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能听见她说话……

    易小灵心里微微一动,又在他脸上亲了щww..lā

    “反正要和好了,以后想要占你便宜,只能趁你不注意了,不如现在就趁你睡着的时候,多亲两口。”

    易小灵这么一想,又忍不住在他的薄唇上偷亲了一口。

    严舒瀚像是真的睡沉了,任凭她上下其手,也没有任何反应。

    “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脱你衣服,看你胸肌了。”易小灵手先在他的额头上摸了一把。

    输完液,他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

    拔掉针头的伤口,因为他刚才太用力的抱着她,沁出了一些血丝。

    易小灵瞥见,连忙抽了张纸巾,给他擦了一下。

    下一秒,就看见他身上的衬衣都已经湿了……

    必须得换掉。

    不然穿着湿衣服睡觉,一会儿他的高烧又要反复了。

    易小灵不敢犹豫,从床上坐起来,就掀开被子,伸手去解他衬衫的纽扣。

    她动作很麻利,一眨眼的功夫,就将一排扣子全解开了。

    就在她准备脱掉他衬衫的时候,一直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嚯的睁开了眼睛。

    幽深的黑眸,定定的看着,撑在他身上,正在脱他衣服的易小灵……

    “……”易小灵手一顿。

    这个画面,有点尴尬。

    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

    他刚才又在睡觉,她就这么坐在他身边,整个人都朝着他胸前趴,双手去扯他的衬衫……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她是准备趁着他睡着,想要对他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就连她自己,都这么觉得……

    “我刚才……我不是……你的衣服都湿了,我只是想……”易小灵一紧张,整个人就开始结巴。

    解释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易小灵,你脱我衣服,是想要占我的便宜?”严舒瀚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眼神里,还透着质问。

    “我没有,我只是想要帮你……虽然我刚才是说过要摸你的胸肌,可是我脱你的衣服,真的只是为了……”

    “为了方便摸我的胸肌?”严舒瀚冷冷的打断她的话。

    “不是的!虽然是方便一点,呸!我的意思是,虽然我一开始这么想,但是我会脱你的衣服,真的是因为你的衣服湿了,我怕你会着凉,所以才好心想要帮你换了。”

    易小灵好不容易将一句话说完。

    “顺便还能占我的便宜?”严舒瀚睨了一眼她还放在他胸口上的手,挑眉道。

    易小灵:“……”

    她现在好像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严舒瀚,你扪心自问,我是那种会趁着你睡着了,偷偷占你便宜的人吗?”

    “是。”严舒瀚想也不想的回答。

    “……”简直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再见!

    易小灵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气鼓鼓的就要往走。

    要是再不走,她怕她等一下一生气,不止会扒了他的衣服,还会揍他一顿。

    “你不能走。”严舒瀚扣住了她的手腕。

    “……”

    “你趁着我睡着,脱了我的衣服,看光了我的身体,易小灵,你要对我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