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她还知道是被她害的?

    严舒瀚放下筷子,朝着她伸出手,眼神里,氤氲着浓浓的深情。

    他的小媳妇,又恢复到以前元气满满,古灵精怪的样子,倒是他,忽然不适应了。

    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让他看着她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都觉得感激。

    “你才吃了一点,就不吃了?”易小灵见他伸手,乖巧的坐到他怀里,靠在他的胸口问。

    “你这么看着我吃,我想吃的不是饭。”严舒瀚黑眸幽深,垂眸扫过她的脸,目光落到她的樱唇上,薄唇微启。

    易小灵:……臭流氓!

    “你今天的工作,做完了吗?”易小灵想到什么,蓦地抬头问。

    今天有一个很厉害的财经教授的讲座,他答应陪着她一起去听。

    严舒瀚工作很忙,他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天天留在学校里,她舍不得他白天要陪她上课,晚上还要加班。

    所以只要他有工作,她就陪着他来集团处理工作,等他忙完了,在帮她补落下的课程。

    “工作忙完了,不过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严舒瀚合上面前的餐盒,淡淡的启唇。

    “什么事?”见他严肃的神情,易小灵忍不住跟着紧张起来,眼巴巴的看着他。

    “我们的婚事。”

    “……”

    “订婚宴你喜欢哪种形式的?是中式还是西式,我都可以配合。”严舒瀚瞥见她发红的脸颊,语气里透出戏谑。

    伸手揽过她的腰,从身后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小灵,这么容易害羞,周末回去见我爸妈的时候,可怎么办?”

    易小灵:……他连商量婚事的时间,都定好了?

    那她爸爸妈妈……

    “我会亲自上门跟易叔叔和姨姨解释,两家的婚事,让他们去商量,我们只负责谈恋爱。”严舒瀚松开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提步就往办公室外走。

    带着易小灵,出了集团,就开车去了他们两个人的公寓。

    时间还早,教授的讲座在下午,他们还可以睡一个午觉。

    她刚才一直在打呵欠,他知道她困了。

    严舒瀚将她从车上抱下来,就径直的抱着上了公寓,到了门口,才将她放下来,“我没有钥匙。”

    “你也真是的,总是不带钥匙,跟个孩子一样……”易小灵小声的嘀咕,低头就在随身包里翻钥匙。

    钥匙没有翻到,严舒瀚就从身后抱住她。

    “两个人里,一个带钥匙就够了,我负责带着你。”

    “……”他的情话,来的措不及防,易小灵心跳一下就乱了。

    红着脸,连忙找出钥匙,开了门,就跑进客厅。

    “我困了,你爱干嘛干嘛,我先睡觉了。”她丢下一句,就着急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跑。

    下一秒,就见严舒瀚也走到了她的房门口,伸手抵住了她准备关上的房门。

    对上她错愕的目光,他手一用力,就将房门推开了,在她惊诧的目光,越过她身侧,走到她床前,躺了上去。

    双手枕在脑后,挑眉看她,“我比抱枕舒服,一起睡,免费给你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