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他的鼻尖几乎跟她的鼻尖碰到一起,吐气如魅。

    “你在怕什么,嗯?”

    “”易小灵咬住唇。

    她不是信不过他,她是信不过自己。

    她已经在他面前流过两次鼻血了,万一半夜睡觉的时候,她没把持住,对他做了什么不敢做的事情,可怎么办?

    不行不行!他们绝对不能睡在一起

    “我睡相不好,会打扰你的,我还是去别的房间。”易小灵伸手想要推开他,严舒瀚却纹丝不动,薄唇反而更往她的唇靠近。

    两个人就像是在接吻,可易小灵知道,他没有亲上她。

    隔着一厘米,就停住了。

    “易小灵,你要是今天晚上踏出这个房间,我们这两天做的事情,就功亏一篑了。”

    “”什么意思?

    “房间外面有记者,你要是这个时候走出去,谁都知道,我们什么事都没有,那当初记者会上,我说过你在我家过夜的事情,就会被当成谎言。”

    严舒瀚瞥见她愣怔的小脸,慢条斯理的解释。

    “那是真的!我们没有说谎。”易小灵情绪激动的开口。

    “你知道,我也知道是真的,不过记者理解的过夜,不是你坐在我床头,给我讲了一晚上的故事,他们想要知道的,是你肚子里,有没有我的孩子。”

    严舒瀚松开手,在她面前站直,眼神幽深。

    “”易小灵嚯的瞪大了眼睛,晶莹的双眸就快瞪成铜铃,不敢置信的盯着他。

    那眼神,就像是将他当成了怪物。

    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也经常一起睡觉。

    可是他们一起睡觉,不是别人理解的那种一起睡觉

    他们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肚子里,怎么可能会有严氏集团的继承人

    “是你当着记者的面说,你人生最大的目标,就是嫁给我,给我生一窝胖娃娃。”严舒瀚嘴角噙着邪肆的笑意,将她当初说的话,又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易小灵:“”!!

    当初她是被他逼急了,迫不得已在记者面前这么说的。

    可当着他的面,易小灵现在没胆子这么说。

    万一他继续,这是不是她的心里话,她要怎么回答

    “易小灵,自己欠下来的债,就要想办法还,现在门口就有记者,你要是走出去,就等着明天记者报道我们分房睡,只是假扮情侣来度过商业危机。”

    严舒瀚话落,转身就朝着卧室走。

    没再理会,愣在门口的易小灵。

    他走回沙发前,就陷进了真皮沙发里,单手支着头,品着红酒。

    仿佛一点都不在意她是不是真的走了。

    没过多久,一抹纤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双手揪着自己的衣摆,一脸纠结的开口。

    “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借你的沙发睡一下?”

    “我房间里只有一件被子,你想要感冒?还是想要我感冒?”严舒瀚淡淡的启唇。

    “”易小灵一下噎住了。

    扭头看着洒满了玫瑰花瓣的大床,脊背莫名的发凉。

    她怎么觉得,今天晚上,哪里不对劲?

    就像是有人挖了坑,等着她往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