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魔音穿耳

“别弹了!”血黛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听到她开口了,百合这才松开了捂住耳朵的手来,紧接着琴声也跟着停了下来,而那个制造噪音者却是一脸无奈的坐在那里,没办法,她只有这个水平嘛,不能怪她的是不?

“海棠不仅不思进取,还屡教不改,因此罚她半年不准出醉颜居一步,由百合监督,若被她偷溜出去,不论什么原因,一切过失皆有监督者承担,两人罪责同等!”不给她点教训,她永远都长不大。

“百合知道了。”不悦的瞪了海棠一眼,都是她惹恼了小姐,自己才要跟着倒霉。

“小姐,海棠知错了,海棠对不起小姐的一片栽培之意,海棠罪该万死,不指望小姐能够原谅我,只希望。。。”看着血黛微微眯起的眸子,她再也不敢往下说了,完了,小姐这回动真格的了,她只怕是躲不掉这次的责罚了,半年啊,半年不准出门,那她岂不是要被闷死啊?呜呜,好命苦。。。

对于她的愁眉苦脸,血黛连看都不看一眼,转身就像门外走去,慕白也起身跟了出去,玫瑰这才走到海棠面前,柔声安慰道:“小姐只是想让你长长记性而已,你要明白她的一番苦心,只是半年不准出门而已,没什么的,正好可以用这时间专心练琴,别再一心只想着玩了,你要学着长大,小姐不可能护着你一辈子。”

“我知道了,三姐。”嘟着嘴,心情不好的回答。

“你哪里是知道了,我看你还在为此事郁闷才对,二姐警告你啊,不许再给我们添麻烦了。”这丫头还是死性不改,一心只想着玩,一点上进心都没有,也难怪小姐会生气了。

“知道了,二姐。”瘪了瘪嘴,不情不愿的说道。

叩叩叩!“小姐,我是百合,那边有消息传来。”正在房内看书的血黛,突然听到敲门声,接着又听到了百合的声音,这才放下书来,说了句:“进来吧。”

“小姐,这是梅若传来的书信。”说完把手上的信交给了血黛,血黛接过信打开看了一眼就把它烧了,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

“小姐好像不开心的样子,难道梅若的身份被拆穿了吗?”应该不会吧,梅若的这方面的本事也是相当不错的,那小姐为何还会不高兴呢?

“没事,你们别担心了,明日我就回去看看,这边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海棠那丫头也劳你多费心了。”依那个丫头的性子,不闹出些事情来她怎么会罢休?她只要一想到她就忍不住头疼。

“小姐放心吧,海棠那丫头只是太小,不懂事,我们会好好教她的。”虽然是有些让她犯难,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那丫头的性子她们几个岂会不知?哎,只能盯紧点了,可千万不要让她惹出什么事端来才好。

“恩,很晚了,早点歇着吧,明日又有很多事要忙。”她们几个的能力她是知道的,个个都是她的得力助手,她才能安心的去处理自己的事,丝毫没有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