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奥德维特立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让她会突然害怕成这个样子?

    严舒瀚眼神变得冷冽。

    “小媳妇,看清楚,我是你的瀚哥哥,我不会伤害你。”严舒瀚强制的将她拉到自己面前,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

    “唔!”易小灵像是认出他,对上他阴沉的黑眸,眼底透着错愕,她双手攥着他的衣襟,很快,又想起什么,着急着想要推开他。

    严舒瀚紧紧的抱着她,不让她有后退的机会。

    她不是说他霸道,他就霸道给她看。

    一个吻,榨干了易小灵肺里的空气。

    她整个人有些懵的靠在他怀里,呆滞着双眸,定定的看着他,像是分不清,他到底是真的出现在她面前,还是她在做梦。

    “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

    “易小灵,听着,我让你喜欢,全世界唯一能喜欢我的人,只有你!”严舒瀚捏着她的下巴,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郑重的语气,就像是面对满天神佛许下的诺言。

    见易小灵没有反应,他长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侧脸。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时候,你们班上有个女孩很喜欢我,说要给我当小媳妇的时候,你说过什么吗?”

    “……”

    易小灵一怔。

    脑子明明一片混沌,可是听见他的话,熟悉的画面,却奇迹般的掠过眼前。

    伴随着她嚣张的话语。

    “瀚哥哥是被我易小灵一个人承包了的,谁都不许抢,他要是敢娶别的女人,我就……我就赖着他不放!”

    她当时年纪小,第一次遇见情敌,憋红了脸,才放出了一句狠话。

    当时她说完,易海音正好到学校接她放学。

    听见她要赖着严舒瀚不放,脸当即就给了,将她拎回去,关了一晚上的禁闭。

    可易海音关的住人,关不住心。

    第二天,她趁着管家不注意,就偷偷的溜出别墅,跑到严家庄园找严舒瀚了。

    人生第一次翘家,就是溜到他的房间,抱着他睡了一晚上。

    那架势,活像她一放手,他真的就会被别人抢走了一样。

    “小媳妇,我的小媳妇……”严舒瀚缓缓的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很轻的一个吻,像是担心吓到她。

    “我可以一直等你,等到你回来,可是我绝不会允许,你想要离开我身边。”严舒瀚见她双眼迷离,像是已经醉糊涂了,又冷酷的补上一句。

    “我配上你的……配不上了……”易小灵瞪着大眼睛看他,低喃了一句,下一秒,头一歪,就靠在他的胸口,睡了过去。

    配不上?

    什么意思?

    严舒瀚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有些糊涂,抱着她的手臂,无声的收紧。

    眼底掠过一抹暗光。

    等他回过神,才终于意识到,他好不容易安排好的局,想要将她吃干抹净,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面前喝醉,还像只小猪一样,呼呼大睡。

    今晚白忙活了!

    易小灵睡相不算差,只是喜欢抱着东西。

    有抱枕的时候,抱抱枕,没有抱枕的时候,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