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病房里。

    一无所知的易小灵,好不容易安抚好自己的好朋友,才出去办理出院手续。

    文雨佳身体受到的伤害不算严重,可是精神上受到的刺激却很大。

    易小灵几次想要问她事情发生的经过,都怕刺激到她,什么都不敢问。

    只知道她是跟孟梁风约好一起休假,准备去约会,谁知道半路上,孟梁风突然接到加班的通知,人就走了。

    文雨佳觉得一个人去看电影太无聊,正好约会的地方,离易小灵住的地方很近,就顺道进来,想要看看易小灵。

    谁知道到了她住的公寓,发现公寓里没有人,打易小灵的电话也没有人接。

    她没有办法,就准备先回家。

    可刚走出公寓,就遇上了一个男人,对方喝得很醉,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将她拖到了旁边的草地上,就把她侮辱了。

    文雨佳事后被打晕了,在草地上睡了一夜,是早上被晨练的老人发现,送到医院的。

    她甚至连强迫她的人,都看不清

    “雨佳,你不要太紧张,你就算不相信自己,也该相信孟梁风,你忘了,当初他追你的时候,我们渴全都见证了,他当着全系人的面保证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定会爱护你,保护你。”

    “”

    “你要对他有信心,对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有信心!”易小灵牵着文雨佳,就出了医院。

    一路上,为了不让文雨佳紧张,她拼命的说着两个人小时候的糗事。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笑我个子嫌我是个小不点,我那个时候可讨厌你了。”易小灵托着腮,气鼓鼓的看着的自己的好朋友。

    她当初为了追随严舒瀚的脚步,比同龄人早去幼儿园。

    而且不愿意读小班和中班,非要直接跳到大门,跟你她大的同学一起上课。

    她就是那个时候,认识文雨佳的。

    算起来,她们虽然是发可是文雨佳年纪比她大,所以个子也比她高。

    “我不知道你比我后来知道了,就不笑你了。”文雨佳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脸色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

    从包里翻出手机,就发现电话是自己的丈夫打来的,手一抖,手机就从掌心滑落。

    “小心!”易小灵连忙伸手替她接住了,看清上面的来电显示,抿了抿唇。

    “雨佳,要不我帮你接,问问孟梁风现在在哪里,让他回家一趟?”

    “”文雨佳说不出话,只是一直在发抖。

    易小灵见她这样,顾不上接电话,就伸手抱住她。

    “没事了,你不想接,我们就不接,反正快到家了,有什么事,一会儿见面说。”

    车子,很快就抵达了一幢小区公寓。

    易小灵不放心,亲自陪着文雨佳进去,走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刚准备鼓励她勇敢去面对,就见房门从里面拉开了。

    文雨佳的丈夫,孟梁风铁青着脸,站在门口。

    手里还拿着手机,一直在给文雨佳打电话。

    看见眼前出现的人,嘴角冷冷的勾了起来,“你还当我是你丈夫吗?”

    ps:今天完。大家不要着急,真相正在揭开,我是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