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拍马屁又不犯法

“嘿嘿!。。。”海棠只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笑了两声就准备溜之大吉。

“站住,一提到这个你就想逃,你那贪玩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下?她们三个都在认真练习自己所学,独独却不见了你的身影,你倒是说说看,你都干嘛去了?”看着那个又想开溜的身影,她出声拦去了她的去路,看来今日她是逃不了被教训的命运了。

“小姐。。。”她轻扯着她的衣袖,撒娇一般的喊着。

“血黛姐姐。。。”见此招行不通,她再努力的挤出几滴眼泪来,再接再厉的撒娇着。

“你这招我已经免疫了,给你半月时日,你要专心练琴,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来问我,半月之后我会来检查,若是达不到我的要求,就罚你半年不准出醉颜居一步。”血黛看着她,冷冷的威胁着,对她的撒娇视而不见。

“不要啊,小姐。。。半年不让出门,这不是要了我这条小命吗,呜呜。。。姐姐饶命啊!”她一把抱住欲转身离去的白色身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着。

“求人还不如求己,你只要认真点,凭你的聪明一定难不倒你,就这样说定了,不许讨价还价,你就是说再多那也是无益的。”她使了点内力才掰开那两只犹如八爪鱼般,牢牢的抓住自己胳膊的爪子。

“呜呜,坏小姐。。。”

待白色身影消失在门帘外之后,她这才换了副面孔,一脸沮丧的趴坐在桌前,拿起笔杆,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小姐,您来啦!”说话的正是百合,她和牡丹本该是在流云阁的,却不料今日出了这种情况,才把她暂时调了过来。

“恩,玫瑰好些了吗?”点了点头,看了眼屋内,询问着榻上之人的安危。

“好些了,不过还是很虚弱。”说着就领着她去到屋内,走到女子躺着的榻前,缓缓的坐了下来。

“小姐,来了。。。”榻上之人虚弱的唤着面前的女子,说着就要坐起身来,却被血黛按下去了。

“恩,你别动,我过来看看你,现在还是很疼吗?”看着眼前女子虚弱的面孔,她有些自责,只怪自己不会医术,不然也不至于干着急了。

“小姐,不疼了,你别自责,这都是命,若不是小姐救我脱离苦海,如今我只怕是早就去见我死去的爹娘了。”她只要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了解小姐,就像小姐了解她们一样,而正是这种惺惺相惜的感情,才使得她们能够有缘聚在一起。

“恩,你先好好休息,楼里的事你就先别管了,养好了身体再说。”她发誓,一定会尽全力找到莫问神医,来帮玫瑰看好她的心疾,也好了却自己心中的一件遗憾,她只要一看到如现在这般虚弱的玫瑰,她心里就会很难受,若不是那次任务出现了意外,玫瑰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而自己却没来得及及时去救她,才会让身受重伤的她在冰冷的井底吊了一夜,差点就性命难保。

“百合,你先别回阁里了,就留在这里帮忙照顾玫瑰,顺便管理一下醉颜居里的大小事务,海棠那丫头就别做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