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谁的帐她都不买

“我现在没空,等有空了再去。”他们找她还能有什么好事?不外乎就是他们的大小姐不愿嫁给一个残废,让她去替嫁,除了这个,她不作他想。

“。。。”这女人是不是太狂妄了点?不给他面子不说,就连这府上的主人,她的父亲都不被她放进眼里,放眼京都,还有比她更大胆的人吗?他想,肯定是没有的,也断然不可能会有。

“你这样叫没空?那你何时才有空?”这个女人可真是让他无话可说了,嘴里说着没空,却又慵懒的躺了回去,拿起书继续翻看着,而他,似乎被当成了空气,让人无视了个彻底。

“等有空时,自然就会有空。”本来就已经很无语的男人此刻更是嘴角直抽,什么叫等有空时自然就有空?她这分明就是推托之词,亏她还能说得这么一本正经。

“你这分明就是推托之词,难道你已经知道今日找你是所为何事了么?还是,其实你一直都还喜欢着我,所以才怕面对?”看她一副旁若无人的淡定模样,他就有一股无名火,就想故意刺 激她一下,看看她还能冷静到几时?

“自恋不是错,你继续,恕我不奉陪了。”他的想法她也是猜到了几分,并没有如他所愿的被他的话给激怒,而是淡定如初的扔下这句话就走人,留下上官瑾楠独自一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响,他也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去。

“什么?那个逆女竟敢不买贤侄你的帐?这是谁给她的胆子,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长辈的了?”温海天见上官瑾楠也是徒劳而返,不由询问了下情况,听上官瑾楠解说之后不由得拍案而起,愤怒之色溢于言表。

“依晚辈看,此事暂且作罢吧,待日后再行商议。”今日一见,才发现自己对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厌恶,反而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他也对今日之事不是那么热衷了。

“那怎么行呢上官公子?今日之事都已经安排好了,我看三妹根本就是故意的,我们可不能就这么骄纵着她,由着她这种性子那还得了?都要像她那样的话,我们护国将军府岂不是要翻天了么?”还不等温海天出声,温婉儿就急急的站了出来,言辞凿凿的指责着温沫的不是,认定了她就是故意不肯放手才会这样的。

“三小姐其实也没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大小姐此言可就有些不厚道了,毕竟都是自家姐妹,何必对她这般处处针对?”本该是十分厌恶血黛的他,此刻竟然也帮她说起话来了,这让大厅之上的人都有些意外,上官公子不是最讨厌那个草包的么?怎么这会儿又帮起她说话来了?

“上官公子,婉儿只是。。。”她委屈的看着面前这个就要成为她夫君的男子,开口就要为自己说几句,怎奈她话未说完就被人打断,只好生气的瞪着那个正从外面缓缓向她们走来的白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