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找我的?”易小灵从沙发上站起来,下意识的往门口走。

    拉开房门,刚准备问管家是谁,就瞥见了斜倚在她房门前的严舒瀚。

    他一身白色的休闲装,下摆的几道黑色条纹,让他英俊中,又多了一抹尊贵桀骜,就像他给人的感觉。

    明明近在眼前,却高贵的不容亵渎。

    对上她的目光,严舒瀚的身子,从墙上移开,在她面前站好。

    瞥见她准备退回房间的身子,眸光一沉,“易小灵,你说过不会躲着我。”

    “我没躲,我要换衣服,不然怎么跟你出门?”易小灵退到一半的身子,蓦地一僵,抬头反问。

    闻言,愣住的人,成了严舒瀚。

    盯着眼前的人,眼神复杂,像是在怀疑,他刚才听错了。

    “嘘,别大声说话,我爸爸今天好像在家,你等我几分钟,我换衣服很快的。”易小灵话落,就关上了房门。

    严舒瀚站着门口,盯着眼前的房门,半响,才扭头看向一旁来不及走开的管家。

    “你家大小姐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管家:“……”

    “我是说,她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严舒瀚换了个方式问。

    “把易总气了一顿,算不算?”管家纠结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是因为他吗?

    严舒瀚眼底泛起一抹光,嘴角勾起笑意,等易小灵换好衣服出来,就牵着她,出了易家别墅。

    “我们要去哪里?”易小灵一上车,就主动的系上安全带。

    “……”严舒瀚盯着她,眼神里,总有几分宠溺和探究。

    今天的她,真的很不一样。

    “我脸上有东西吗?”易小灵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今天很高兴?”严舒瀚不答反问。

    “嗯,雨佳回家了,为了照顾孟梁风。”易小灵笑着道。

    好朋友能幸福,她是打从心底的高兴。

    “你来接我,是不是就是为了过去看他们?”

    “嗯。”严舒瀚抬头捏了捏她的脸,发动车子,就离开了易家。

    等他们抵达文雨佳家的时候,孟梁风正躺在床上,病得起不来。

    “怎么会这么严重?”易小灵看见脸色惨白一片的孟梁风,吓了一跳。

    原本以为他是装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可现在看来,他是真病。

    “体力透支,又着了凉,感冒发烧的很厉害,晕倒的时候,有人看见了,否则现在……”文雨佳坐在他床边,一开口,眼眶就红了。

    她脸色苍白,看起来比躺在床上的孟梁风好不了多少,一看就知道,这两天根本没有睡觉。

    她心里根本放不下孟梁风,才会一听见他生病,就赶了回来。

    两个人心里,都藏着对方,只是在等一个解开心结的机会。

    孟梁风的病,就是一个契机。

    “雨佳,之前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酗酒,不该凶你,你不在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不能没有你……咳咳!”

    孟梁风情绪激动的抓住文雨佳的手,一开口,就猛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