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灵儿”易海音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将她抱进怀里。

    紧紧的抱着她,就像在担心,她会一起之下,将他推开。

    他们不一样。

    他当时不是故意伤害她,事后也一直在查找她的下落,想要负责任。

    跟那些绑匪不一样。

    她不能因为他们的小公主受到伤害,就连他一起判了死刑。

    “小灵已经睡着了,她不需要你陪。”

    “”

    “我需要你,你不在,我睡不着。”易海音搂着娇妻,清冷的眸,变得幽怨。

    易海音话落,不等颜灵说话,就拉着她往外走。

    颜灵见易小灵已经睡沉,担心会吵到她,只能跟着易海音先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伸手将灯给关了,只留下床头一盏昏暗的夜行灯。

    房间里,变得很安静。

    只剩下清浅的呼吸声。

    床上的人,像是在做梦,忽然低低的呓语:“走开不要碰我”

    “啊”

    易小灵嚯的从被窝里坐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紧张的往后退。

    直到身体抵到床头,才猛地回过神,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

    这里是她的房间。

    她大口的喘着气,白皙的脸庞上,布满了冷汗。

    整张脸,透着惨白,接近透明色。

    紧紧的咬着唇,回想起刚才梦里的场景,双手用力的抓着怀里的抱枕,呆滞的坐着,直到天亮

    “嗡嗡”床头的手机,一遍一遍的响着。

    易小灵愣了很久,才呆呆的伸出手,将手机拿了过去。

    瞥见上面的来电显示,眉心微蹙。

    将电话接了起来。

    只听了两句,她的脸色蓦地一变,迅速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顾不上多想,就冲到了洗手间刷牙洗脸,换了一身衣服,往房间外跑。

    “小灵,妈妈今天约了一个心理医生”颜灵刚走到门口,话还来不及说完,易小灵就已经从她面前跑开了。

    “妈妈,我有急事,先去一趟医院。”易小灵话落,人已经消失在眼前。

    “小灵!”颜灵原本还担心,她会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意出来,正想着劝她医院接受心理治疗,没想到她才刚来,易小灵就跑了。

    看她的样子,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行,她得赶紧通知瀚瀚。

    颜灵转身就往房间里跑,拿起手机就拨通了严舒瀚的电话。

    “瀚瀚,小灵睡醒就出门了,她的样子很着急,我没敢拦她”

    易小灵一口气跑出别墅,就在路边拦了一辆车,报了医院的地址。

    车子抵达医院,没等停稳,她就径直的推开车门,朝着医院里跑。

    “小姐,车钱你还没有给呢!”计程车师傅在后面大声的吼,她惨白着一张脸回过神,连忙折回来付了车钱,才重新进了医院。

    整个人都惊魂未定的,朝着一间病房跑。

    “雨佳”易小灵推开房门,一走进去,就看见坐在床上,红肿着双眼,六神无主的文雨佳。

    看见她出现,文雨佳强忍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小灵,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