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怒气冲冲的一句话,来的没有一丝原由。

    直接就将站在门口的文雨佳吼住了,文雨佳的脸色一白,刚想说什么,孟梁风已经从她身边越过,径直了冲出了公寓。

    “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小灵,他知道了,对吗?”文雨佳身体子软,整个人站不住的往旁边一倒。

    “雨佳。”易小灵扶住了她,着急的安慰,“你不要胡思乱想,孟梁风应该只是在生气你刚才没有接他的电话,不一定是”

    “不!他一定是知道了,否则他不会吼我,他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一定是林欣,林欣刚才在医院看见我了,是不是她打电话告诉了孟梁风,她是孟梁风的顶头上司!”

    “”

    “孟梁风就这么走了,他是嫌弃我了,他嫌弃我脏了,是不是?”文雨佳惊慌失措的抓住易小灵的手臂,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小灵,我该怎么办?”

    “”易小灵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看见自己好朋友崩溃的样子,就像看见曾经的自己。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双手抱着她,强忍着自己心底的恐惧,将她扶了进去。

    “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倒杯水。”

    易小灵很快就端着一杯热水回来了。

    将水杯塞进文雨佳的手里,才翻出手机,准备给孟梁风打电话。

    至少,也要知道他人现在去了哪里。

    易小灵的电话打通了,可是一直没有人接。

    文雨佳就坐在沙发上,双手用力的抱着热水杯,手指已经用力都开始发白,她却像是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不肯松开。

    双眼透着希冀的看向易小灵。

    “他可能是太生气,所以没有注意到电话响,雨佳,我们可以慢点再打。”

    “砰”

    水杯从文雨佳的手里滑落,温热的开水,溅了一地。

    她脸色苍白到几近透明,唇瓣在发抖,声音哽咽着,“小灵,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不会回来了?他知道我脏了,他接受不了对不对?”

    “”

    “我们才刚结婚,换作哪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的新婚妻子,变得不干不净,他肯定接受不了。”

    “雨佳,你冷静一点,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易小灵顾不上其他,坐到沙发上,就将崩溃的好朋友抱进怀里。

    跟着文雨佳一起痛哭失声。

    她也不知道,是心疼自己的好朋友,还是在替自己哭。

    这种无助的感觉,她一年前经历过,一辈子都忘不掉

    “嗡嗡”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易小灵一怔,连忙伸手去拿手机。

    “一定是孟梁风回电话了”她的话音刚落,瞥见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身体一僵。

    眼神变得复杂,咬着唇,呆呆的看着,一动不动。

    “小灵,是他吗?”文雨佳坐在沙发上,期盼的抬起头,看向她手里的手机。

    易小灵轻轻的摇了一下头,就见文雨佳的眼神暗了下来,双手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膝盖。

    她顾不上接严舒瀚的电话,就连忙坐到她身边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