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严舒瀚看着她的背影,双手缓缓的撑在床上,坐了起来。

    嘴角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忍不住捂住嘴,轻咳了两声。

    唇色一瞬间就白了。

    该死的,他为了逼真,让自己吹了一夜的冷风,这下好了,好像演过头了。

    等医生过来的时候,严舒瀚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易小姐,严少爷的高烧出现了反复,我再给他试试退烧针,要是一会儿烧没退,就要马上送医院了。”

    医生检查过后,面色严峻的开口。

    “我没事,只是小事,输个液睡一觉就好了。”严舒瀚被吵醒,眯开黑眸,淡淡的启唇。

    不以为意的语气,像是根本没有将自己的病情放在心上。

    易小灵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他觉得没事就没事,死了正好,这下不用演情侣了,我这叫丧夫,可以自由恋爱。”

    “你敢!”严舒瀚一听见她的话,顿时就要坐起来。

    “你要是死了,我有什么好不敢的。”易小灵冲着他大眼瞪小眼。

    “易小灵,你很担心我?”严舒瀚愠怒的面容,蓦地变得冷静,嘴角甚至还勾起一抹笑意,戏谑的盯着态度反常的易小灵。

    在玫瑰庄园的两天,她的天性像是得到了解放。

    准确的说,是从他们决定演情侣开始,她就变得不一样了。

    就像是回到了她出国之前的日子。

    她喜欢黏着他,跟他斗嘴。

    只要他一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她就会大发雷霆。

    明明担心他,气鼓鼓的想要骂他,却偏偏要装作不在乎,阴阳怪气的挤兑他。

    这就是他的小媳妇……

    爱惨了他的小媳妇。

    “谁说我担心你,我只是担心你出事了,是被我害的,到时候,我没有办法跟严叔叔和姨姨交代。”易小灵鲠直了脖子,替自己辩解。

    说完,像是担心严舒瀚不相信她的话,扭头就看向医生。

    “你给他打针吧,要是一会儿烧不退,不用去医院了,直接通知严家的人,来接他回去,我才不管他!”

    易小灵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

    双手抱着肩,面色不悦。

    “这……”医生看着赌气的两个人,硬着头皮上前给严舒瀚输液。

    “易小姐,大概得要等一个小时左右,辛苦你看着了。”医生嘱咐完,连忙拎着药箱,脚底抹油溜了。

    房间里,只剩下严舒瀚和易小灵两个人。

    刚刚的小争执,让两个人都沉默着,没有开口说完。

    房间里的气氛,莫名变得有些压抑。

    输液管里的液体,一点一点的流进严舒瀚的身体里,安静的环境,很适合入睡。

    “易小灵,我困了。”严舒瀚盯着她,薄唇微启。

    幽怨的目光,像是在责备她欺负一个病号。

    “困了就睡觉,关我什么事。”易小灵想也不想的低吼,吼完,瞥见他苍白的脸色,又忍不住补上一句,“我会替你看着药水的。”

    “我想抱着你睡,你不睡在我身边,我睡不着。”严舒瀚眸光一闪,厚颜无耻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