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由于早已经在电话中给程文瑾说了让董贞在她离开后暂时接她班的事情,程文瑾对董贞的到来表示了极大的欢迎。

    而王勃的表姐黎君华,得知董贞已经辞掉了她的铁饭碗,并且以后要当她的经纪人后,更是把下巴都差点惊掉了。

    “贞女,你真辞职了?董叔和戴嬢肯放你走?”在程文瑾,黎君华和马丽婷三女目前住的“林泉雅舍”的公寓内,黎君华拉着董贞的手,吃惊的问,问完,很快拍脑门,恍然大悟的说,“我说呢,前几天文瑾姐开始铺勃勃的床铺,我还以为是勃勃过几天要来蓉城,没想到却是给你准备的。贞女,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到家嘛,这么大的事,都不提前给我说声——对了,你不在四方,李永武怎么办?我们现在经常全国各地到处飞,你要做好和你那位长期分居两地的准备哦!”黎君华还不知道自己的闺蜜已经和她男友分道扬镳,并且跟自己的表弟再次搞在了起。

    怎么办?凉拌!王勃扁了扁嘴,心想。

    “也不是真辞职,就是停薪留职。我也是做了我爸妈好久的工作,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才勉强让他们同意。至于李……李永武,那个,华华,我……我已经跟他分手了。”董贞有些尴尬,偷偷的看了旁边的王勃眼。

    “啥子,你……你和李永武分手了?”黎君华美目大张,目光旋即朝董贞身后的王勃看去,然后又落在了董贞略显尴尬有些泛红的俏脸上。

    “呃,那个姐,你带贞姐参观下她以后的寝室嘛。我去厨房给文瑾姐打下手。”王勃被他表姐的目光看得心惊肉跳,赶紧扔下两句,尾随在程文瑾的身后逃之夭夭。

    自从娱乐工作室的三个签约艺人变得越来越有名气后,为了减少麻烦,程文瑾她们去外面就餐的次数已经是越来越少了。若非必要,大多时候都是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回家自己做。

    王勃离开,黎君华立刻拉着董贞的手回到她和马丽婷共同的卧室,关上了门。

    “你和李永武真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我说,前几天你和李永武不是还好好的,起看电影吗?然后还遇到了勃勃,你还让我打电话去问勃勃回家了没有,怎么转眼间就分手了啊?”黎君华满脸疑惑,各种问题连珠带泡的向董贞砸去。

    董贞的脸更红了。这种事实在有些难以启齿。不过黎君华不是别人,而且迟早也会明白的。董贞迟疑了下,支支吾吾的说:“华华,那天晚上,就在给你打了电话之后,我……我忍不住又去找勃勃了……”

    “什么,你又上门去找勃勃了?”黎君华声惊呼,很快想到了件事,下子捂住嘴巴,另只手指着董贞的脸,满脸的震惊,好久之后,才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字,“这么说,你已经跟……跟我表弟——”

    “我已经跟你表弟在起了。”董贞深呼口气,抬起头,看着黎君华的脸,十分坚定的说,“我忘不了他!我真的忘不了他!哪怕跟李永武在起,我经常想到的,也是你表弟。以前我还不太确定这点。但是上次在电影院门口跟你表弟的偶遇,终于让我确定了,我爱的,让我心动并失魂落魄的,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将是你的表弟王勃,而是不是什么李永武。华华,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在你表弟有女朋友的时候还去找他,大概是不知廉耻,不知自爱,很不要脸的行为,我也不怕你笑——”

    黎君华下子把董贞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背说:“贞女,我笑你干啥呀?我只是……只想不想你以后受委屈罢了……”想着王勃身边的梁娅,孙丽,还有自己的搭档马丽婷,现在连已经脱离了那臭小子魔抓的闺蜜也奋不顾身的吃回头草,重投他的怀抱,黎君华心头就是阵头大,不知道那臭小子以后将如何收场。

    “难道真如马丽婷所言,自己表弟那方面真的是‘无可挑剔’,‘完美无缺’,‘离了他就活不下去’?”黎君华莫名的就想起了上次被她“捉奸”后,马丽婷亲口对她说的那些有关她表弟的事情,尤其是什么“简直就是老天爷对女人梦寐以求的赏赐和恩物,完全超越想象力的存在”,还有什么“和子安次,能抵其他男人的十次,百次”这些话,突如其来蹿进她的脑海。

    “难道贞女也……也是因为这种原因才抛弃李永武,和勃勃重归旧好的?”黎君华打了个激灵,没由来的闭紧了自己的双腿。

    “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董贞不清楚黎君华此时脑海中的想法,摇了摇头说,“我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我也不指望能够辈子和你表弟在起。但是目前,最近,我的心异常坚定的告诉我,我需要和他在起!”

    “贞女,你知道,我表弟他现在是有——”黎君华还想最后次暗示董贞,还没说完,却被董贞笑着打断:

    “——我知道的,华华。所以,我才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嘛!好啦,别操心和我你表弟的事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会处理好的。说说你吧,现在怎么说也是个三流明星了吧?当明星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有没有发现为你痴为你狂的男粉丝呀?”

    “屁!什么三流明星?姐姐我现在在华语歌坛怎么也应该有二流的地位了吧?……”黎君华白了董贞眼,很快得意起来,兴奋的跟董贞摆谈起自己和马丽婷合唱的那首目前在华夏越来越红,越来越火,走在大街小巷都能听到的《月亮之上》。

    ————————————————————————————

    黎君华和董贞在黎君华的卧室内摆谈着姐妹间的知心话,王勃却屁颠屁颠,脸讨好的在厨房围着程文瑾打转。

    “姐,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呀?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王勃走到水池边,挽起袖子,边洗手,边用余光打量着站在抽油烟机前炒菜的程文瑾。因为就在家里,程文瑾的穿着显得有些随便,粉色的两件套居家服,前面套着太太乐鸡精的围裙,头发如她以前上班时的打扮,挽起,并用根蓝色的铅笔样的发簪穿了起来,看起来简单而又写意。

    有些女人,没有名贵的珠宝,也不需要金贵的首饰,哪怕简单两件衣物和饰物,也能穿出高贵典雅,与众不同的气质出来。

    “小勃,还真有几个菜需要你这个大师傅来掌勺。我做我和方悠喜欢吃的两道上海本帮菜,其余三个,水煮鱼,土豆烧牛肉和炝炒小白菜就由你来好了。主菜和配菜,包括些要用到的作料我和华华已经提前弄好,你看看还有什么我们忘记了的。”程文瑾莞尔笑,偏头看了王勃眼说。

    “好勒,姐!我这就看看。”王勃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迅速的扫描着厨台上的那碗碗由程文瑾和她表姐提前弄好的食材和作料。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加上最耗费时间的洗切工作已经提前被人整好,锅碗瓢盆,翻铲舀颠,王勃熟练而又麻利的操作起来。每整好道菜,出锅前,他都会拿起筷子,夹坨到程文瑾的嘴边,让她尝尝味道,说自己好久没下厨了,手艺可能生疏回潮。

    看到王勃夹着菜朝自己走来,没拿筷子的手还虚托在摇摇欲晃的坨牛肉上,仿佛怕不小心掉下地似的,程文瑾急忙摇头,急道:“没事儿,不用尝了。我相信你这个大厨的手艺。”

    “你就尝尝嘛,姐。尝尝有没有盐味,没盐的话我再放点。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吃得清淡,刚才盐放得有点少。”王勃勿自将筷子朝程文瑾的嘴边送,表情诚恳,目光诚挚。

    自己女儿的男朋友给自己夹菜,而且是直接送到嘴里,这像什么话?程文瑾本能的就想拒绝。

    但是,王勃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看这小鬼的样子也十分的真诚,不像有诈,主要是程文瑾担心她若是直推辞,而这小鬼又直劝的话,两人推来推去,万被黎君华和董贞突然走进来撞见,就有点不好了。

    “行,那我就尝尝吧。”程文瑾吸了口气,张开自己两片红红的红唇,朝眼前的筷子伸,飞快的把送到嘴的牛肉含进了嘴里。“嗯,不错,不咸不淡,味道很好!”程文瑾囫囵吞枣的嚼了两下嘴里的牛肉,很快吞进肚里,这才朝王勃竖了竖大拇指,赞叹道。

    有就有二,后面的水煮鱼出锅前王勃也夹了块让程文瑾品尝,程文瑾同样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味道什么的她其实没怎么关心,心里面却个劲的祈祷着外面的黎君华和董贞这个时候千万别进来。

    到最后个收尾的炝炒小白菜的时候,王勃依旧让程文瑾尝味道。她也依然朝王勃竖起了大拇指,连说好吃,不比外面的馆子差。

    至此,程文瑾直有点紧张的心情这才终于缓和了下来,想着即使外面的两人这时进来,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哦,是嘛,姐?我那我尝尝。”王勃直接将才从程文瑾嘴里抽出来的筷子放入自己的嘴里,砸吧砸吧,很快眼睛亮,猛地点头道,“嗯嗯嗯,味道的确很好!哈哈,姐,我的手艺看来还没回潮哈!”

    程文瑾看到王勃把自己才吃过的筷子放进嘴里,还啧啧有声的品尝,白净的俏脸下子飞起两团坨红,当即明白自己还是着了这小鬼的道。

    “罐罐里面还有个海带蹄花汤,你自己舀吧。我出去给方悠打个电话,看她到哪儿了。”红着脸的程文瑾狠狠的瞪了王勃眼,转身走出厨房。

    ————————————————————————————

    感谢“禅夜”老弟总计600币的打赏!

    并感谢起了00名字都重名,书友20704050657,书友509092052094,书友603230339062,0o会上树的猪,无聊去散步,魔法门og,7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