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九章

春草、秋霜

锐而避之,乱而取之,此良将之善计也。

——《武经总要》

梁兴望着地下那姓盛的,心里一阵懊悔。

昨天半夜,姓盛的带着四个人越墙进来,意图行凶。梁兴将姓盛的打伤在地,姓盛的从背后抱住梁兴,喝令其他四人逃走了。等梁兴点亮油灯去照时,却见姓盛的浑身抽动、口角流沫,双腿蹬了片刻,便瞪着眼死了。梁兴见他脸色泛青、口齿发乌,知道是趁自己点灯之际,姓盛的服毒自尽了。自然是不愿受凌辱,更不愿机密从自己口中泄出。

梁兴虽然已经隐隐猜到这姓盛的来历,却没料到他竟会如此决绝,不禁有些惋惜,同时又生出一些敬意。此人虽然相貌平常,却有一身绝顶武艺,若不是误入歧途,原本该有一番大作为,和自己应也能成为论艺较武的好友。却这么仓猝了结了自己性命。

梁兴不由得叹息一声,想起娘曾说过的那句话:“哪一棵草不是绿崭崭地用力在长?”娘这话曾让他大为警醒,再不自暴自弃。如今想来,却已不够。倒是幼年父亲教他读《孟子》,其中有句“所欲有甚于生者”,他本已忘记,这时却忽然想了起来。

草木无知,只需尽力生长就成,人却要计得计失、论是论非、争善争恶。有几人能活得像草木一般纯一?就如这姓盛的,他并非纯然为己而生,而是为自己所是、所善、所信而生,否则哪里会轻易寻死?孟子那篇是在讲舍生取义,这姓盛的正是为自己心中之义而死。不像欲之争,无非你得我失、你死我生,和草木鸟兽并无分别。这义字,为人所独有,它既然胜过了生,便比生更加纷杂难解。恐怕世间有多少个人,便有多少种义。其中是非对错,该如何判断、谁来判断?梁兴则有些茫然了。

他正在感叹,黄百舌、黄鹂儿和施有良先后赶了出来,望见地下死尸,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梁兴忙说:“这些人应该是为我而来。一共来了五个人,四个逃走,地上这个便是那叫盛力的人,已经服毒自尽。今晚应该不会再有事了,明天一早就报官。鹂儿,能否帮我寻一张布单来?”

黄鹂儿忙答应一声,快步回到屋里,寻了一张旧布罩来。黄百舌和梁兴将尸首搬到墙角,扯开那块布盖了起来。

施有良在一旁惊问:“他们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恐怕是我出去时没当心,被他们尾随了。不过也好,一直躲在这里,既闷人,又连累黄老伯和鹂儿。今后便无需再藏躲了。黄老伯、施大哥、鹂儿,你们还是回房去歇息,我在这里看着。”

三人先都不肯,梁兴再三劝慰后,才各自回房去了。梁兴吹灭油灯,打开屋门,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前月光里,静心思忖。

姓盛的既然带人来夜袭,自然是被我窥破了他们的来历。之前只是隐隐猜测,这样一来,便确凿无疑了。只是,这些人行事诡秘、布阵高明、贪图又极大,目前所知还残缺不全,难以看清全局,还得补齐一些断片才成。

想到此,他心中又有些激奋,自从修习兵法以来,除了金明池争标略用到一些外,始终没有施展之地。这场暗战比疆场厮杀更凶险莫测,正是《孙子兵法》所言:上兵伐谋。

曾小羊急忙忙躲回家里,缩进被窝,身子还不住发冷打战。

自己为贪财,灌醉窦老曲,跟他打探消息,竟害得窦老曲杀了妻儿,自己也自杀。一瓶酒,三条命。一旦被人知道,尤其是黄鹂儿,自己哪里还有活人的余地?他想起自己无事时,常去烂柯寺逗小和尚弈心。不论怎么逗,弈心始终都和和善善的。他不信世上有这么好脾气的,便问:

“小和尚,你为啥不生气?”

“一念生春草,片心动秋霜。”

“我不信,你给我在这石板上生出一棵春草来瞧瞧?”

“青草何必寻?展眉即是春。”

“你净说些没影儿的话,只会耍虚招。”

“此时无心语,经年犹暖寒。”

曾小羊当时听了,半知半惑的,不耐烦,便没放在心上。可这时回想起来,却像是猛然开了天洞,顿时领略到其中深意。

窦老曲说“惹恼了我,半夜里一刀不戳死你,我就不是你爷!”自己那会儿若能稍稍劝解两句,而不是为了私心,顺着他的意,趁势鼓动他,说什么“人活一世,不就活个痛快?”这句无心语,何止十年寒?自己这辈子恐怕都忘不掉。

他娘回来,见他缩在被窝里,饭也不吃,在床边直念叨:“怕是着了风寒?哎,偏巧葛大夫又被强人害了性命,这虹桥一带,往后找谁来瞧病?香染街赵太丞、梅大夫都是穿银底靴的,轻易又请不动,不如我扶你进城去香染街梅大夫那里看视看视?”

“我死不了!你让我静一静,便能活一百岁!”他在被窝里大声吼道。

他娘听了,不敢再多语,忙轻步走了出去。他把头蒙得死死的,却翻来滚去,长这么大,头一回睡不着觉。天快亮时,才好不容易眯着,却又被一阵急急敲门声惊醒。

门外一个人大声叫唤:“小羊哥!又出人命了!”

听声音是在虹桥口摆摊卖胡饼的刘十郎,曾小羊原本不想理睬,那个刘十郎却不依不饶地不停敲门叫唤。他娘出去开了门,刘十郎竟直接冲进来,跑到他床跟前喊道:“小羊哥!赶紧起来!将才我去摆摊子,见岸边躺了个死人,脖梗儿被人割了一大道口子!”

曾小羊疲困之极,却被刘十郎硬扯起来,胡乱套上衣裳,就把他拽到了虹桥南头的河岸边。这时还是清早,那里却已经站着四五个人。曾小羊尽力眨着困眼走过去一瞧,地上果真躺着一具尸首,脖梗儿处长长一道伤口,血流了一地,近旁的青草被染得乌红。他吓得立即醒了过来。那几个人中有个说,这人像是步武营的押粮使臣,似乎名叫洪山。

曾小羊从没单独处置过这等事,但还算经见过一些,忙招呼那几个人,分别去寻厢长、书吏颜圆和军巡铺的铺兵。剩下三个人,也将他们撵得远远的,不许靠近,自己站在河边守着那尸体。

他忍不住又瞧向那尸首,那人大概三十出头,一张脸黢黑,瞪着双眼睛,嘴也微张着,像是有天大的遗愿,临死都在挣扎叫唤。他的两额都刺着字,却有些乌暗不清。他壮着胆弯腰凑近了些,左额上刺着“步军第三指挥武严营”,右额上是“升补步武营”。刚才那人看来没认错,这人真的是步武营的。

他正要直起腰,却一眼瞧见那人胸口衣襟里露出一角白纸,像是信封。他有些好奇,左右瞅瞅并没有人,便飞快抽出那信封,一眼看到上面几个字,惊了一下:梁兴教头亲启。

这人竟认得梁兴,而且有信要送给梁兴?梁兴眼下似乎惹了大麻烦,才躲在黄鹂儿家。这人难道是为送信而被杀?

曾小羊又朝两边瞅了瞅,忙躲到旁边柳树下,偷偷拆开信封,取出里头的信纸,藏到腿边偷瞧。里头的字迹十分粗拙,落款人是洪山。信里有一半字曾小羊都不认得,只看了个大概,似乎是这人打问到一个叫倪光的菜贩,又提到了双杨仓。

一看到“双杨仓”,他更是惊了一跳,慌忙叠起那信纸塞进信封中。双杨仓十万石军粮一夜消失不见,这是天大的事,难怪这人会被杀。难道他是在帮梁兴查探这事?曾小羊不由得犹豫起来,不知道该把这信放回去,还是该偷偷拿去给梁兴?但若是拿去给梁兴,一旦让人知道,自己怕也会像地上这人。

急急思忖间,他不由得又想起小和尚弈心那句“一念生春草,片心动秋霜”。不知道自己如何做才是生春草,而非动秋霜。不过,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像窦老曲那桩事,欠一辈子良心债。

想着春草,他忽然念起黄鹂儿,黄鹂儿便是随处动念,随处能生春草的人。她既然肯帮梁兴,把梁兴藏在家里,自然知道梁兴该帮。我既然拿不定主意,便该信黄鹂儿。

这时,去军巡铺的那人和两个铺兵急冲冲赶了过来,曾小羊忙把那封信藏进怀里。等两个铺兵走近时,他忙迎上前:“两位大哥,劳烦你们守在这里,我得赶紧去报官。”

两个铺兵虽不情愿,却也点了点头。曾小羊道了声谢,拔腿就往虹桥跑去。也不管那两人是否纳闷,他报官不往城里去,反倒往城外方向跑。

丁豆娘跛着脚往家里慢慢走去,心里一阵阵伤叹、发寒。

第二回到虎翼营,竟遇见了郭深的弟弟郭沉,借他之力,叫出郭深的亲随,问出了一件极要紧的事——有人要杀庄夫人,院门的钥匙竟是从她丈夫郭深这里拿去的。

想杀庄夫人的,恐怕是那个叫焦智的人。庄夫人临死前一天上午,郭深独自骑马出营,应该是去莲花楼见了那个焦智,钥匙恐怕正是那时给了焦智。庄夫人自然是多少知道了些内情,那天上午才急匆匆去莲花楼寻丈夫和焦智。

那个焦智是什么人?为何要杀庄夫人?郭深又为何要把钥匙交给焦智?让他潜入自己家中,去杀自己的妻子?他或许是中了焦智的奸计,才误把钥匙交给焦智。

郭深不知道妻子是被云夫人误杀,董嫂顶替了庄夫人,又被焦智误杀。他只知道是自己害死了妻子性命,自然悲悔之极,因此那晚回到家中,才会把妻子的衣裙拿出来摆在床上,算是对妻子的悼念吧?做出这等事,他自然再没活下去的道理,便用妻子的衣带上吊自尽。

悲叹之余,丁豆娘心里也隐隐有些发慌。她原先认定有人要杀庄夫人,一定与被掳走的孩子有关,但现在看来,主谋者是那个叫焦智的人,他似乎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被庄夫人察觉,才动了杀念想灭口。

若那个焦智和孩子被掳无关,那我该怎么办?

丁豆娘心忽然被掏走了一般,顿时慌茫茫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往哪里去寻回儿子。刚才在虎翼营和郭沉分别时,郭沉说他们两个分头再去打问、寻找那个叫焦智的。可那个焦智若和孩子无关,我还打问他做什么?

她走出东水门,脚腕肿痛得实在受不得,身心更是虚乏到一步都迈不动,便硬挨着走到旁边护龙桥的桥栏边,靠在那里,气都喘不上来,像是要死一般。好不容易才歇过一口气,一个妇人忽然朝她快步走来:“丁嫂?我到处寻你!”

她忙抬眼一看,是当初自己队里那个叫桑五娘的。桑五娘瞧着也是满头大汗,一脸疲惫。丁豆娘像是照着镜子瞧见了自己一般,心里一阵悲,强打起精神,勉强应了一声。

“丁嫂,你知不知道那个明慧娘在哪里?我们必须找见她,你知不知道?她根本没有子女,却装作孩子也被掳走,混进咱们队里,不知道打什么鬼怪主意。她丈夫姓盛,也是个鬼鬼怪怪、有阴没阳的人。咱们的孩子被掳,一定和这对夫妻有关。”

“你从哪里知道的?”丁豆娘一惊。

“你先别问这些,最要紧的是,必须找见这对夫妻。”

“她似乎住在羊儿巷,咱们赶紧去!哎哟!”丁豆娘一伸脚,脚腕立刻一阵钻心痛。

“我已经去羊儿巷寻过了,他们夫妻两个许多天没回去了,一定是逃走或躲起来了。你这脚是怎么了?你这样哪儿成?这双脚还得留着寻孩子呢。我先扶你回家。”

桑五娘极有气力,一把抓过丁豆娘的胳膊,肩着她上了虹桥,慢慢走到鱼儿巷家门前。院门关着,推不开,里头闩上了。丁豆娘连拍了一阵,里头都没有动静。她扒着门缝朝里望去,一眼正看到堂屋,不由得一个冷战,想惊叫都叫不出声,身子一软,顿时昏死过去。

梁兴一夜未睡,天快亮时,才略打了个盹儿。

听见身后传来轻微脚步声,他又立即醒了过来。回头一瞧,是黄百舌,他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黄百舌看了一眼墙角地上蒙着布单的死尸,目光中虽有些畏忌之色,人却尽量持着镇定。

梁兴看到,心里顿时升起歉意:“黄伯,您起来了?为了我,让你们平白受这些惊吓。我这就去报官,让他们将尸体搬走。”

“你不能去,还是让我去。再说时候还早,官府还没有人。鹂儿也已经起来了,只是不敢到前面来,正在后头置办早饭。她也怕你乱走动,让我来看着你。”

梁兴听了,越发过意不去:“出了人命,我想躲也躲不成了。这事由我而起,自然该由我去了结,哪里能再劳烦您?”

“你若再说这些见外的话,莫说我,鹂儿若听见,怕都要着恼,冲出来嚷呢。”

梁兴心头又暖又愧,正不知该如何对答,院门忽然敲响,随即传来曾小羊的声音:“黄伯伯!鹂儿!”

黄百舌忙示意梁兴藏在门后,而后出去带上了门。梁兴听着他走到院门边,拨开门闩开了门,接着,曾小羊在门边低声说了什么,随即院门重又关上,黄百舌引着曾小羊推门走了进来。

“梁教头——”曾小羊神色有些紧张,刚要开口,一眼瞥见墙角地上那具死尸,忙问,“这是啥?”

黄百舌忙打断:“这事先搁一搁,你不是说有要紧事见梁教头?”

“哦,对了,这个给您,我是从一具死尸身上找见的——”曾小羊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梁兴接过一看,是寄给自己的信,字迹并没见过。他忙取出里面信纸,先看最底下落款,是粗拙的两个字,洪山。他忙抬头问:“小羊兄弟,你刚说是从一具——”

“尸体!这个写信的洪山昨晚被人杀死在汴河岸边,脖子上这么长一道口子。”曾小羊用手比画着。

梁兴顿时惊住。他与洪山虽然只在双杨仓会过那一面,但言语神色之间,均能看出,洪山是个诚挚之人,足可信赖托付。自己却太大意,没有防备对手会偷袭暗杀。洪山自然是查问到了紧要信息,被对手尾随杀害。梁兴心里一阵悲悔,不由得望向地下那姓盛的尸体。昨夜,他还在为义之分歧对错而疑惑,这时却涌起一阵恨意。不论这姓盛的一伙儿为何而战,这边夜袭民宅,那边杀害无辜,均是阴狠卑劣之举,丝毫不配谈义。

他忙展信细读,洪山似乎并没有读过多少书,文句笨拙,时有别字,但写得极详实。梁兴连读了两遍,才了知其意。洪山果然查到了要害证据。在双杨仓,梁兴与他约好,若查问到什么,便让曾小羊传信。洪山恐怕是担心曾小羊口传有误,才特地写了这封信。而杀他之人恐怕没有料到他会写信。

看着信纸上那些粗拙却有力的字迹,他心里越发感念痛惜洪山,忙抬头要问曾小羊详情,曾小羊却已不在堂屋里。黄百舌朝厨房指了指,随即便听见厨房里传来黄鹂儿气恼的声音。

梁兴忙和黄百舌一起走到后边厨房,见曾小羊歪垂着头,斜靠在门框边,一脸愧怕,不时偷望一眼黄鹂儿。黄鹂儿则挥着手里的锅铲,朝曾小羊指指戳戳地质问:“你说,你动了什么歪念?说啊!”

“鹂儿,你这是怎么了?”黄百舌忙问。

“他刚才一进来,就赌咒发誓说,从今往后一定诚心做人,绝不动一丝歪念。他说这话,自然是动过了歪念,跟贼说自己再不做贼了一般。我就问他动过啥歪念,他却蹭着那门框,像只掉进油缸里的老鼠,刚爬出来似的,左扭右歪地,就是不肯说。”

“我也是为你,才动了歪念。”曾小羊低声说。

“为了我?你瞧我眼睛歪的,还是鼻子歪的?让你走路打偏、睡觉落枕?”

“是我自己想歪了,我想着多挣些钱,好让你穿些好锦好绣的衣裳……”

“爹!你听他!”黄鹂儿跺着脚,几乎要哭起来。

“小羊,你究竟做了些啥?”黄百舌忙问。

“我啥都没做,我只是想挣些钱。”曾小羊屈叫起来,声音有些抖。

“谁不想挣钱?”黄鹂儿朝着他嚷起来,“你娘在尽力挣钱,我爹在尽力挣钱,我每天绣帕子、绣鞋面,也在尽力挣钱!我们挣的每一文钱都清水一般干净,用起来也走大路一般敞亮。你起歪心挣的钱,花用起来能安心?”

“我虽起了歪心,可还没挣到钱……”曾小羊声音又变得极低。

“你究竟做了啥?你若不说,从今再别踏进我家门半步!”黄鹂儿嚷道。

“我只是……我听我娘说,清明那天,我那个远房表哥杨九欠从米家客店前的河水里捞出一只大铁箱,偷偷抬进店里,却把那空铁箱留给了米店主。我疑心杨九欠一定得了财宝,就想从他那里诈些钱出来,可等我去找他时,他已经被人毒死了……鹂儿,我在河神面前赌誓,我真的只动了这个歪念,再啥都没做。”

“真的?”

“真的!”

梁兴心里有事,先还没有太在意,但听到最后一段,心里一惊,忙问:“是清明什么时候?”

“清明正午,河里闹神仙之前没多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