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俯身到她耳畔,低语:“我们的赌约,我赢了。”

    “……”这么浪漫的时候,他就不能让她多感动一会儿吗?

    不管人家夫妻正情意绵绵,他们留在这里当灯泡也不好。

    易小灵伸手擦掉了眼角的泪光,任由严舒瀚牵着她,悄悄的离开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易小灵看着一上车,就目标明确的严舒瀚,心里知道,他肯定有计划了。

    “既然赌约是我赢了,你就要听我的,今天一天,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许拒绝。”严舒瀚侧目看了她一眼,继续开着车。

    很快,两个人就抵达了严家庄园。

    “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就是你家?”易小灵看着眼前的庄园,眼底掠过一抹诧异的光芒。

    她还以为,他会拉着她去约会。

    “你好像很失望,怎么,想要跟我去约会?”严舒瀚蓦地凑到她眼前,吐气如魅,眼神里,透着蛊惑。

    易小灵:……!!

    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打死不会承认。

    严舒瀚嘴角噙着笑,牵着她就进了严家庄园,没有进客厅,而是将她带到了庄园的院子里。

    那里有一棵很大的槐树。

    从严家庄园建好的时候,槐树就在了,年头比他们的年纪都大。

    “还记得这里吗?”严舒瀚松开她的手,走上前,修长的手指,在树干上,轻轻抚过。

    几个人才抱得过来的大树,树干上,清晰的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个丘比特之箭。

    这是他们曾经偷偷约会,留下的纪念品。

    她当时说,“男生的话都是骗人的,以后你就不认账了,我要刻在树上,以后你要是翻脸不认账,这就是我的证据。”

    不止树干上,就连树枝上,都被她绑了很多的爱心彩带。

    说是要将这棵树,变成见证他们爱情的爱情树。

    “我当时年轻不懂事……”易小灵像是她以前做过的事情,自己都忍不住红了脸。

    她真是为了追严舒瀚,把女孩子的脸,都给丢光了。

    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矜持,难怪她爸爸会这么生气,一将她抓回家,就是关禁闭。

    “曾经的你,我很喜欢。”严舒瀚淡淡的启唇,往后退了一步,就在草地上坐了下来,目光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槐树。

    “你知道你离开的一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

    “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因为不知道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还能做什么。”严舒瀚抬头,朝着她看过去。

    “后来,我妈妈发现了我不对劲,强制我休息,不让我去公司,我就每天来这里,就坐在这里,盯着你留下的字,回忆你当时特别傻气的往树上刻字的样子。”

    “……”

    “我一直跟自己说,一定是易叔叔逼你离开的,如果让你选,你一定舍不得离开我,我要等,等你回来,亲口告诉我,你很想我,不会再离开我。”

    严舒瀚黑眸氤氲着一层落寞。

    他的声音很轻,没有任何谴责的意思,可一旁的易小灵,整个人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