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虽然没有说,可是她知道,他是想要将他们的第一次,留到结婚的时候。

    她也一直以为,他们一定会结婚。

    见他憋的辛苦,就想方设法的想要让她爸爸答应他们的婚事,她连爷爷奶奶都请出来了。

    可是她没有等到两家的婚约谈下来,却等到了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

    她根本不知道,这样不干净的自己,要怎么面对严舒瀚。

    “你不是文雨佳,我也不是孟梁风,我们的情况,跟他们不一样。”安静的车厢里,严舒瀚蓦地启唇。

    淡漠的目光,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见易小灵愣住,他方向盘一打,就将车子停到了路边,熄了火。

    “小灵,我们谈谈。”

    “……我有些累了,我想回家。”易小灵对上他的目光,眼前就一直闪现着那些被他看到的照片,心口一阵刺痛,有些慌乱的抓紧了自己的随身包。

    “你刚是怎么劝文雨佳的,到了你自己身上,就只会逃避吗?”严舒瀚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冷冷的启唇。

    “我没有。”

    “你有!你不敢面对我,不敢问我一句会不会介意,你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给我选择的机会,就直接判了我死刑,易小灵,在你心里,我们十八年的感情,说放就能放吗?!”

    严舒瀚咬牙切齿,抓着她手腕的手,像是要捏碎她的手骨。

    易小灵疼得皱眉,扭头错愕的看着他。

    眼眶一下就红了,哽咽低吼。

    “不能放又怎么样?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跟雨佳他们不一样,他们是夫妻,从结婚的那一刻起,就不是只有爱情,他们还有责任,注定要风雨同舟,可是你还来得及……我们什么都不是,你根本不用勉强自己,来接受一个配不上你的人……”

    “那如果我有了别的女人,你就觉得我们扯平了吗?”严舒瀚眸光一暗,幽幽的启唇。

    “……”易小灵身体一震,震惊的看向他。

    像是听不懂,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介意自己不干净,我陪你,是不是只要我有了别的女人,我们之间就不存在什么配不配得上的问题?”

    严舒瀚嚯的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的面前。

    “易小灵,说话!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肯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易小灵脸色惨白,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刚才在说什么?

    他要去找别的女人……

    易小灵一想到他跟其他女人睡在一起的画面,心脏就像是被人用匕首剜开,每呼吸一下,都疼得喘不过气。

    她努力的扬起头,不想让眼泪掉下来,可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

    “小灵,你舍不得的对不对,我是你一个人的,不要推开我。”严舒瀚声音变得温柔,像是哄一个孩子一样,将她搂进怀里,紧紧的抱着。

    “可我已经不干净了……”易小灵崩溃的吼出声,想要推开他。

    “我的小灵,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变,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只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