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瀚说完,挂了电话。

    手机上,很快收到一条信息还有一份邮件。

    他点开扫了一眼,才发动车子,离开易家别墅。

    孟梁风不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孟家不算豪门,只能算是小有资产,他则是家里的独子。

    孟家二老一个经商,一个在企事业单位工作,所有的家产,将来都是留给这根独苗的。

    所以从小就各种宝贝着,生怕他磕着碰着,受点委屈。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孟梁风虽然没有养成大少爷嚣张跋扈的性格,可遇事也容易浮躁,心理承受能力一般。

    遇上文雨佳以后,被爱情影响,孟梁风的少爷脾气改了很多。

    因为易小灵的缘故,严舒瀚曾经调查过她身边的朋友。

    文雨佳当时跟她走的最近,也是他调查的最清楚的一个。

    跟孟梁风的家境相比,文雨佳的家境要更平凡。

    典型的父母为了生计,工作忙碌,她从小就是寄养在亲戚家里,所以性格格外的温顺,和习惯了逆来顺受。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跟孟梁风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容忍他时不时的少爷脾气。

    撇开这一些,他们两个人的爱情,倒是跟他和易小灵,有几分相似。

    两个人相差了几岁,在学校里认识,从校园到婚纱……

    孟梁风家里嫌弃过文雨佳的家境,他为了能顺利的结婚,拼了命的工作,就是为了证明,脱离了家里,他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心爱的女人。

    也就是这一点,打动了文雨佳,跟着他义无反顾的偷偷领了证。

    这样的感情,应该是让每个人都羡慕的,可偏偏,现在却在经受着巨大的考验……

    严舒瀚将所有的资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车子就在孟梁风喝酒的酒吧前,停了下来。

    推开车门,走了进去。

    现在还是白天,酒吧里的人很少,严舒瀚很轻易,就在角落的桌子上,找到了喝得烂醉如泥的孟梁风。

    拉开了他面前的椅子,坐了下来。

    “又是你。”孟梁风端起酒杯,瞥见严舒瀚,呆滞了一秒,就准备继续喝酒。

    他的酒杯还没有碰到唇瓣,就被严舒瀚拦了下来。

    “是个男人,遇到事情,就不该只会借酒浇愁。”严舒瀚冷冷的启唇。

    “你懂什么?你知道我心里的苦吗,你凭什么来管我的事情?!”孟梁风喝酒被打断,又挣脱不开严舒瀚的桎梏,整个人失控的朝着他怒吼。

    “我是不懂。”

    “……”孟梁风一怔,见他承认的那么干脆,也不想跟他计较,收回手,就准备继续喝酒。

    可他刚端起酒杯,又被严舒瀚拦住了。

    “我不懂为什么同样是男人,你的命这么好,你的女人还在等着你,而我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严舒瀚对上他恼怒的眼神,一字一顿。

    “你什么意思?你在胡说什么?你是易小灵的男朋友?就算你们是雨佳的好朋友,这也是我们夫妻的事情,轮不到外人插手!”

    孟梁风咬牙,想要抢回酒杯。

    “你来喝酒,是因为嫌弃文雨佳?”

    “当然不是!”孟梁风想也不想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