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被冰封的龙族

“左肩下侧,其实那并不是胎记,而是刺青,只是加了一点特殊的药水而已,不仅不会随着时间的逝去而褪色,还会愈发鲜艳,由之前的浅红色渐变成娇艳欲滴的深红色。”它所说的一切,跟他所知道的相互吻合,他之前还觉得奇怪,难道胎记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色么?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那,她呢?”他并没有关心龙族一直被冰封数千年的事,而是看了眼靠着大树已经不省人事的血黛,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

“她得知你被创世神杀死之后就一心想要替你报仇,可奈何自己又不是创世神的对手,最终离开创世神殿,苦修千年之后再去找自己的哥哥寻仇,结果怎么样了离诺也不知道,原本离诺是一直跟着她的,因为受主子您所托,要好好照顾她,可她态度坚决,为了不让离诺阻止她去报仇,最终把离诺给封印在了这里,所以,对于她最终的情况离诺也说不准。”那个女子脾气也是倔强得很,无论自己怎么劝解她都不听。

“你是说她去替我报仇了?那她哥哥为何会反对我们在一起?”从它断断续续的讲解中,他也听出了一些不对劲。

“这个离诺也不知道,每次问主子时您都叫我不要多嘴,脸色也是阴沉的吓人,离诺就真的不敢再问了,但是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它说到一半就打住,因为它明白,主子已经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了,准备卖个关子的,可没想到却遭到主子的一个冷眼。

“主子您别这么看着我了,我说就是了。”主子的眼神真是太过凌厉,自己的小心 肝可有些受不住了,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这才慢慢的道来:“创世神是不可能伤害她的,因为,每次你们三个打斗的时候他总会有意无意的避免向她出手,更不会主动出手伤她,万不得已时也只是假意的虚晃一招,只是为了能避开她的攻击,很多次都是这样,所以离诺就在想,其实创世神也不是那么无情嘛,至少他也不会出手伤害自己的妹妹啊,可他为何又要如此反对主子跟他妹妹一起呢?想不通啊,想不通。。。”

“照你这么说的话,他根本就不会伤害她,那她也不会死了是吗?”隐隐的觉察到了一些端倪,可有些地方还是想不通也猜不透,毕竟都过去三千年了,他也经历过好多轮回,有些东西也改变了。

“恩,我估计是这样的,她肯定是打不过自己哥哥的,而她的哥哥也并非真心想置她于死地,应该是已经被囚禁起来了吧。”毕竟人家是亲生兄妹,也看得出来创世神很疼爱他这个妹妹,应该是不会伤害她的吧?

“是吗?”可为何他有种强烈的预感,她一定也下来陪自己了,想到此不由得又看向血黛,那种深深的爱恋是怎么也无法忽视的,想了下又开口问道:“你本身是一只万年雪狐,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您一说起这个离诺就委屈,自从被封印在此之后,每天都睁着眼睛看日出,然后再看日落,然后又。。。就这样一日一日的重复着,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离诺的身体就起了变化,由原本的小狐狸模样变成如今这副惨不忍睹的鬼样子,呜呜。。。主子您一定要救我啊,我不要顶着这副丑样子见人。”它真的好命苦,被封印在此两千年也就算了(因为它的主子才死去三千年,而她却是苦修千年之后才去寻仇的,所以算起来它只被困了两千年。),如今还变成这副鬼样子,叫它这个爱美成性的狐狸美少年该如何见人啊?

“救你?本王没杀你就已经很仁慈了。”千年前的事先放到一边,如今血黛被它重伤至此他又如何能够饶得了它?

“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主子为何还是想着杀我呢?”

这它就不明白了,以它对主子的了解,主子竟然能听它解释这么久,就应该是已经相信了它所说的才对,可如今却又突然变脸是怎么回事?难道千年之隔,主子的性子已经改变了么?

“你伤本王心爱之人至此,难不成还指望本王会帮你?本王警告你,若不及时救醒她,那么你就等着魂飞魄散吧。”

其实他也能治好她,可他就是不想放过那个小子,竟敢如此重伤他视若珍宝的女子,就算是自己的宠物那又如何?他照样不会放过,他不敢想象,万一自己再晚来一步,她是不是就要和自己天人永别了?想到此他就会心痛难当,而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想要自己帮他,真是不知死活!

“心爱之人?主子你果然是变了啊,不仅对离诺狠心绝情,还爱上了人类的女子,您怎么对得起她?”虽然它原本不喜欢那个女子的,可如今看到主子移情别恋了,却又替她感到不值,一时激动,竟然为了替她打抱不平而愤然出声,指责着它平日最为害怕的主子。

“恩?你有意见?”他有种强烈预感的事并没打算跟它提,因为他认为没必要。

“没,没意见。”看了眼主子已经有些不悦的脸色,它这才呐呐的说道,之前的气势荡然无存。

“既然没意见,那你就选吧,还是之前的二选一,速度点。”

他故意冷着脸沉声说道,虽然在知道真相后并没有打算灭了它,可教训一下还是不能免的,看它怕怕的样子他心里才舒服了些,不是他没同情心,而是它不该伤他最心爱的女子,若对方是别人的话,早就被他灭了,哪还能留他活到此时。

“主子,不要啊。。。我也不是故意的,若我知道她是主子所喜欢的人,那是打死我都不会伤她一根汗毛的,求主子看在离诺万年来忠心耿耿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我一定会想办法救活她的,求求主子再给我一次机会。。。”

主子说一不二的性格它是知道的,所以才会如此害怕,哎,说来它也是太倒霉了,碰到一个美味又带刺的食物,吃不到嘴不说,如今还误伤了主子的心爱之人,现在还要因此来承受主子的怒火,可怜它现在连小命都不保了,它这是招谁惹谁了它,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废话少说,赶紧选吧。”这回得好好的让它长长记性,让它以后好认清有些人并不是它能惹的。

“坏主子,呜呜。。。”谁来救救它啊?它真的很不想死,救命啊。。。

可不管它在内心如何呐喊,如何的故作可怜,始终不曾打动对面那个红衣男子半分,最后不得不打住,委屈兮兮的说道:“好吧,既然主子坚决不肯饶恕离诺,那离诺只好选第一个了,只希望在离诺死后,主子能够把离诺的尸骨送回雪山,待离诺转世之后再来寻找主子。”

说完还偷偷的瞄了一眼身前不远处的男子,发现他并没有被自己这番言行所感动时,这下终于绝望了,说了句:“再见了,主子。”之后就抬掌向自己的天灵盖击去,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出手相救,一掌劈下去之后,它的身体也跟着怦然倒地,而它身前的男子却只是淡漠的看了它一眼,这才转身向着血黛而去。

客栈的大床上,血黛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沉沉的睡着,平稳的呼吸,说明她此时只是在昏睡,而床头则坐着一个身着红色衣衫的绝色男子,男子正满眼柔情的看着沉睡中的女子,伸出修长白皙的五指帮她把散落在脸颊旁边的发丝给拢到了耳后,眼中溢满了不可言喻的温柔,轻叹一声,无奈的柔声说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新婚之夜就将我给抛弃了,还给我准备好了休书,逼我签字,你倒是说说看,我有哪里不好了?让你这么避之唯恐不及,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我会很伤心吗?哎,真拿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没辙。”一想到这个他就无比郁闷,本想着婚后跟她好好培养下感情,好让她早日被自己感化的,可没想到她竟然一丝机会都不给他,他可是千算万算都没算到这个丫头竟然冷清至此,哎,他的漫漫追妻路啊,只希望自己能在有生之年把她那颗冰封着的心给融化了才好。

而客栈的另一间客房内,一只白色的小狐狸安静的趴在床上,整个毛茸茸的身子卷缩成一团,本该是一双小而有神的眼睛此刻也闭着,成了一条弯弯的细缝。

房门被人推开,一袭红衣的男子举步走了进来,看了眼床上的白色小狐狸,弹指间撤下了结界,而他则缓步朝着小狐狸走去,到了床头之后站定,抬手罩在小狐狸身子上方,一道银光自他手心倾泻而出,淡淡的光晕慢慢扩大,直到把小狐狸的整个身体都给团团包围在了里面,顷刻间,小狐狸的身体随着光晕被微微托起,直到停在了半空中,半响之后,他才收回了自己的手,而小狐狸也随之慢慢的落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