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看到从房子里走出来的人是李尘,两人的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不知道是叹息开始庆幸,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同寻常的色彩。

    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就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见到那个人。

    哪怕是自己已经被遗忘。

    这种感慨的神色并没有持续多久,两人的脸色就已经变冷了起来。

    这的确是一个陷阱,一个并不怎么高明的陷阱,但他们两人却都上当了。

    这意味着,这个陷阱虽然不高明,但实际上还是有作用的。

    “李尘!”这个时候,于镰突然开口道。

    “李尘?”端木无量看了不远处那名手持着一把血色刀刃的青年一眼,随即朝于镰开口问道:“他就是李尘?”

    “没错。”于镰点了点头:“我之前和韩觉见过他,所以我能确认。”

    端木无量闻言,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没想到他竟然事先一个人跑了出来。只不过,这家伙实在是蠢,这么好的运气跑出来,不干别的,却非要把我们给引过来,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来,他是不能陪他那些可爱的属下一起死了。”于镰同样冷笑了一声,朝端木无量传音道。

    这个时候,端木无量跨前了一步,看着李尘,冷笑着说道:“你刚才说,你等我们很久了?你在这里等我们,是想做什么呢?”

    李尘轻弹了一下手中的红月,没有说话,因为他身上的杀意已经将他的目的给表露无遗了。

    “叫你的人全都出来吧,不然的话,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我们两个?”端木无量的目光朝着周围一扫,傲然说道。

    “没有别人。”李尘摇了摇头:“杀你们,我一人足以。”

    “好狂妄的口气!”于镰冷声说道:“小子,难道你忘了,不久前差点就被我给擒住了么?如果不是罗毅那老家伙出现,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们说话?”

    李尘摇了摇头:“我说过了,没有其他人,对付你们,我一人,足以。”

    李尘的话音刚落,一股澎湃的气势猛然从其身上爆发了出来。

    夹杂着杀意的号叫级气息,宛如突然刮起的狂风一般,朝着两人疯狂的冲击了过去。

    “号叫级?!怎么可能?这小子上次见面的时候还只有众合级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号叫了?”于镰感受着这股恐怖的气息,脸色猛然一变。

    端木无量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不过在这个时候,却还是扭过了头看向了身边的于镰,不屑道:“号叫级又怎么了?你怕了?”

    于镰冷哼了一声,却没有跟端木无量争论,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跟这个家伙争论起来,他能没完没了。

    而且,现在显然并不是争论的时候。

    虽然没有正式跟李尘交过手,但是从他所收集到的那些资料中,他也能侧面了解到一些关于李尘的实力了。

    这小子,绝对是一个不亚于当年他老子那样的怪物!

    在于镰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住了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竹制细剑。

    说是剑,这根细细的柱子更像是一支放大版的毛笔。

    在竹剑的一端,还有着一把茂密的白色不知名毛发。

    而端木无量的手中,也多出了一条造型奇特的锁链。

    “看来,你们似乎已经做好准备了?”李尘看着两人,眼中的杀意没有丝毫的掩饰。

    “在开始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李尘突然说道。

    “前段时间,你们是不是将秦轮回和李星轮约了出去?”李尘平静地问道。

    三爷爷和四爷爷现在也不知道下落,二爷爷也没有解释,只说两人有事,但是李尘心中却不可能不担心两位老人。

    “果然是为了那件事情吗?”端木无量晃动了一下手中的锁链,随即开口道:“没错,秦轮回和李星轮的确是我们约出去的。虽然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事情,但是似乎是为了干掉这两个老家伙。怎么样,他们现在死了吗?”

    说话的时候,端木无量还忍不住冲着李尘露出了一个嘲笑的表情。

    “他们没死。”李尘摇了摇头,算是确定了心中的疑问:“不过,你们现在就要死了。”

    “笑话!”端木无量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锁链晃动了一下,发出了一阵碰撞的清鸣声,就要抢先出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尘却已经先出手了。

    “出鞘!”

    “咻——”

    于镰和端木无量只听到一道刺耳的破风声,下一刻,两道腥红如血的刀芒就已经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好快!”

    两人同时心头一凛,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防御。

    号叫级的真气震荡,与血色刀芒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两人就同时倒退了出去。

    “噌噌噌……”

    端木无量退出了七步,而于镰则是整整退了十三步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再看向李尘的时候,两人的眼中同时出现了骇然之色。

    两人全力防御,竟然还是被震退了这么长的距离。就算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的确是小看李尘了。

    虽然是同级,但是初入和在这个等级停留了多年的武者,实力仍然还是有差距的。

    在两人看来,就算李尘真的突破到了号叫级,应该也只是刚突破没多久,而两人作为资深的号叫级强者,却没想到李尘的这一击攻击竟然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看到两人变得谨慎起来了的脸色,李尘手持着红月,身子微微压低,身体绷紧,宛如一张即将发射的长弓一般。

    “别着急,没什么好惊讶的,因为现在,也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重点,还在后面呢!”

    在确定了两人的确参与了那件事情之后,李尘就再也没有丝毫要留情的想法了。

    这两个人,自己必须要杀!

    所以。

    “现在,我们正式开始吧。”李尘的眼中闪过了一道血光,身形一闪,直接朝着两人冲了过去,手中的红月化作了一道血色的弯月,朝着两人力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