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随着李尘的默念,就算是从外面,也能清晰地看到,李尘的皮肤,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开始变成了红色。

    而且,这种红色并不是血液的那种红,而是仿佛被开水烫过一般的红。

    甚至于,就连李尘的身体,也开始冒出了一缕缕轻烟。

    这是他真正地开始燃烧起了自己的血液。

    李尘很清楚,面对云苍龙这样的强者,跨越两阶的战斗,自己不能再有丝毫的留手。

    虽然就算这样,他很可能最后还是死,但是,对他来说,能多撑一会,总是好的。

    随着天之血的燃烧,李尘的气息也开始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攀升了起来。

    而同一时间,李尘的身体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在这一刻,李尘的皮肤下的血肉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自主的蠕动了起来。

    而他的身体,也开始了膨胀。

    不一会,李尘就化身成为了一名两米多高的巨人,身上的肌肉也由之前的均匀变得鼓胀了起来。

    这一刻的李尘,再次完成了当初在苗寨对战万蛊时的状态。

    又是一张底牌!

    他知道,现在他所面对的是云苍龙!焦热级强者,再隐藏实力,那就是找死。

    “最后,就只剩下你了。”

    李尘看向了手中的红月。

    这把刀,不知不觉间,已经陪伴了他很长的时间了。

    当初,李尘将这把刀当成了一个危险的妖孽,甚至将其锁起来,不敢轻易动用。

    但是这一路走来,这把刀成为了他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自己,但是,我相信你。”李尘看着手中的红月,突然喃喃自语道。

    当李尘真正将红月祭炼成为自己的专属兵器的时候,在红月上发现了和寒霜相同的封印。

    只不过,这封印相比起寒霜来,要隐蔽和强大的多。

    但李尘在看到那层封印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在封印下那无比磅礴的力量。

    那力量,按照李尘的估计,甚至足以将一名众合级的强者直接撑爆。

    所以,他一直没敢动那一层隐藏在红月深处最隐蔽的封印。

    但是这个时候,他明白,自己该解开它了。

    一滴鲜血落在了红月的刀刃上,在没人看见的地方,这一点鲜血渗入了红月的内部,直达最深处。

    在红月的最深处,有着一张肉眼看不见的门。

    而门上,贴着一张血红的符咒。

    李尘的这一滴鲜血,就在这个时候,滴在了那符咒上。

    “嚓嚓……”

    符咒上出现了一条条裂纹,然后,瞬间崩毁。

    门开了。

    李尘在这一刻,骤然感觉浑身刺痛,这种剧痛,比之他以前所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都要痛苦的多。

    就连他,都忍不住在这一刻单膝跪倒了下来。

    依靠着一只手撑住了红月,才没有整个人趴下。

    但是剧烈的疼痛,却让他浑身开始抽搐了起来。

    一滴滴鲜血从他的皮肤下渗出。

    血珠越来越多,到最后,竟然差不多将李尘整个人都覆盖了。

    可是,因为皮肤的高温,这些血液也并没有凝结,而是顺着李尘的身体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最后,被红月吸走。

    云苍龙微眯着眼睛看着李尘,他对自己有着充足的自信,所以才任由李尘做准备,不然的话,其实在刚才他就可以直接出手击杀了李尘。

    但是随着李尘身上所发生的诡异变化,云苍龙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这小子,区区一个号叫,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庞大的修为气息?”云苍龙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而且,似乎不止是修为的气息,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最终云苍龙还是将这种不安压在了心底,以他焦热级强者的气度,既然决定了让李尘完成准备,就不会反悔。

    虽然这句承诺他并没有说出口,但是在他看来,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再更改了。

    “让您久等了!”

    一道宛如野兽般的低吼声从李尘的口中传出。

    这个时候的李尘,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恐怕根本就无法认出是他了。

    不单单外貌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连身上的气息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光是看着他,就感觉有无穷无尽的疯狂气息正在朝着人扑来一般,无比的骇人。

    而更加可怖的是,此时的李尘,头顶上竟然多出了一根宛如完全由鲜血凝结的猩红独角。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恶魔。

    没错,任何人看到此时的李尘,第一个联想到的,肯定是恶魔,而且还是传说中的……血魔!

    虽然云苍龙也感觉到了,李尘现在的气息已经完全超越了常规意义上的号叫级,但是他还是觉得李尘,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是焦热级强者的自信!

    “来吧,小子,让我看看你的藏起来的獠牙,到底有多锋利。”云苍龙朝着李尘挥了挥手。

    “好的。”咧了咧嘴,李尘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恶的狞笑,下一刻,他的身体一晃。

    “铛!!”

    一道巨响从云苍龙的面前骤然爆发,云苍龙举着手臂,整个人飞退了出去。

    而李尘之前所站位置,残影竟然到这个时候才缓缓消散。

    他的速度,在这一刻快到了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极限。

    收回了手臂,看着上面的一道狭长痕迹,云苍龙的眼神变得凝重了起来。

    李尘也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握住红月的手中,虎口已经完全崩裂了开来,但诡异的是,却并没有多少鲜血流出。

    而且,那撕裂虎口的伤痕,竟然以一种极为惊人的速度恢复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云苍龙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太小看这个年轻人了。

    然而,很快云苍龙就发现,李尘的脸色有些不对。

    作为一名老牌强者,他自然能够从人的表情中分辨出一些不同的地方。李尘的表情现在的确十分的邪恶和狰狞,看上去相当的骇人。

    但是这狰狞中,更多的似乎是因为正在忍受着强大的痛苦。

    “妈的,想不到红月的这层封印这么猛,连我的身体都有点承受不住了。”李尘在心中怒骂了一声,但是眼神却仍然没有丝毫变化,死死地盯着面前的云苍龙。

    “我就不信了!”在心中低吼了一声,李尘的脸色越发的狰狞了起来。

    “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兵器了,作为你的主人,我怎么可能连一把兵器都控制不了?”

    “再来!”

    “血怒!”

    “嗖——”

    李尘的身体再次化作了一道流光,骤然朝着云苍龙冲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云苍龙显然做好了准备,不会再让李尘轻易得手了,一只手臂朝着李尘手中的红月挡了过去,而另外一条手臂,则是化作了一颗炮弹,骤然朝着李尘的胸口轰击了过去。

    “出鞘!”

    “滋——”

    李尘的速度,在这一刻竟然再次加快了一分,躲过了云苍龙的一拳,刀刃切开了空气,朝着云苍龙的喉咙切割而去。

    “嗯?”

    在感受到李尘的速度再次加快的一刻,云苍龙也在瞬间做出了应变,全身真气骤然爆开,焦热级的修为在这一刻展现无疑。

    虽然李尘已经是号叫级强者,而且在多重的加成之下,此时更是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号叫级的层次,但是在焦热级强者的威势下,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反抗地被震飞了出去。

    “轰!!”

    地面被李尘庞大的身体给砸出了一个大坑。

    他甚至都听到了自己身体内传来的令人牙酸的骨折声。

    但是很快,他却再次从坑洞中爬了出来,身体上的伤口也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修补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能力?”见到李尘竟然这么快就将伤势恢复了过来,就连他也不禁在心中涌起了一股无奈。

    武者受伤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丹药就成了武者追捧的东西。尤其是那种对于重伤者能起到奇效的救命丹药,更是无比珍贵。

    但是看李尘的样子,他似乎根本就不需要那样的丹药。

    这样仿佛杀不死的家伙,还是云苍龙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见。

    如果李尘再弱一点,他直接将其撕成碎片就完事了,他就不信变成碎片还能重新复活……

    “等等!撕碎?”

    云苍龙的眼中骤然闪过一抹浓郁的杀意。

    他已经没有要留手的意思了,原本,他还觉得抹杀了一个还未成长起来的武者界天才有些可惜。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如果这也能叫没成长起来的话,那么整个华夏,恐怕就没有几个成长起来了的武者了。

    “红月这最后一层封印‘血怒’的确厉害,就算是云苍龙这样的焦热级强者,都能让我在短时间里拥有一拼之力。”

    李尘暗红色的双眼瞳孔收缩:“但是同样的,这样的状态对于身体的消耗也极大,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就算是超速细胞再生也跟不上我身体细胞死亡的速度了。”

    “速战速决?不行!如果对方是号叫……甚至就算是大叫级,我也可以拼一拼,但是对方是焦热级强者,想要速战速决击败他,是完全不可能的。”李尘的脑中快速的计算起了方法。

    “那么,就只有想办法重创他了。”

    “要重创他的话……”李尘的眼中精光一闪:“就只有那一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