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丫头,你终于回来了

“你来了。”

颇有深意的一句话,让她愣在当场,师傅平日可不是这样的,十几年来他都不曾现身过,今日又是为何会突然现身与自己相见呢?她曾记得‘她’很小的时候就问过他,为何不让自己见他,而老者却说是时机未到,难道今日就是见面的时机吗?而且她心中那位严厉的老者,何时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了?

虽然表情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但是她感觉得出他对她的和颜悦色,并不似以前的那般严厉、苛刻,老者接下去的话更是让她吃惊不已。

“丫头,辛苦你了,老夫等了你这么久,终于如愿见到了你,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老夫也只能帮到此处,你,好自为之啊。”

以往的那副严厉之色不见了,现在的师傅,就像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一个疼爱自己孙女的爷爷。

“徒儿愚钝,不明白师傅的意思,烦请师傅您说明白点。”

心下一惊,却仍是故作镇定的装作不懂他的意思,可她的小心思并没有瞒过老者那双精明的眼睛,他只是呵呵一笑。

“你呀,就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就你那点小心思早就被老朽摸透了。”

这丫头还是改不掉爱耍小聪明的性子,也亏得他这个老头能够受得了她,也知道自己不说破她是打死都不肯透露一点消息的。

“徒儿惭愧!还请师傅见谅。”

看吧,还真如他所说的那般呢哈哈,老者见她如此,深感欣慰,欣慰之余又禁不住想笑,这丫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难缠哪。

“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明日起你就不用再来了。”

说罢,一阵清风自血黛眼前刮过,原本该在此处坐着的老者瞬间便失去了踪影,放眼四下,仍旧是和来时一样,丝毫没有变化,桌上的茶水还在冒着热气,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丫头,日后会再相见的,自己保重吧。”遥远的地方飘来了这句话,之后就再没声音了,应该已经走远了吧。

既然别人都已经走了,她也没必要在此逗留,衣袖轻挥,优雅的向着山下飞去,此刻的她,衣袂飘飘就仿佛从天而降的仙子,美得那般如梦似幻,又是那般的不真实,而此刻的她,也的确被人当成了天女下凡。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山底,一群像是山贼打扮的大汉,对着前面的那对女子紧追不舍,穷途末路之际,一身绿衣长裙的女子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指向他们,冷冷的威胁着,可这些看在那些强盗的眼里只会让他们更兴奋。

“哟呵!小/妞还挺烈的呢,大爷我就喜欢你这种烈女子,征服烈女是大爷我的拿手绝活,只要你到大爷怀里来,大爷保证让你舍不得离开。”一个大汉粗鄙的声音传来,嘴里说着恶心至极的话,逗得后面那群贼人大笑不已。

“姐姐,现在该怎么办?他,他们逼过来了,现在可如何是好呀?”说话的是绿衣女子身旁的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青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