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易小灵:……他这是在诱惑她?还是诱惑她?还是诱惑她?

    她是那种人吗?

    她如果要占他的便宜,她会……直接上!

    易小灵大眼睛一眯,反手关上门,就朝着她的床扑过去,钻进被窝里,伸手就抱住了躺在她床上的严舒瀚。

    是他自己送上门给她当抱枕的,不抱白不抱!

    易小灵美滋滋的抱着他,小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就满足的闭上眼睛睡觉。

    她是真的困了,有严舒瀚在身边陪着,更是很快就睡了过去,恍惚间,好像有人叫了她的名字,然后亲了她一口。

    不对,是两口……

    易小灵想要眯开眼睛看一眼,可是实在太困了。

    就在她准备放任自己进入梦乡的时候,忽然发现怀里的抱枕越来越烫……

    她的抱枕还会升温吗?

    “热……”易小灵迷迷糊糊的嘀咕了一声,想到什么,一下惊醒了过来,伸手就朝着严舒瀚的额头摸了过去。

    “你是不是又发烧了?”

    她的话落,对上男人幽深的黑眸,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再然后,她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衬衣纽扣,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衣服的领口,开了一大半,半露不露的,最是撩人……

    “啊……唔!”易小灵刚要叫出声,唇就被堵住了。

    他的吻,来的很突然,也很霸道,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浑身上下,都透着掠夺的气息。

    他不想再等了,那种随时会失去她的不真实感,时刻都挑战着他的神经。

    他们一定会在一起,早一点晚一点走到最后一步,并没有什么区别。

    “小灵……”严舒瀚温柔的低喃着她的名字,长指轻轻的抚过她的眉眼,给她足够的时间来反应,“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

    “不是的,我……”易小灵囧着脸,想要说什么,可话还来不及说出口,严舒瀚就堵住了她的拒绝。

    他的吻很霸道也很温柔,寸寸深入,不给她留半点拒绝的余地。

    房间里的温度,节节攀升,就在一切快要失控的时候,易小灵终于找到了喘息的机会。

    “瀚哥哥,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

    “不是的,我是想要告诉你……”

    “有什么话,都慢点再说。”严舒瀚刚准备脱掉她的衣服,易小灵终于回过神,嚯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脱口而出。

    “今天是我的生理期!”

    “……”

    房间里,空间仿佛一瞬间凝固住了。

    严舒瀚挺拔的身躯,就呆坐在床上,整个人都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成了一尊雕塑。

    “我刚才就想告诉你的,是你一直不让我说话……”易小灵看见他这样,耷拉着小脑袋,像个犯错的孩子,小声的嗫嚅。

    闻言,严舒瀚终于回过神,定定的看着她,目光落到床头的日历上,果然看见最上面的一页,画了一个红圈圈。

    他居然把她的生理期给忘了?

    眼看着到嘴的肉,就这么飞了……

    “你的脸看起来好红,需不需要冲个冷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