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那我可以借用你一半的床,还有一半的被子吗?”易小灵一想到严承池的嘱咐,硬着头皮开口。

    两家集团好不容易才稳定了股价,这个时候,不能再出什么纰漏了。

    门外就有记者蹲守,只要她跟严舒瀚在一起过一个晚上,明天肯定会上报纸,到时候,集团的危机过去了,他们的任务就结束了。

    这么一想,易小灵松了一口气。

    主动的走到严舒瀚面前,给自己拿了一个高脚杯,倒了一杯红酒,喝了一大口壮胆。

    不就是跟严舒瀚睡在一起吗,他们以前又不是没有一起睡过,怕什么!

    他要给她充当免费的抱枕,是他吃亏。

    易小灵努力的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可依旧压不下心口的那股不安,不停的喝着杯子里的红酒。

    直到将杯子里的红酒喝光,她还觉得意犹未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严舒瀚看着眼前的人,像是在跟他抢酒喝,一杯接着一杯,他眸光微闪,却没有拦着她。

    有些事情,喝醉了,更好。

    易小灵胆子本来大,喝了两口酒壮胆,人就开始撒野了。

    “我先说好,我睡觉喜欢抱着东西,等一会儿我要是抱着你,你不许说我占你便宜,是你非要我留下跟你睡的。”

    “”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故意想要看我紧张的样子,才非要我跟你一起睡,我不怕你,睡就睡,反正吃亏了不赖我!”

    “”

    “你这个人呀,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了,聪明就算了,还特别霸道,你知道吗,霸道一高兴就黑着脸,要是胆小的,一准被你吓死”

    易小灵喝多了,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就开始数落严舒瀚。

    她说的起劲,见严舒瀚没说话,还伸手揪了揪他的俊脸。

    双手捧着他的脸,凑上前。

    “你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心虚吧?”易小灵呵呵的傻笑了两声,就一头栽进他的怀里。

    “你那么多缺点,可我就是喜欢你,打小就喜欢,你说我是不是傻”

    “”严舒瀚身体一震。

    他呆滞了几秒,旋即伸手镬住易小灵的肩膀,将她栽在自己胸口的身子,给提了起来。

    刚想要要她将话说清楚,就发现,她整个人都迷糊了,正打着呵欠,想要找舒服的地方睡觉。

    好戏还没有开始,这就准备睡了?

    “易小灵,给我醒醒!”

    “别闹,我今天应付瀚哥哥很累了,你让我睡一会儿。”易小灵眯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小声的嘟哝。

    瀚哥哥

    她对着他说应付他很累了?他是将他当成了谁在诉苦吗?

    严舒瀚眸光一暗。

    “易小灵,你看清楚,我是谁!”严舒瀚用力的摇了摇她的肩膀,沉下声低吼。

    “奥德奥德维特立,我跟你说过,不要吼我,你要是敢吼我,我就凑你!”易小灵说着,一拳就朝着严舒瀚的鼻子揍了过来。

    严舒瀚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手,来不及避开,鼻子就挨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