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这可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主动送她花。

    她要把这些花都带回去,供起来!

    “谁告诉你,这些是礼物?继续找。”严舒瀚盯着她满足的小脸,眉心一拧。

    不过就是一束花加几个气球,她就高兴成这样,显得他以前好像很虐待她。

    他准备的礼物,会这么简单吗?

    “不是这个?”易小灵低头看着怀里的花,又抬头看了一眼严舒瀚冷峻的脸,下一秒,将手上的花塞进他的怀里,转身又在房间里找了起来。

    他的房间,是她除了自己的房间之外,最熟悉的地方。

    照理说,他房间里多了什么新东西,她一眼就能发现。

    可是她找了十来分钟,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

    “是新做的抱枕?”易小灵将房间翻了个底朝天,都找不到类似包装盒的东西,随手从衣柜里,揪出一个新抱枕,就跑到严舒瀚面前。

    “不是。”严舒瀚睨了她一眼,冷冷的启唇,用眼神示意她继续。

    “哪有人送礼物,要别人自己找的,一点诚意都没有,快交出来!”易小灵找不到,索性抱着他撒娇。

    搂住他的腰,就开始往他身上磨蹭,非要严舒瀚去给她拿礼物。

    “不行,这份礼物,必须你自己找出来,用脑子想一想,这个房间里,有什么东西,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吗?”

    严舒瀚虽然没有帮她找,却给了一个提示。

    听见他的话,易小灵顿时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托着腮,认真的思考起来。

    有什么,是她以前没有见过的

    她都见过了。

    他出差的这半个多月,她还偷偷来过严家庄园,在他的房间待过好几天,这里面的东西,早就被她检查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压根没有什么新东西。

    唯一没有见过的,就是今天才多出来的气球和玫瑰花。

    可他不是说,那些不算吗?

    易小灵彻底懵了,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看眼前熟悉的房间,又扭头看了一眼斜靠在墙面上,不打算伸出援手的严舒瀚。

    “再给我一个提示。”

    “”回应她的,只有严舒瀚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算是什么提示?分明就是勾引。

    她现在想要扑上去亲他一口,他负不负责?

    易小灵在心里腹诽,旋即,重新站了起来,她就不信了,她今天还找不到一个礼物。

    她现在就去把他的房间再翻一遍

    易小灵摩拳擦掌的往前走,刚走了几步,眼睛忽然就被一道光刺到,抬头朝着眼前的落地窗看过去。

    她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白光,像是想到什么,转身就朝着严舒瀚走过去。

    不等严舒瀚开口,她就伸手,从他的怀里,将刚才递给他的那束红玫瑰,抢了回来,低头就开始在玫瑰花里找。

    找了不到十秒,就激动的从花束里,拎出一个缠了彩带的红色盒子。

    “我找到了!我真的找到了!”易小灵抓住盒子,就高兴的扑到严舒瀚的面前,攥着他的衣襟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