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医生很快就来了。

    替严舒瀚检查完之后,眉心皱了皱,扭头就对着易小灵吩咐。

    “严少爷的病情不轻,高烧烧的很厉害,我先给他打一针退烧,要是一个小时内,烧没有退的话,就要送医院了。”

    “这么严重”易小灵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扭头看向严舒瀚的目光,变得紧张。

    “我能做什么吗?”易小灵看着挨了一针,就开始睡觉的严舒瀚,抓着医生的手臂问。

    让她这么干等着,她一刻都坐不住。

    “易小姐学过物理退烧吗?你可以用湿毛巾来替严少爷降温。”医生提醒道。

    闻言,易小灵转身就进了浴室,拧了湿毛巾出来,替严舒瀚冷敷。

    “瀚哥哥,你觉得好点了吗?”

    “”

    “瀚哥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

    “瀚哥哥,你不要吓我”易小灵看着人他虚弱的样子,眼眶一下就红了。

    从小到大,只有她生病,严舒瀚照顾她的时候。

    在她眼里,他就像是神,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也不会生病。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在自己的面前病倒了。

    易小灵刚一开口,眼泪就唰的掉下来了。

    等她回过神,就抓过床头的手机,着急的想要给家里打电话。

    “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严舒瀚一瞥见她翻开的电话号码是夏长悦,顾不上装睡,伸手就按住了她的手机。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精神,他顿时又轻咳了一声。

    “小灵,我有点难受,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

    “好。”易小灵一听见他的话,立马擦了擦眼泪,就开始给他讲故事。

    一个故事讲完,见他还没有睡着,就继续讲第二个。

    就连严舒瀚让她躺到他身边,她也毫不犹豫就躺了。

    抱着他,像哄孩子一样,将他哄睡着。

    等他睡着,易小灵从床上爬下来,转身就朝着厨房走过去。

    研究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做饭的想法,转身去吩咐人买粥。

    粥送过来的时候,严舒瀚正好睡了一觉醒过来。

    瞥见易小灵没有在房间里陪着他,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

    下一秒,瞥见她手里端着粥碗,脸色又缓和了。

    “你煮的粥,能吃吗?”严舒瀚挑眉,一脸质疑的问。

    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不是我煮的,我不会煮,怕黑暗料理会加重你的病情,就让人去买了。”易小灵好心好意的解释,谁知道她说完,他的脸色更黑了。

    “买的?易小灵,你有没有诚意?”

    易小灵:

    他到底是嫌她笨,还是根本不想喝?

    饿死他算了!

    “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过来喂我。”严舒瀚冷哼了一声,朝着她张开嘴。

    呼来喝去的语气,就像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女佣。

    易小灵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可一想到他现在是病号,又决定忍了。

    生病嘛,脾气都比较大。

    “易小灵,你想要烫死我?”

    “易小灵,我想喝水”

    ps:今天八更完,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