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一章

书童、铁箱

善战者,其节短,其势险。势如张弩,节如发机。

——《武经总要》

窦猴儿朝剑舞坊没命奔去。

他躲在树下黑影里,眼睁睁瞧着那个紫癍脸女子把那男人的头颅砍了下来,又剥下那男人的衣裳,把那颗头颅包好,将尸首拖进旁边的树丛里,捡了些树枝遮盖好,而后提着那头颅进城去了。窦猴儿看她做这些,像是妇人在厨房里做活儿一般轻巧平常,惊得肠子都直了。

等那女子走远后,他才转头要逃,双腿却早已蹲麻,一起身就立即跌倒,捶捏了半晌,才能动弹。他瘸着腿,拖着被尿淋湿的裤管,边跑边哭。到了剑舞坊一问,邓紫玉在楼上陪客,他只能在看后院的姑姑窦氏房里等着。他姑姑见他脸色煞白,忙问怎么了,他却不敢讲,只说路上撞见只野狐狸,被唬到了。

直到后半夜,他正在椅子上打盹,被邓紫玉骂丫头的声音惊醒,忙起身跑了出去。

“猴儿?这么晚还在这里撞鬼?”邓紫玉看到他,有些惊讶。

“姐姐,为了给你探消息,今晚可真是撞见鬼了。”

“哦?到我房里来。”

窦猴儿忙跟着邓紫玉走到后院房里,服侍她的小丫头忙斟了盏茶递给她,邓紫玉喝了一口,手一扬,将满盏茶水泼到小丫头脸上:“作死的懒爪子,累了这半夜了,让我喝冰水儿?”小丫头忙满抱着茶壶出去换热水。

邓紫玉扭头望向窦猴儿:“你查到什么了?”

“那不是个妇人,是个女魔怪……”窦猴儿忙把那紫癍脸女子的事讲了一遍。

“哦?她去梁红玉那里,真的只是去送药?”

“嗯,红绣院的仆妇们说是。”

“那你再打探仔细些。”

“姐姐,我再不敢了。你给我的银子,我交给我娘了,明天就要回来还给你。”

“没出息的软脓包,这就吓到了?只是让你去探听消息,又不是让你跟那妇人厮杀。再说,我给出去的钱,从来没收回来的道理。你若不愿意,往后这城南哪家行院的门你都休想再进。”

“可是姐姐——”

“可是啥?这么吧,你再去打探打探,只要探出些有用的信儿。我再给你十两银子。”

“可是——”

“莫啰唆,快走。我累了,要歇了。”

梁兴离开了楚家宅院。

听着老何在身后关了院门,他走到路上,不由得停住脚,站在月光下沉想:楚沧的死不能不让人起疑,虽然仵作查验过,但被人推倒和失足滑倒,死状并不会有什么分别,只要在跌倒处地上做出一个滑跤的印痕,再有楚沧的妻子和仆人一起作证,更难分辨了。

若楚沧真是被人谋害,他妻子冯氏便是伙同了下人作伪证?甚而是主谋?她为何要谋害亲夫?难道是与人合谋,要侵占楚家偌大家产?这样的事倒是不少见。

梁兴曾听楚澜讲,楚家虽然豪富,却没有什么根基,单门独户,在京中并没有其他亲戚。他们父亲原先只是个福建小商人,有回来京城亏折尽了本钱,几乎要自尽。晚上梦见一位头顶日月的白衣仙人指示了条财路,他父亲醒来后照着那仙人指示,果然挣到了一大笔钱。他父亲见京城人多财广,便留在了汴梁。从那以后,他接二连三梦见那位仙人指路,连着做了几场大买卖。本钱厚实了,钱也就容易赚了,一年胜一年,渐渐积成这巨富家业。不过,那位仙人曾在梦里警示,楚家子孙必须世代茹素,才能家业长兴。因此,楚家便严守着茹素的规矩。

楚澜被害,楚沧这一死,他的两个儿子便成了楚家仅有的继承人。两儿尚幼,自然由他们的母亲冯氏来掌管家业。

照老何所言,当时楚沧去解手,书童周小瑟跟在后面。周小瑟昨天又离开了楚家。楚沧若真的是被人谋害,周小瑟嫌疑最大。老何说周小瑟家在东边十里地的马河村,梁兴大致知道那地方。只是这时夜已深了,赶过去最快也要一个时辰,到那里已经半夜了。若明天再去,自己白天行动不便,只能等天黑再去。那个周小瑟若真是凶犯,自然是被许了大笔钱财,恐怕早已逃走了。

梁兴想了想,还是决意立即就去。于是他迈开大步,向东疾行。赶到马河村时,果然已经月上中天,那村落在月色下一片黝黑宁静,睡熟了一般。不知道周小瑟家是哪一户,他想,只能惊动一家了。好在保甲法这些年已经废止了,否则惊动一家,梆子一响,满村的弓手都要冲出来。他走进村子中间的那条巷道,虽然脚步很轻,仍惊得几户的狗一起叫起来。他忙走到村头第一家,抬手敲门。里头传来一个苍老男声:“谁呀?”“周小瑟在家吗?”“敲错门了,左边第三家。”

他又来到左边第三家,那些狗仍在叫唤,他只能不管,又抬手敲门。片刻,里头灯亮了,一个老妇人的声音:“谁呀?”“抱歉深夜打扰。我是楚家的人,来寻周小瑟问件急事。”

半晌,门开了一半,一个老妇托着盏陶油灯,她身后站着个十七八岁、样貌清秀的后生。

“周小瑟?”梁兴试探。

“你不是楚家的人,我没见过你。”后生眼现戒备。

“我是楚澜楚二哥的义弟。”

“你要问什么?”

“楚大哥的事。这里说话不便,能否进去说?”

老妇和后生迟疑了片刻,才拉开了门。梁兴忙抬脚进去,后生引着他进了正屋,一间寻常的村舍。后生并没有让座的意思,老妇端着油灯,也满脸惊疑。

“大官人是自己滑倒的,跟我无关。”后生气呼呼地说。

“当时你离他多远?”

“那天大官人吃了酒,性子变得极暴躁。他脚步不稳,我要扶他,他一把打开我的手,大声呵斥我不许跟着,自己去了蔷薇架后边解手。我就在太湖石池子边等着,隔了大概十几步。后园子很静,只有鸟叫声,大官人撒尿的声音都能听见。他尿完后,过了好一会儿,都听不到动静,我才绕过蔷薇架去看,见大官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不动弹了。我忙过去扶他,只见他头顶上汩汩地冒血,嘴微微在动,却唤不醒。我忙去喊大娘子她们,等回来时,大官人已经没气了。”

梁兴看他说话时,鼻翼翕张、眼中情动,应该没有说谎。

杜氏和明慧娘走后,丁豆娘收拾好东西,挑着空笼屉往家里走去。

关于庄夫人和董嫂的死,包括杜氏和明慧娘在内,大家都只哀叹两人命太惨。丁豆娘却隐隐觉着其中有其他原委,甚至和食儿魔有关。不过,事情经过她只听杜氏讲过,详情还不清楚。眼下没有其他出路寻回儿子,从这里入手,或者能找见些什么。

到了家,院门虚掩着,她推门进去一看,丈夫坐在堂屋门边的小凳上,垂着头,缩着肩,脚尖不住抖着,像是犯了大错、缩在角落里的孩子一般。听到声音,她丈夫抬起头,望了她一阵,目光又悲又苦,又看了看她挑的屉笼,忽然露出些苦笑:“你卖豆团去了?”

这些天来,丈夫这是头一回认真跟她说话,她看着丈夫那焦枯的脸,心里涌起一阵悲酸,眼泪险些掉下,根本答不出声,只点了点头,转头朝厨房走去。丈夫却又说道:“这样好,这样好,等儿子回来,家计仍在。”

丁豆娘眼泪再忍不住,忙几步走进厨房,撂下挑子,躲到灶台边,用手捂住嘴,狠命哭起来,直哭得声音哽住,再哭不出时,才长长呼了几口气,用袖子把眼泪擦尽,这才走了出去。到院子一看丈夫却已经不在了。她去三间屋里看了看,都不见丈夫,不知又去哪里了。

她没有气力再去想丈夫,走进卧房,把今天卖豆团的钱倒到床上,数了一遍,一共赚了一百七十四文钱。她剪了两根细麻绳,按街市通用的七十五文穿了两陌,一陌锁进柜里,另一陌和剩余的二十四文装进钱袋里,系在腰间。而后,去院子里掸了掸身上的灰,洗了把脸,梳了梳头,便锁好院门,望城里赶去。

她先赶到西南外城新桥,三棵大槐树后面一条巷子,叫三槐巷,庄夫人家就在这巷子里。巷子很宽,也很干净,一看那些齐整门庭,便知道住的虽不是高官富商,也至少是中等人户。她走进巷子一看,庄夫人家的门紧锁着,门上贴着封条。她扒着门缝朝里觑了觑,只隐约看到空寂寂的院子,堂屋门也紧闭着,阴冷冷的,没有一丝人气,看得她心里一阵阵悲寒。

她正在叹气,隔壁的门开了,一个拄着拐杖、衣裳整洁的老者走了出来。老者见到丁豆娘,哑着嗓子问:“你是来寻郭家阿嫂?”

“我是来拜祭庄夫人的。请问老伯,庄夫人不是还有丈夫?这宅院怎么就封了?”

“原来你知道郭家阿嫂的事了啊。你没听说吧?他家前晚又发生一件凶事,郭指挥回到家里,半夜竟在屋里上吊自尽了……唉,也是,原本好端端一个家,和和睦睦,样样不缺,一转眼,儿子被掳走,妻子又被人谋害,便是铁人也受不得、想不过……”

“啊?”

石守威坐在崔家客店的那间小客房里,尽力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间客房极窄,只勉强安下一张床、一张小桌。床上被褥常年没洗,发出浓重膻臭味。石守威还没娶亲,独个住一间营房,屋里虽也脏乱,却远不及这间客房恶臭熏人,直熏得他一阵阵犯呕,这煎熬甚至胜过梁兴让他受的羞辱。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大丈夫若连这点恶臭都受不得,往后如何立得了盖世功业?于是,他把这恶臭当作几十上百次腌臜小人的羞辱,每忍一刻,便是劈死了一个仇敌。

更让他烦躁的是,梁兴托他来探这客店的底,可这崔家客店只是一家再寻常不过的客店。左边挨着老乐清茶坊是一间酒店,旁边一座四合院落是客房,临河一面搭着悬空木阁,用来给客人吃酒喝茶,里头三面总共十二间客房。前头酒店已经打烊,店主夫妇睡在隔壁的一间小房里,两个伙计应该是睡在店里。连石守威自己,客房今晚总共才住了五个客人。那四个客人也早就各自睡了,这时院子里安静得像个坟地,能查出个鸟底。

他气愤了一阵,才又仔细盘算起来。梁兴猜想,清明正午钟大眼船上的死尸,应该是先搬到了这崔家客店。以梁兴的智谋,这推断应该不错。不过,崔家客店的人未必是合谋。那船上的人完全可以用箱子或袋子把尸首装起来,假作货物搬进店里。不过,他又想到,梁兴那天来这里打问钟大眼的船,店里伙计却说不知道那船何时泊在这岸边,更没看见有人从那船上下来。那伙计是真没瞧见,还是在说谎?

还有,那些人既然设计陷害梁兴,并且已经做成,让梁兴自己都误认为杀了人,他们又为何要把尸首藏到这里,又抛进河中?这些蠢货,花了许多力气做局,又费这些周章来毁局,这算什么鸟事?

石守威平日爽快惯了,难得动心思想事,再加上屋里恶臭熏人,才想了一阵,就觉得脑仁疼、胸口闷,一生气,再顾不得被褥脏臭,蒙头先睡了。

曾小羊听他娘说清明那天,汴河堤岸司的承局杨午带着几个厢兵清理河道,从河里捞出了个铁箱子,怕是得了一笔横财。他顿时想起了旧债。

曾小羊原先并不认识杨午,两年前杨午任了堤岸司的承局,专管汴河堤岸修固,常在米家客栈歇脚讨茶喝,一来二去,竟和曾小羊的娘攀上了远亲,成了曾小羊的表兄。杨午有个毛病,爱跟人借钱,每次都不多借,只借几文钱,从不超过十文钱。借了之后却从来不还,别人也大多不好跟他要。因此人都叫他“杨九欠”。曾小羊起先不知情,也被借了许多次,加起来快有一百文钱,足够去孙羊店饱吃一盘炒羊了。

“娘,那铁箱杨九欠抬走了?”

“没,他说空箱子自己没啥用,常在这里讨茶,就当茶钱,留给米店主了。我看那箱子还好好的,拿出去卖,少说也得值一两贯钱呢。”

“那箱子放哪儿了?”

“米店主见那箱子牢实,就搬到柜台里,当钱柜子用了。”

曾小羊忙跑到前面店里,这时店里没有客人,店主米正坐在柜台后面打盹儿。曾小羊悄悄走到柜台边,踮起脚扒着柜台往里偷望,墙角果然有个铁箱,大约有四尺长、三尺宽、三尺高,虽然有些旧,却没有多少锈迹,面上漆着暗红漆,四角镶着云纹铁皮,沿边钉着铆钉。样式瞧着很精贵,原先恐怕就是用来装银钱宝物的。

曾小羊轻轻离开,心想,这箱子捞上来时一定藏了财宝,若不然,以杨九欠的脾性,能舍得把箱子白送给人?他自然是怕人知道自己得了财宝,那会儿,汴河正在闹神仙,人都没工夫留意他,他乘乱偷偷卷走财宝,谎称是空箱。不能白便宜了他,至少得把欠我的钱讨回来。

他沿着汴河一路去寻,两岸寻遍了,却都没见杨九欠。这贼厮暴得了大财,一定是偷偷爽快去了。

他一路嫉恨着走回厢厅,刚要进门,一眼看见一个人瘸着腿慢慢走过来,仔细一瞧,才认出来是栾老拐。栾老拐戴着顶黑锻帽儿,穿了件褐色锦褙子,里面是白绢衫子,下头是白绢裤儿、黑缎面的丝鞋。全身上下簇新,身量似乎高了两寸,脸也红亮了几分。

曾小羊顿时笑起来:“耶?老拐子变成镶金杖了?”

“嘿嘿,命有九道弯,好歹也该轮到咱老人家顺一回风水。”

“你穿着这身衣裳去守夜看船?”

“看啥船?我那亲亲的女儿珠娘一根草都不许我动,如今我只管吃饱了闲逛看景儿。”

“这身衣裳是雷老汉留下的吧?他那几千贯钱也被你吞了?”

“莫乱说!珠娘他爹除了几身新衣裳从没穿过,一文钱都没留下来。开封府都明断了的。”

曾小羊忽然想起那件事,忙收住顽笑:“对了,栾老爹,跟你打问个人。”

“啥人?”

“一个船工,三十来岁,杭州人,姓盛。”

“姓盛?你问对人了。”

“你见过?”

“这汴河两岸船上的人,我哪个没见过?你找这人做啥?”

“这你别管。”

“我不管,你也不能白问。”

“只问这点小事,你也要钱?”

“我不是给我要,是给我那亲亲女儿珠娘。她不许我再去守船,可她哪有多少钱?为了养活我,昨天她刚去了王员外家客栈做活儿。我做爹的白吃白穿,能安心?至少也该给女儿买朵花戴戴。”

“那你要多少钱?”

“十文。”

“十文?”

“八文也成。我刚在香染街珠翠店里看见一朵珠花,要八文钱。”

“看在你还算有良心,就给你八文钱。”曾小羊从袋里数了八文钱递了过去,“好,现在说吧。”

“二月间,我在这河湾边坐着晒太阳,一只客船泊在岸边。船上有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在后梢板上煮了一锅芋头,我瞧着眼馋,就过去凑话。逗得那个妇人乐得了不得,顺手给了我两个吃。那妇人盛了一盘,朝舱里喊:‘盛三哥,吃芋头啦!’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走出来,端着那盘芋头进去了。姓盛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一定是你要寻的人。”

“这就完了?”

“八文钱你还要听整部说唐?”

“八文钱能买两个羊肉馒头,你就给我一根羊耳毛?”

“那我再说几句,那船来路有些不正。”

“怎么?”

“我问那妇人,那妇人说那船是杭州来贩丝绢的商船。那天下午,那船就启程回去了。没过几天,我又见着它了。又过了几天,它又来了。你想杭州来回要多少天?最古怪的是,那船来去都没见载货卸货。它就在这汴河上来回游着耍,你说古怪不古怪?”

“嗯,的确。姓盛的那个船工呢?你再见过没?”

“又见过两回,不过没瞧出啥稀奇,稀奇的倒是那船上还有一个年轻妇人。那妇人生得极水秀,一看就是江南女子。有回我瞅见姓盛的和她在船舱里说笑,两个人还掐脸摸耳的,像是夫妻。一个船工能娶到这么水秀的媳妇,也算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