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易小灵……”

    一整天,易小灵都被呼来喝去,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媳妇一样,照顾严舒瀚。

    一会儿他渴了,一会儿他饿了。

    一看见她脸上有一点不耐烦,他就会立马捂住额头,问她自己是不是又发烧了。

    光说发烧也就算了。

    他还会在后面补上一句:“我可怜,某人昨天晚上睡觉抢了我被子,一点都不分给我,吹了一晚上的冷风……”

    那虚弱的样子,他幽怨的语气,活像是被虐待了一整晚。

    偏偏易小灵一点都不记得,她昨天晚上睡着了是什么样子。

    她喝醉了,一觉睡到天亮,睡得可香了。

    睡醒,就发现他病了。

    现在被他指控,她想要否认,都没有底气。

    只能继续被他奴役……

    “水果切好了,你是想要吃苹果,还是想吃点梨?”易小灵端着一碟水果,走到他面前,开口问。

    “脸上的笑容不够真诚,你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奴役了你,吃不下。”严舒瀚瞥了她一眼,鸡蛋里挑骨头的启唇。

    “严少爷,能伺候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一点都不觉得被你奴役了。”易小灵一怔,嘴角扯出一抹笑,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看你这么爱我的份上,先来一块苹果吧。”严舒瀚随手一指,手却没有去拿水果,而是径直的张开嘴,示意易小灵喂他。

    “严少爷,你是发烧,不是残废,应该可以自己用叉子。”易小灵努力的保持着笑容,慢悠悠的补充。

    “我突然觉得有点头晕,你说是不是我又烧起来了?算了,我还是自己吃吧,谁让我倒霉,被某人欺负了一晚上……”

    “打住!我喂你。”易小灵拿起叉子,将一块苹果塞进他的嘴里。

    这才总算让他停了下来。

    喂他吃完水果,他大爷又开始觉得不舒服了。

    “房间有些闷,把窗打开。”

    “易小灵,我有点无聊,你给我讲几个故事。”

    “我睡不着,你给我唱首歌。”

    “……”

    易小灵坐在床边,看着得寸进尺的男人,嚯的站了起来。

    刚要发作,他的手已经按上了额头。

    “我头有点疼,你要不要摸摸,我好像又烧起来了。”严舒瀚黑眸微闪,落寞的看着她。

    “你最好能烧死,不然等你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易小灵咬牙启齿。

    手还是不放心的摸向了他的额头。

    刚发现温度好像有点高,正准备叫医生,严舒瀚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用力的一扯,径直的将她扯进怀里。

    双手一抱,易小灵整个人就趴在他身上,跟叠罗汉一样。

    “光摸额头感觉不出来,你抱抱我,就知道我烧的有多严重了。”

    易小灵:“……”!!

    体温还能这样量?

    他是在逗她吗?

    可开玩笑归开玩笑,易小灵看着他发白的俊脸,还是连忙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换着手,重新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真的又烧了,你怎么不早说!”易小灵脸色一变,转身就朝着门外跑,惊慌的神色,泄露了她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