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七色之莲(收藏加更)

“那就是说,这一朵又到花开时节了?”照这么说来,她就还是有希望能够得到的。

“恩,三月之后就是花开之时,不过,想摘花也并非易事,既然我能够知道,别人也照样会知道,到时候大家都会冲着雪莲而去,花落谁家,就要各凭本事了。”

“小姐,太危险了,你不能去,玫瑰宁死也不愿你去冒险。”花开之日,一定是三国齐聚,夺花之人必定不少,小姐武功虽然厉害,却也该明白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她不想小姐再次为了她而涉险。

“你先去休息,我再跟神医详谈一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见她一脸不放心的看着自己,就是不肯离开,随后又说道:“放心吧,太危险了我是不会去的,快去休息吧。”说完就带上慕白和百合,离开了玫瑰的房间。

“三月之后才开花,再加上返程也要花时间,来回最少也得四个多月,可是玫瑰的病。。。”她不担心雪莲之事,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得到雪莲,可问题是玫瑰的身体还能撑到那么久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帮她稳住心脉,虽然不能彻底治愈,但是延迟一段时日却是轻而易举。”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雪莲花,她势在必得,这丫头,还真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

“那就多谢了。”能做到如此已经是很不错了,至少她们还是有希望的。

“跟我,用不着客气。”能听到她的一句谢谢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可这并不是他想听到的,这样会拉远了彼此间的距离,而他希望的是她能依赖他,而不是这般生疏的对他。

西厢房内,海棠坐在七弦琴旁,脸皱得像苦瓜似的,房间的另一旁坐着血黛和慕白,还有百合与玫瑰二人,相对于海棠的那副苦瓜脸,屋内的其他四人倒是显得一副悠闲的神色,慢慢的品着茶,等着看某人的表演。

“哎哟。。。”海棠痛呼一声,用手捂住腹部,一副痛苦难耐的神情,十分难受的看着正在喝茶的白衣女子,艰难的说道:“小姐,海棠。。。好疼啊。。。”疼得她眼泪都出了来了。

“这回又是哪里疼了?”女子挑了挑眉,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说道。

“肚子。。。”越来越大颗的泪珠往下只掉,只差没痛得在地上打滚了。

“确定是肚子疼、而不是心口疼么?”她这话一出,另外两人都掩嘴而笑,而坐在她旁边的慕白也是才反应过来,也不由得一阵好笑,他之前都被那个呼痛的女子给骗过去了,见此情景,这种事她应该没少做才是。

“小姐,这次是真的啦!”呜呜,为什么每次都被小姐识破?这次她明明有装得很像不是么?为什么还是没能逃得过小姐锐利的双眼呢?

“既然是真的,慕白是神医的传人,就让他帮你看看吧。”她这话一出,海棠顿时就焉了,她难道是个猪脑子吗?怎么就没想到有个神医的传人在这里呢?失策啊失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