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拔刀的特点,跟它的谐音一般,相当的霸道,可斩一人,可斩千人!

    而出鞘的特点,就在于一个快。

    目前的李尘,最快的一刀可以说就是出鞘了。

    这一刀之快,尤其是在于镰最尴尬的时刻,根本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反应,就被李尘一刀斩过。

    在于镰的脖子处,出现了一道细线。

    有些艰难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逐渐,于镰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无奈和惆怅。

    “没想到,最后我还是死在了你的手里。”到了这个时刻,于镰的脸色却显得意外的平静。

    地级强者的强大生命力,让他并没有在瞬间死亡,但是他的生命力,却在以一种惊人的度在流逝着,而且这种流逝,无法挽回。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你跟你爹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的好感。因为在我看来,你们这些人,是不会懂的我们这些依靠着自己力量,慢慢从散修一步步爬起来的艰难的。”于镰看向了李尘,轻声说道。

    李尘摇了摇头,没有辩解。他是怎么修炼到今天的实力的,只有他自己清楚。

    “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于镰开口道:“没有人能够凭空得到力量,拥有多大的力量,就必须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以前,只不过是我一直不努力,还为自己的不努力找借口而已。”于镰的眼神越的黯淡了下来:“这一点,是我在看到你之后,才明白过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不会这么容易倒下。如果能够死在一个将来武者间的最顶级强者的手中,我这算不算也是一种荣耀呢?”于镰自嘲地笑了笑。

    李尘没有再回答于镰的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端木无量。

    因为在说完刚才那句话之后,于镰身上的气息,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而他脖子处的那一道细线,也在瞬间崩开,变成了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李尘的这一刀,完全破开了于镰的防御,切开了他的喉咙。

    哪怕是他的实力再强,受了这种伤,也别想恢复过来了。

    “你……竟然杀了于镰?”端木无量的眼神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然你以为呢?”李尘淡淡地开口道。

    他将两人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杀这两人的,两人不死,李尘心中的怨气难平。

    哪怕李尘知道在幕后肯定还有其他人在主使,但他不杀两个人,他心中的那股怨气,没办法消散掉。

    地级武者,追求的就是一个念头通达,才能更好的感悟。

    不知道什么时候,端木无量握住锁链的手中,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的性子的确有点疯,但是疯却不代表着不怕死。

    原本在他看来,自己和于镰联手,就算李尘的实力再强,两人也能够应付,但没想到的是,于镰竟然这么快就死了。

    而且看起来,于镰的实力似乎比自己还要强!

    那么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又该怎么面对面前的这个怪物一般的青年呢?

    李尘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思考时间,在端木无量还在思索的时候,李尘就已经再次出手了。

    身形在一瞬间化作了一道血色的流光,冲向了端木无量。

    看到面前突然出现的影子,端木无量心中已经,下意识地一挥手中的锁链。

    锁链重重地砸在了地面,出了一道巨大的轰鸣声。

    然而,在他的面前,却空无一物。

    空中飘散的,只有飞扬的尘土和红色的……头?

    几乎没做任何的想法,端木无量快地将锁链在自己的身边绕了一圈。

    “铛!!”

    一声巨响从其身后传来。

    红月直接斩在了锁链上,并且靠着锁链撞在了端木无量的后背上,端木无量的身体在一瞬间就被轰飞了出去。

    “咚!!”

    重重地撞在了一棵几乎需要四五人人合抱的大树上,端木无量感觉浑身的骨头一阵酸,眼前差点一黑,身后的大树也猛然一震,大片的树叶被震落了下来。

    “好……强!”

    之前有于镰的牵制,还没怎么感觉到,直到这个时候,只有他一人的时候,他才清晰地感觉到李尘的强大。

    李尘平静地看着端木无量,一头血色长在随风飘荡着,平静的眼神中带着没有丝毫掩饰的杀意,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端木无量仔细地思索了一下,却悲哀地现,在李尘那堪称诡异的度下,自己竟然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我必须死吗?”看着李尘,端木无量咬了咬牙,开口问道。

    “你必须死。”李尘点了点头:“我不会说什么做了什么事情就要付出什么代价……这只是因为我想杀你而已。”

    “而你,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必须死。”

    李尘的眼神像是看死人,语气也宛如在陈述一件很简单的事实。

    听到李尘的话,端木无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惨笑。

    李尘说的的确很有道理。

    没有什么大义和因果,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李尘想杀他,而他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反抗,所以,他死定了。

    惨笑,突然转变成了疯狂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端木无量的笑声显得有些歇斯底里:“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的啊。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弱者,就只能去死!”

    “不过,想杀我,不拿出点真本事来,可是会被我反咬一口的哦。”端木无量的眼中满是疯狂。

    在这一刻,他竟然没有再躲避,而是主动朝着李尘冲了过去。

    看到端木无量这诡异的举动,李尘的眉头不由地皱了皱。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这个家伙敢这么冲向自己,难道是有什么准备?

    “不好!”

    仿佛想到了什么,李尘的脸色骤然一变。

    一瞬间,李尘将感知力放到了最大。

    果然,端木无量的身体内,在这一刻涌起了一阵远他现在实力所能出极限的恐怖能量。

    “想自爆?”李尘的脸色一沉:“哪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