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们认识?”易小灵皱起眉,眉心拧成了一条线。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文雨佳跟林欣认识。

    “孟梁风是林氏集团的员工,在家属联欢会上,我们见过,算起来,有点渊源,我看见自己的员工家属生病了,想要来关心一下,应该不为过吧?”

    林欣笑着,抬头看向躲在易小灵身后的文雨佳。

    “文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而且你生病了,没有通知孟梁风过来照顾你吗?我记得,他今天休假,没有上班呀。”

    “小灵,我跟她不熟,我不想见她,你能不能让她走”文雨佳一听见林欣提起自己的丈夫,整个人惊慌失措的往易小灵身后躲。

    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林小姐都是这么关心下属的家属?”易小姐将文雨佳护在身后,直面上眼前的林欣,声音冷了下来。

    “当然不是,我会对文雨佳这么关注,除了因为她丈夫是林氏集团的员工,更重要的是,谁不知道她是易小姐的好朋友。”

    林欣嘴角的笑容,透着诡谲。

    见易小灵冷下脸,见好就收,朝着文雨佳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缓缓的开口。

    “既然易小姐不想见到我,那我就不打扰了。”

    林欣转身,就往病房外走,很干脆的离开。

    看见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易小灵才转过身,看着自己脸色苍白的好朋友。

    “雨佳,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人已经走了。”

    “小灵,我该怎么办,我要不要告诉孟梁风,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文雨佳被林欣一刺激,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情绪,一瞬间又崩溃了。

    双手抓着她的手臂,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先不要自己吓自己,等一下我去帮你办出院手续,我送你回家,等你见到孟梁风,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他,你们毕竟是夫妻,你要相信,不管你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嫌弃你的。”

    易小灵将痛哭的文雨佳抱进怀里,轻声的安慰。

    见她点头,才轻吐了一口气。

    没有人注意到,病房的门口,林欣原本应该离开的身影,就静静的斜靠在墙上。

    听见房间里的谈话,她嘴角微微上扬,朝着电梯走过去。

    在进入电梯之前,就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孟梁风吗?我是林欣,我现在在医院,碰巧遇见了你太太,听说,她被人给欺负了,现在情绪很不稳定。”

    “”

    “是她的好朋友在陪着她,怎么,她没有告诉你吗?”林欣拿着手机,故作惊讶的反问道。

    旋即,又兀自开口。

    “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女人遇到这种事情,总是会比较害怕,她要是怕你会介意,准备瞒着你,也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你们已经是夫妻,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有知情权。”

    林欣说完,挂了电话,走了电梯。

    目光,却落到了易小灵在的病房,眼神阴鸷。

    易小灵,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包括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