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想到是他们身边潜藏了一个不知道的高手,严舒瀚的面容,变得很冷戾。

    他不管对方是谁,他都要把人找出来!

    “易叔叔,姨姨,我能不能麻烦你们,去公寓将小灵接回来?”严舒瀚冷静下来,双手无声的握拳,薄唇微启。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不是调查真相,是陪在她身边。

    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事,他会一直陪着她。

    可是现在最不能出现在她面前的人,就是他。

    他不能刺激她

    “我们现在就去,照片的事情,易家也会一起调查,只是瀚瀚,你想好了吗?”颜灵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向严舒瀚,眼神里透着询问。

    “小灵遇到的事情,如果你无法接受,我不会怪你,可是你坚持要跟她走下去,这条路,恐怕会很难,小灵她很可能,永远无法面对你”

    颜灵强忍着心疼,将话说完。

    她当初经历过相同的事情,最能体会那种看着心爱的人,却无法靠近的心情。

    不是对方一句不在乎,她就能放下的。

    她是幸运,当初伤害了她的人,就是易海音。

    否则她也根本无法从阴影里走出来。

    越是深爱,就越是无法面对。

    尤其严舒瀚跟易小灵是青梅竹马,那种纯纯的感情,就像一张白纸,忽然被人画了浓重的一笔,这一笔,注定会成为两个人一辈子过不去的坎。

    不止是易小灵,就是严舒瀚,也无法轻易面对。

    “我只要小灵,除了她,不会再有其他人。”严舒瀚毫不犹豫的启唇,深深的看了一眼颜灵,朝着他们微微俯身,才转身离开。

    离开易家别墅,严舒瀚没有马上走。

    一个人坐到车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几次想要点着,手指却一直颤抖着,打不着火。

    最后将烟碾成一团,一拳就砸在了车子的方向盘上。

    深邃的黑眸,宛如一汪深潭,不断的翻搅着巨浪,可面容,却平静的吓人。

    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一年前,他出差,她非要跟着到机场送他的画面。

    “小老公,我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准备先听哪一个?”她一路上,都蹭在他的怀里,借着他要离开好几天,求安慰的理由,时不时的偷亲他一口,当作补偿。

    在车子靠近机场的时候,忽然笑眯眯的从他怀里抬起头问他。

    “好消息。”严舒瀚眸光一闪,想也不想的启唇。

    看着怀里狡黠的丫头,宠溺的替她顺着头发,将她柔顺的黑发缠绕在手指上,卷成一圈,又散开。

    “好消息就是,我爷爷奶奶来s市了,听说是直接到严家庄园去了,你猜猜他们去干什么?”

    “”

    老易总和易夫人已经不管事了,易家的产业,全都交给了易海音。

    能惊动他们的事情,就只剩下小灵的婚事。

    易海音不喜欢严舒瀚,死活不肯答应婚事,易小灵想要在十八岁成人礼上,跟严舒瀚订婚,只能去求自己的爷爷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