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就只是这些,她在国外,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吗?”严舒瀚浏览的速度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将厚厚的一叠资料扫了过去。

    挑眉看向站在面前的秘书。

    “能查到的资料,只有这些,易小姐在国外的生活,很简单也很规律,几乎没有跟什么人接触,刚去的时候,更是成天的将自己闷在房子里。”

    秘书接过严舒瀚手上的资料,恭敬的回禀。

    说到这里,秘书像是想到什么,又补充道,“总裁,据去打听消息的人说,易小姐刚出国的时候,情绪很低落,除了去学校,就是将自己关在宿舍。”

    “”

    严舒瀚眸光一暗,眼底掠过一抹深思。

    “你先回去吧,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让你查过小灵的行踪。”

    “是。”秘书拿着资料,悄无声息的离开。

    房间里变得安静。

    只剩下浴室里,不断的传出水流的声音。

    严舒瀚走回房间里,斜靠在墙面上,打量着眼前的房间。

    玫瑰庄园之所以叫玫瑰庄园,就是因为里面一大部分的花卉,是玫瑰。

    白色的床上,洒满的红色玫瑰花瓣,是庄园里每个房间的特色,只是如今配合他们两个人的情况,却莫名的多了一丝暧昧。

    她刚才跑的那么快,是以为他故意叫人安排的吗?

    严舒瀚想到她害羞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勾了勾,走上前,端起桌子上的红酒,一饮而尽。

    喜欢了十八年的女孩,就跟你在一个房间里,还在你的浴室里洗澡,是一种什么感受?

    严舒瀚现在只觉得房间里闷的喘不过气。

    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将房间里的窗户全都打开,还是觉得憋得难受。

    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她是准备一直待在浴室里,不出来了吗?

    “咔擦”

    严舒瀚刚准备进去逮人,就听见一道细微的声响。

    旋即,浴室的门,就从里面拉开了一条缝。

    随后,一颗湿漉漉的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像是做贼一样,先在房间里打量了一圈,对上严舒瀚的目光,一下就愣住了。

    憋红着小脸。

    “我忘了这是你的房间,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她在浴室里躲这么久,是因为没有衣服?

    他能直接跟她说不用穿了吗?

    反正等一下也是要脱的

    严舒瀚眸光一深,心思很诚实,身体却还是朝着房间外走,吩咐服务员给她拿一套换洗的衣服。

    “浴室里浴袍,你可以先穿。”

    “我穿好了。”易小灵听见他的话,才伸手拉开浴室的门,从里面小心翼翼的走出来。

    手还紧紧的抓着浴袍的领口。

    发现严舒瀚在看她,小脸烧红烧红的,想要回自己的房间,可穿成这样,她根本不敢出去。

    衣服很快就送来了。

    到门口拿的人是严舒瀚,他一手拿着衣服,转身就朝着她走过来。

    目光落到不敢坐下来,一直站在床边的易小灵。

    她的脸很红,连脖子都红了。

    刚洗完澡,她的头发还是湿哒哒,水珠时不时的从发尾滴下来,在她站立的地方,围成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