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瀚:“……”!!

    他现在想要拧断她的脖子,会不会吓到她?

    “雨佳胆子比较,平时走的近的朋友不多,她父母那边,我们都打电话问过了,她不在,我实在想不到,她除了联系我,还会联系什么人?”

    易小灵靠在沙发上,双手揪着抱枕,认真的思考。

    该不会,文雨佳连她都不打算联系……

    “嗡嗡”易小灵的想法,还没有成型,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就响了。

    “是雨佳,雨佳的电话!”孟梁风是第一个回过神,盯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就激动的喊了起来。

    抱着手机,冲到了易小灵的面前。

    “你先别激动,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别让雨佳发现,我身边还有其他人,否则,我担心她会连我都不联系。”

    易小灵嘱咐完,见孟梁风点头,才接起电话,开了扩音。

    “雨佳,我刚到你家里找你,发现你不在家,你去哪了?”易小灵佯装若无其事的开口问。

    并没有提自己已经知道孟梁风昨天晚上喝得烂醉如泥的事情,也没有提他们今天给文雨佳准备的惊喜。

    很普通的一句话,就像平常的关心。

    “我在外面,小灵,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梁风,我……”文雨佳一开口,脆弱的声音,就透着哽咽,只说了一句话,就说不下去了。

    易小灵心口一紧,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眼前的孟梁风,提醒他不要出声。

    “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易小灵飞快的问道。

    当务之急,是要先将文雨佳找到。

    她现在情绪不稳定,一丁点的刺激,都有可能会让她受不了。

    她一个人留在外面,真的让人担心。

    “你能替我保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吗?我现在不想见梁风。”文雨佳沉默了很久,终于止住了眼泪,轻声的开口。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

    易小灵听不出是哪里,只是觉得莫名的揪着心。

    “我不会告诉其他人,雨佳,你先告诉你,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过去找你。”易小灵用力的抓着手机,心急的追问。

    “小灵,你说我是不是很脏?”

    “……”

    “我好后悔,我那天为什么要去找你,如果梁风回公司加班,我就直接打车回家,是不是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

    “我好恨那个人,我也好恨我自己……你知道我看见梁风喝醉的样子,我有多厌恶我自己吗?他以前从来不会酗酒……”文雨佳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话。

    “雨佳,你不要胡思乱想,不管你的事,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你现在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易小灵红着眼眶,双手抱着手机,才让自己的手不发抖。

    文雨佳的话,就像是直戳她心口的一把匕首,将她好不容易遗忘的恐惧感,全都激发了出来。

    易小灵控制不住自己,身子不自觉的在颤抖。

    就在她快撑不住的时候,一双强健的手臂,忽然将她搂进了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