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段尘本以为,这一场针对李忌言的追杀,最多持续1个小时,就会结束,结果……

    第三天,已是深夜时分了,两道身影快如闪电般,在密布瘴气的林子里奔跑跳跃着。

    这一场追杀,已经持续了过两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两人穿越了无数山林水泽,跨过的距离,至少数万里。

    逃窜在前方的,依旧是李忌言,他现在的模样,已经不能用凄惨来形容了,右臂无力垂下,由天地之力交织成的华贵白衣,变得破烂不堪,全身都布满了狰狞的刀口,金色的血液还在不断从伤口里渗出来。

    他身上所散出来的天地之力,已经很稀薄了,即使天人境的强者,生命极为的顽强,他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了。

    饶是如此,他的表情依旧漠然,这两天多的时间里,他无数次逃过段尘的必杀攻击,他冷静得令人指,就像是一台永不休眠的机器一样,自始至终,都没犯过哪怕最微小的一个错误。

    在李忌言身后数百米远的地方,段尘咬着牙,穷追不舍。

    段尘现在的样子,也显得灰头土脸,李忌言就好似一条隐于林中的毒蛇,作为猎人的他,想要追杀一条毒蛇,就必须要做好承受这条毒蛇反噬的准备。

    在段尘的身上,也存在了十来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最长的那一道剑痕,深深刻印在了他的胸腹部位,那是他一个不慎,被李忌言算计了,李忌言反扑的那一剑,有着绝强威力,足以斩断山脉截断河流,如果不是他神识强大,提前预感到了危机,及时进行了闪避,只要慢了哪怕oo1秒,他就会被整个切成两半,身死当场!

    追杀李忌言,就好似是在追杀一条浑身剧毒的妖蛇,又似在刀尖上跳舞,一个不慎,就是身死被反杀的下场。

    因此,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段尘的精神,就像是一根弦,自始至终都绷紧到了极限!

    精神持续的绷紧,体力也严重被透支,天地之力虽然可以从周围的空间里摄取,但跟不上消耗的度,也变得越来越少了。

    段尘真的很想找个地方,倒头就睡,他实在是太累了,这两天多的时间,对他来讲,就像是过了一年那般漫长,他感觉实在是太累了。

    但他不能睡去,因为在他前方,李忌言还未死,虽然模样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凄惨,但他活蹦乱跳的,比山林里的妖猿还要灵活!

    这一漫长的夜晚,两人一追一逃,又跨越了上万里的距离,期间,两人之间一共交手了21次,李忌言变得更凄惨了,他的左臂被段尘抓住机会整个的斩了下来,一只脚也被段尘几乎斩断,差点从身上脱离。

    至于段尘,情况比李忌言要稍好一些,但也很不妙,又经过了一整夜高强度的追杀,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无处不在刺痛,脑袋中存在了强烈的眩晕感,高强度作战的后遗症,已经开始爆出来了,令他的实力,不断被削弱。

    ‘这个李忌言,真特么是一个怪物!’段尘在心里暗骂,将脑袋里的阵阵眩晕感觉强压下去,咬牙继续追击!

    在他的视野边缘处,存在了并不影响他视觉的半透明小字:“追杀令任务倒计时:7小时。”

    这代表着,追杀令任务,已经来到最后的7小时时间了,7小时之后,任务结束,系统将结束对李忌言的追杀,也不会再对玩家提供李忌言的模糊坐标了。

    段尘收回了看向倒计时的眼角余光,他忽然感觉脑袋里,再次传来一阵强烈的眩晕感。

    这股眩晕感,只用了不到o1秒的时间,就被段尘给强行压了下去,然后,段尘的身影就突然悬停在了半空,一双眼睛陡然间睁得老大!

    仅仅不到o1秒的时间而已,李忌言就从他的所有感知中完全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了一样!

    想到李忌言如果逃脱的后果,段尘整个人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整个人也变得清醒了许多,他就这样站在半空,大脑高运转了起来。

    在系统地图里,代表着李忌言模糊坐标的那个光点还在,与代表段尘的光点重叠在了一起,就便意味着,李忌言一定还在这附近,他一定是躲藏起来了。

    可是,段尘全力散出去的草木有灵探查之力,覆盖了方圆数千米的空间,这片空间里的所有一切,都映入了段尘的脑海之内,其中却找不到李忌言的踪迹。

    段尘的脸色一时间变得极为难看。

    李忌言对于天地之力的掌控,实在是太恐怖了,几乎可以将自己完全融入到这片天地里去,他在高移动的时候,段尘想要锁定他的位置,都极为困难。

    而他一旦静止,他的身影就将彻底融于自然,段尘根本就无法通过草木有灵的探知,寻找到他的位置!

    这种感觉,让段尘几欲抓狂,按道理来讲,掌握有草木有灵的探查之力,山林应该是他的主场,只要草木有灵的探查之力一散出,任何躲入山林的敌人,在他眼中都会无所遁形。

    可李忌言却不在此列,草木有灵的探查原理是,通过草木的感知,来探查草木周围的异常,可李忌言在完全静止之后,可以将自己完全融于这片天地,因此,在草木们的感知里,李忌言可能是一株树,可能是一根小草,也可能是一片虚无的空气,在它们看来,李忌言很正常,没有半点的异常之处!

    ‘李忌言躲在哪里,他到底躲在哪里!?’

    段尘整个人在这片山林的上空不断闪烁着,他咬牙切齿,恨不得仰天长啸,用以泄心中的愤怒,但他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理智告诉他,出任何声音,都是无意义的,不仅无意义,还会对他的感知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扰,这样的话,想要寻找到李忌言的踪迹,将会变得更难。

    数秒之后,天空中的漫天残影消散,段尘又悬浮在了半空,一双眼睛里布满血丝,有两道宛如实质的金色光芒自他眼中射出,扫视下方处的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