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易小灵:“……”!!

    她可以直接上去将他敲晕吗?

    包管一秒钟睡着,睡得死死的!

    “易小灵,你昨天晚上把我当成抱枕,整整抱了一晚上,然后又抢我的被子,我又热又冷……”

    “我睡!严少爷,我现在就陪你睡。”易小灵不等他说完,就认命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像蜗牛一样,朝着他的床挪过去。

    内心在深刻的反省自己,昨天为什么没有把持,跟他睡在一张床上。

    什么便宜没占到,今天还当了一天的小女佣。

    喂他吃饭,给他削水果就算了。

    现在还要陪他睡……

    她堂堂的易家大小姐,居然都沦落到,要陪人睡觉的地步了……

    “你属蜗牛的?”严舒瀚看着挪了半天,都没有挪到他床边的人,皮笑肉不笑的启唇。

    “严少爷,十二生肖里,没有蜗牛。”易小灵好心的纠正。

    “那你还不快点?!”

    “……”

    忍忍忍!

    不能跟病好计较,尤其是因为她才生病的病号。

    不就是陪他睡觉吗,又不是没有陪过。

    她从小到大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陪他睡觉,反正他要是敢占她的便宜,她就双倍的占回来,看谁吃亏!

    易小灵将外套一脱,就大喇喇的躺到严舒瀚的身边。

    下一秒,就被他卷进怀里。

    “睡好,别乱动,否则后果自负。”严舒瀚盯着她,黑眸深邃的宛若一汪湖水。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在流失,他是真的困了。

    可如果她不安分,他不介意大白天的,也在睡前来点有助睡眠的运动。

    “……”莫名的,易小灵感觉到了他身上传来的危险气息,不敢再顶嘴,乖乖的窝在他怀里睡觉。

    听见严舒瀚说要听故事,信手拈来就是之前一个讲过的童话。

    “易小灵,这个故事你已经讲三遍了,换一个。”严舒瀚刚一听见开头,立马就嫌弃的皱眉。

    黑曜石般的子瞳,盯着她纠结的表情,眼底全是宠溺。

    听着她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双眼渐渐的阖上,就睡了过去。

    易小灵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等她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睡沉了。

    妖魅的脸庞,苍白如雪。

    眉目俊朗,眉心却紧拧着。

    薄唇抿着一条线,像是在睡梦中,都在思考。

    “严舒瀚?”易小灵没想到他这次这么快就睡着了,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的回应。

    她扭头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刚准备起床,就发现他双手正紧紧的抱着她。

    就像是勒着一个抱枕一样,她连翻个身都不行。

    易小灵皱了皱眉,伸手去抠他的手指头。

    好不容易掰开一根,自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他属牛的吗,力气这么大?

    就在易小灵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一直睡着的严舒瀚,忽然就动了。

    他翻了一下身子,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

    强健的双臂,像是要将她勒进自己的身体里。

    易小灵本来就瘦,身上没有几两肉,被他一勒,只觉得骨头都要被勒碎了。

    “严舒瀚……”

    “小媳妇,别走……别丢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