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瀚一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电话,递到她唇边,让她跟文雨佳说话。

    易小灵微微一怔,抬起头,就对上了他平静的面容。

    深邃的黑眸,一瞬不转的盯着她,就像是她背后的大山,有他在,她什么都不用害怕。

    直到挂了电话,易小灵才从刚才的惊惧里,稍稍的回过神。

    “我现在去接雨佳……”孟梁风一知道文雨佳的地址,就着急的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一下。”易小灵蓦地开口,沉吟了几秒,才轻轻的摇头,“你现在还不能去。”

    “什么意思?雨佳刚才在电话里哭了,你也听见了,她现在误会我了,我要是不赶快解释清楚,她会出事的,不行,我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孟梁风抓过车钥匙,就要往外跑。

    “站住!”易小灵嚯的站起来,脸色一沉,“孟梁风,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早这么关心雨佳,何必会闹成这样!你只关心你自己的情绪,你有想过雨佳现在的心情吗?”

    “……”

    “她不想见你,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如果你现在冲到她面前,去告诉她,你什么都不介意,你觉得她会信吗?”

    “……”

    “就算她信,她也一定以为,你是在可怜她、同情她,看在你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好心的关心她,真的爱一个人,最害怕的,就是同情和拖累。”

    易小灵声嘶力竭的吼出来。

    像是在说文雨佳,又像是在说她自己。

    眼泪,一瞬间就从眼眶里淌了出来。

    一年了,这些话,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文雨佳刚才的那些话,就像是曾经的她。

    就连她自己,都厌恶自己……

    没有人理解那种感受,那种只要一回忆起来,都觉得有个鬼魅在无时无刻跟着自己一样的恐惧。

    “小灵……”严舒瀚察觉到她情绪失控,用力的将人抱进自己怀里,紧紧的抱着她。

    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低喃着,“没事了,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的声音很好听,磁性的嗓音,天生就有安抚人的魔力。

    易小灵的情绪,渐渐的平复。

    红着双眼,靠在他怀里,说不出话。

    严舒瀚明白她的意思,扭头扫了孟梁风一眼,“这么去接人不行,你必须给文雨佳一个回来的理由。”

    “让她自己回来?”孟梁风愣住了。

    看着严舒瀚的眼神,就像是听不懂他的话一样。

    文雨佳要是愿意见他,今天就不会走了。

    她怎么可能会自己回来。

    “直接让她回来当然不行,你可以换个办法。”严舒瀚眸光一闪,眼底闪过一抹幽光,松开易小灵走上前,附在孟梁风耳边,压低了声音。

    孟梁风像是被人敲醒了一样,眼睛蓦地一亮。

    “我知道了,我这就安排。”孟梁风转身,就冲了出去。

    易小灵看着转眼消失的人影,又看着走回她面前的严舒瀚,一直他准备低头亲她,她才猛地回过神,“你跟他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