点都不怕,不仅不害怕还十分期待,因为她想利用魔域之森好让上官瑾楠演上一幕英雄救美的浪漫之举。

可如今又听到上官瑾瑜这么说,她不由得一肚子火,可被她强忍住了,不行,她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在上官公子面前发作,这样一来她的计划就要被自己破坏了,她一定要注重自己的形象才行,可不能因为上官瑾瑜那个丫头而坏了自己的好事。

这样一想之后,脸上的阴霾也一扫而光,故作一脸委屈的看着上官瑾楠,这才欲言又泣的问道:“婉儿是上官公子的未婚妻,怎么算是一个人呢?婉儿也知道,上官公子一定不会丢下婉儿不管的对吗?”可怜兮兮的模样可真是我见犹怜哪,而她这副可怜的样子并没有得到上官瑾楠的维护,反而使得他不悦的皱着眉头。

上官瑾瑜听她这么说之后气得咬牙切齿,在心里大骂着这个不要脸的狐媚货色,竟然敢不要脸的跑来跟自己抢哥哥,顿时气急的大骂道:“真不要脸,跟在我哥的屁股后面也就不说你了,如今还敢这么不知羞耻的说出这等恶心的话来,未婚妻怎么了?还没成亲就什么都不是,难道你忘记你那个草包妹妹的下场了么?难道还不足以拿来当你的前车之鉴么?”哥哥是她一个人的,那个不要脸的狐媚子给她滚一边凉快去。

听她说到草包妹妹几个字时,上官瑾楠的心突然不可抑制的停滞了下,双拳也不知不觉的握紧,脸上的神色也有些不对劲,而正在争锋相对的两人根本就没发现这些异常,仍旧在那你一言我一语的明讥暗讽着对方,就像是针尖对上麦芒那般互不相让着。

“够了!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想吵架的话都给我回去吵,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一个是他的亲妹妹,一个还是自己未过门的未婚妻,这一个两个的竟然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豪不顾形象的相互争吵着,哪里还有大家闺秀的风范,简直是毫无形象可言。

两个相互看不对眼的人这才停了下来,温婉儿则红着脸低下了头去,其实只是为了遮掩自己因实在是忍受不了上官瑾瑜那个贱蹄子恶毒的语言而变得狞狰的脸,而上官瑾瑜也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嘴,不敢再多说一句,可脸上的表情却是恨不得把温婉儿那个不要脸的狐媚子给撕碎,在某方面来说,她是比不过温婉儿的,人家至少懂得遮掩一下,而她却是连掩饰都不会。

众人的耳根子终于得到了清静,这才又打起精神向前面走着,而上官瑾楠也是极为不悦的看了她们二人一眼,这才大步向前走着,再也不去理会身后的二人,上官瑾瑜见自己的哥哥走远了,这才不屑的白了温婉儿一眼,急急的追着上官瑾楠而去,温婉儿也一脸阴霾的跟了上去。

又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魔域之森,众人都停在了入口处,等着后面的人到齐了之后再一起进去,毕竟这里面被人传得太恐怖了,说是进去之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来的,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等大伙聚齐了之后再一起闯比较安全。

墨青云和东方凝也在其中,只见烈日炎炎,他们都走的大汗淋漓,东方凝找了一块干净些的石头让墨青云坐了下来,打开随身带着的水壶递到他面前,说道:“先休息一下,喝点水吧。”反正也是要等到众人到齐了才进去,还不如先坐下来休息一下。

墨青云看她一眼之后,就接过她手中的水壶,喝了两口之后就还给了她,东方凝接过水壶,盖好盖子之后又放了原处,然后又拿出另一个水囊,打开之后才喝了起来,这骄阳似火的鬼天气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实在是太热了,让人口干舌燥的,不及时补充点水分怎么能行,还好她准备充分,多带了些水,这才不至于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