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ps:精彩不断,求月票,求推荐,求打赏,切求……

    ————————————————————————————

    姜梅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转过身,双手捧起王勃的大脸,第次主动献上自己的香吻。两人随之靠在门后的墙上,热烈的亲吻起来,直到十几分钟后,姜梅有些受不了,这才喘着气脱离了小男人的怀抱。姜梅把自己的脸靠在小男人的胸口,双手紧搂着小男人的腰,柔声说:“小勃,你过来找我的时候我大概在去医院的路上,走得急,手机也没带。”

    “啊,去医院?你去医院干什么?”王勃大吃惊。

    “去……去看位老人。前两天,我开车的时候不小心把……把个老年人给撞了。虽然责不在我,但我也怪不好意思的。考虑到那老年人也无儿无女,个人躺在病床上孤苦伶仃,怪可怜的,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就想着去看看那位老人家……”

    接下来,在王勃越瞪越圆,眼珠都快掉来到眼神中,姜梅详细的给王勃讲了她前两天出的那场车祸以及后续的处理。

    基本情况是这样的,个老年人突然闯红灯,被见绿灯启动行驶的姜梅撞翻在地。幸好姜梅的桑塔纳刚刚起步,不然那老人就不只是小腿骨折那么简单了。

    听到这里,王勃的第个反应就是碰瓷,遇到了个“老不死”的碰姜梅的瓷!王勃当场怒,勃然变色,张嘴就准备大骂。

    “不是的,小勃。袁伯伯他不是碰瓷!就是走神了,或者按照袁伯伯的说法就是撞邪了,莫名其妙的冲了出去。”仿佛知道王勃要说什么,姜梅急忙解释。

    姜梅说,吓得脸惨白的她刚推开车门,打算去看被她撞倒的老人怎么样,姓袁的老人已经坐了起来,连忙向她说对不起,说这起事故责任在他,让她不必担心,他更不会讹她,如果可以的话,麻烦送他去下医院就好了。

    第次遇到这种事情的姜梅完全是六神无主,手足无措。她人长得漂亮,气质又出众,旁边的路人包括附近的司机都主动站出来,说愿意给她作证,又有人让她打22报警,让交警来处理,并通知自己的保险公司。

    在城里呆了好几年的姜梅已经完全不是曾经那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漂亮村姑了,懂得大城市里面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需要小心谨慎,多长个心眼的原则。对自己最有利的办法当然是按照那些热心路人给自己支的招,先打22通报交警,然后打保险公司的电话。至于这个不守交规,主动朝她车上碰的老年人,打个20让医院的人拖走了事。好几个好心的路人把她拉到边,小声的劝她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等到了医院,那老人的家属也来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变卦,说是她撞的他?现在这世道,被人讹得倾家荡产的新闻还少吗?

    在个毫无过错,漂亮端庄的美女和个老死不死,自己找死的老头面前,大多数路人们的选择和倾向性不言而喻。

    姜梅原本也想按大家说的办法办,打22、20,免得给自己招惹什么麻烦;但是当她看见地上的老人疼得满头大汗,张长满皱纹和老年斑的老脸都扭曲变形了时,实在有些于心不忍。她最终还是没听大家伙的意见,第时间开车把老人送进了医院。

    事实证明,路人甲,路人乙们的担心都多余了。这个叫袁征的袁老汉的确没讹姜梅,连姜梅替他垫付的急救检查费第二天都还给了她,并且直向她道歉,说是自己的错,给她添了大麻烦。

    “这么说,这袁老汉真不是为了讹你?”姜梅的故事听得王勃嘴巴大张,因为这实在是与他过去见到的常理不合。在他离开的那个世界,个“彭宇案”,败坏了天下仁心,别说被车撞的老人,就是般倒地的老年人都没有人敢去搀扶,怕好心没好报,搀扶个祸事出来自找麻烦。

    “真不是!袁伯伯直向我道歉呢,说耽误了我的工作不说,还撞坏了我的车。车倒是没什么,去趟修理厂也就两百快钱的事,我主要是担心袁伯伯有个什么好歹。不过不幸中的万幸,除了小腿骨折,其他倒是没什么大碍。”姜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现在还是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姜梅告诉王勃,袁老头还要住个星期的院。对方无儿无女,孤家寡人个,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可怜。医疗方面对方有医保,看穿着和谈吐,屋头的经济条件也还不错,倒是不需要她操心,只是太过孤独了。她打算每天下班后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都去医院看看对方,陪那袁老头说说话,解解闷儿,拉拉家常。事情虽然怪不到她,但毕竟是因她而起,能够帮忙的,就帮帮忙吧。

    “要得,梅梅。我过两天要回趟老家,回来后就陪你起去看看那可怜的袁老头。”既然那袁老头是“好人变老”,王勃也就不再担心,更不会阻止自己的女人去献爱心。

    当天晚上,两人也没去外面吃。姜梅炒了个小炒肉,煮了个水煮鱼,烧了个黄瓜皮蛋汤,又在小区门口的卤菜摊各称了半斤卤肥肠和卤牛肉,都是王勃爱吃的,在家里给他接风洗尘。席间,两人边吃边聊,你喂我嘴,我喂你嘴,你给我夹块肉,我给你舀勺汤,吃得那是个柔情蜜意,恩爱缠绵。

    晚饭后,王勃自告奋勇,主动洗碗。之后两人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剧。这电视剧姜梅每天晚上都在追,王勃却毫无兴趣,或者说他的兴趣在怀里的娇俏听话的小妇人身上。姜梅看电视,他就看姜梅,同时双手不歇,上下其手,不停的在坐在他怀里的小妇人身上作怪。

    作怪的双手开始还隔着姜梅的毛衣,到后面,却是由表及里,由外入内。姜梅渐渐的没办法集中自己的精力了,脸蛋红红的说去卧室。王勃嘿嘿笑,将嘴附在姜梅的耳边小声嘀咕两句。

    女人的脸蛋瞬间变得血红,直接打了他下,说不干,而且好冷。

    “不冷的,梅梅,我去把空调打开。咱两的裤子也不全脱,只脱三分之。运动会儿就好了,到时候你可别喊热。”说着,王勃猴急的拿起茶几上的空调器,打开,之后便迫不及待的盯着面红耳赤,娇艳欲滴的姜梅。

    俏脸片艳红的姜梅咬着牙,见小男人脸渴望的样子,不忍拒绝,主要是半月没跟小男人“那个”的她也有些想了。姜梅不做声,轻轻的揭开自己牛仔裤的铜扣,轻轻的退下点,然后,背向王勃,慢慢的坐进了已经露出了昂然之物的小男人的怀里……

    ————————————————————————

    夜风流,不多细表。

    第二天,王勃开车再次回到老家四方,打算接经过连日的拉锯战,终于说服了自己父母,同意她停薪留职,去蓉城当经纪人的董贞。董贞两天前就办妥了停薪留职的手续,让王勃去接她。可惜王勃被的丁三凉了几天,耽搁了既定的行程。

    ——————————————————————

    ps:袁老头袁征由vip群书友“麦田”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