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偷东西的小偷

“怎么会呢?上官公子可不要误会。”挑了挑眉,一副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冷眼睥睨着眼前的这个渣男。

“你。。。”某男气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生气的怒瞪着她。

“别激动,万一心脏病发作了可就不好了,这里可没急救中心,身为四大家族之首,又是熙国首富的上官家的独子,这万一一个不小心翘辫子了那上官家不就断子绝孙了?啧啧,这多可惜啊。”

某女一脸可惜,而且还啧啧有声的摇了摇头,斜睨了对方一眼,对他那黑如锅底的脸色视而不见。

“站住!”

正当她准备离开之时,一声女子的娇喝之声想起,她这才收住了脚,缓缓的转身,看向那个粉色衣裙的女子。

“何事?”淡淡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仍旧是不温不火的问着。

“才这么一会不见,长本事了呢!本小姐告诉你,我哥根本就不喜欢你,你最好死了这条心,回去做好被退婚的准备吧。”

“恩,你们最好速度点,若被我捷足先登,他可就面子有损了。”

“不会吧,她这是要答应退婚了吗?这可是她苦苦追了十几年的上官公子啊,怎么今日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的众人,又为她说的话感到不可思议了起来。

“这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我看也像,像上官公子这么好家世又一表人才之人,错过了又上哪找去?凭着护国将军府的名声地位,就算她嫁过去之后不受宠他们也不敢真正的拿她怎么样,还能坐上上官家未来当家主母的位置,这么好的事可是旁人求之不得的。”

“哼!这可是你答应的,可别到时又不承认了,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想赖也赖不掉!”

粉衣女子听她这么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她更是高兴,哥哥终于摆脱了这个死皮赖脸的女人了,也了了一桩他这么久来一直令他闷闷不乐的心事了。

“你下去替本公子找的玉佩呢?在哪呢?”这时,半响没吭声的男人终于出声了,一脸不屑的问着那个淡定如初的女子,惹了他还能全身而退的人还不曾出现。

“是这个吗?”

女子手上赫然出现了一枚非常精致的玉佩,男人在看了她手中的玉佩之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不动声色的摸了一下本该挂着玉佩的腰间。

而本该挂着玉佩的地方如今却是空空如也,不仅让他想到了之前她摔倒的一幕,难道。。。

而他身旁的那个粉衣女子却是生气的指责了起来:“你,你这个小偷,竟敢偷我哥的玉佩,真不要脸!”因为她知道,哥哥的玉佩根本就没丢,只是故意戏耍那个傻子的,可如今却真的出现在了她的手中,这说明了什么?

“下水找玉佩的是我,你脑子为何会被水灌了?”

转而又走向了那个男人,伸出手来把玉佩递到他眼前:“这是公子掉河里的那块玉佩吗?”

男人只好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他能说自己根本没掉玉佩,这玉佩是她从自己身上偷取的吗?

“你才脑子进水了呢,哥,她竟然骂我,明明是她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