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是,是,奴才这就去。。。”他可真是叫苦不迭啊,而他恐惧的表情却被上官瑾楠看在了眼里,他不由得挑了挑眉,那个傻子难道做了什么,才会令他如此害怕?他根本就不会想到,血黛是什么都没做,仅仅凭着一个眼神,就将来人吓得不敢再去找她了。

“等等。”正当那个奴才正要离开之际,有人出声阻止了。

“上官贤侄还有何要补充的吗?”出声之人正是上官瑾楠,而他这一声,几乎是让屋内所有的人都向他投去了诧异的目光,也包括大小姐温婉儿。

“不用他去了,我去看看,顺便亲自请她过来。”他只是有些好奇,她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把这个大男人吓成这样,好像自上次玉佩的事件起,她就有哪里不一样了,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他又说不上来,跟以前的温沫简直就像是两个人,对了,两个性格完全不一样的人,难道那次没把她淹死,反而让她变聪明了?有这个可能吗?可她明明就像是变了个人,这又该作何解释呢?

简单却被收拾的井井有条的院落内,女子一身白衣,一派慵懒的躺在秋千上看书,偶尔还会有几只蝴蝶自她眼前飞过,甚至有一只还调皮的落在她白色的衣裙上,可正在看书的人儿却丝毫不受其影响,独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了,而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来人脚步虽然轻微,可血黛还是一早就注意到了,不仅知道有人来了,光听脚步声她就能判断的出来人功力不浅,可尽管是这样,她也懒得回过头去看他一眼,她也知道,既然对方已经来了,就一定会过来找自己的。

“大家都等着你呢,你为何还在这里?”本来是一肚子不爽的,可是看到她却又平复了很多,没之前那般厌恶她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们等他们的,我看我的,你有意见?”眼神都懒得递给他一个,只是嘲讽的轻扯了下嘴角,一副跟我又有何关系的神色。

“你倒是挺理所当然的,难道你不觉得这么做是大不敬么?”这个女人竟然敢无视他,时隔多日,难道自己对她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么?看她的表情,根本就是对自己的不屑,哪里还有半分往日的迷恋之意?有了这种意识后,心中莫名的不舒服,就好像某个人一直缠着你时,你会觉得烦不胜烦,可当某一天她不再理你时,你却像是心内空了一角似的,有些难以接受,而他此刻的心境,应该就是如此吧?等过段时日,习惯之后就好了。

“难道像上官公子你这般,闯到别人家里来,还对主人颐指气使之人就很高尚了?”这下,她终于放下手中的书,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挑了挑那双秀气的眉头,语气淡淡的说道。

“可真是士别几日、当刮目相看啊,不过我不是来跟你耍嘴皮子的,我是来请你去前厅,有事相谈的。”真没想到她能这么平静的反驳他所说的话,他以为,就算她已经不再痴傻,而自己也是风度翩翩且仪表不凡,也不至于受到她如此这般的冷嘲热讽吧?可是出乎他意料的,她还就这么做了,让他有些挫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