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们先聊,我突然想起还有一味新药最近在研究,先过去看看。”姜太升看着身边的两人,开口笑道。

    没等两人回答,姜太升就直接迈步离开了这里。

    姜太升不太擅长交际,他虽然也有着地级的实力,但他的本职工作,却还是一名药师,一名来自药师家族的药师。

    但虽然是药师,却不代表他傻,当看到李尘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就明白,李尘要找白飞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而且,在看到了李尘和白飞狐两人的表情之后,他就更加确定了两人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因此,他也就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想法。

    “那就不送了,等我和李老弟聊完再去找你。”白飞狐朝着姜太升挥了挥手。

    姜太升点了点头,笑着离开。

    随即,白飞狐看向了面前的李尘。

    而李尘也正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眼中都有古怪之色闪过。

    毕竟,经过了前面的一次见面,两人算是都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了。

    在白飞狐的印象中,凯瑟琳是聪明人,但是聪明归聪明,凯瑟琳说到底也不是华夏人,更不能算是华夏武者,对于武者间的一些弯弯道道还是了解的不够。

    但是李尘就不一样了,他不但是一个华夏人,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华夏武者,甚至,还是一个天赋极高的天才华夏武者。

    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白飞狐这只老狐狸也不敢疏忽。

    “不知道李老弟这次来找老哥,是有什么事情呀?”白飞狐看着李尘,笑吟吟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太要紧的事情。”李尘点了点头,同样笑道:“就是想问问,白老哥跟您的那些弟子们,这段时间在这里,住的还习不习惯?”

    白飞狐没有说话,心里却开始有些嘀咕了起来。

    要说待遇,冥王殿对他们还真的没话说。

    这段时间不但给他们提供了吃住,而且还提供了充足的资金,那些弟子们在基地呆久了闲的无聊都能去临川随便逛,只要不捣乱,什么事情都有冥军的人出来帮他们解决,可以说的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

    这和他们刚出来那段时间的拮据生活完全不一样。

    虽然武者对生活质量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平时什么山野丛林也能住,猎几只野味就能解决温饱问题,但毕竟现在是在外界,一切的一切都跟在结界世界亦或者是山野的时候不一样。

    可是,他们来冥王殿这么久了,好像这边还真没有什么事情麻烦到过他们。

    不过,白飞狐毕竟老谋深算,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放松警惕,在他看来,李尘这边,肯定是在谋划着什么大事。

    这次看到李尘主动过来找他,白飞狐不禁就开始在心中计算了起来。

    “我们过的很好,这段时间还要多谢李老弟和你们的人照顾了。我的那些弟子们都嚷嚷着在外面多留一些时间,不想回去呢。”白飞狐笑道。

    警惕归警惕,但是白飞狐毕竟也不是什么吃干抹尽就不干了的人,在他看来,自己在冥王殿享受了这么久,为李尘做点什么事情,也是应该的,只要不违背他的原则就可以了。

    听到白飞狐这么说,李尘倒是觉得有些诧异。

    按照他的想法,白飞狐就算是承认,应该也不会把话说的太好听。因为如果对冥王殿的赞扬太过了的话,受到的束缚也就越大,他倒是没想到,白飞狐竟然就这么坦坦荡荡的承认了。

    在心中暗暗点了点头,李尘莫名地对这老头产生了一些好感。

    “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李尘沉吟了一下,随即开口道:“不知道白老哥对心血来潮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

    “心血来潮?”白飞狐的眉毛扬了扬,随即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老弟说的是武者的心血来潮吧?”

    “没错。”李尘点了点头。

    “虽然我们武者不信鬼神,但是这世间的万物,都是有一些规律和预兆的,比如地震前的极光,亦或者是下雨前的乌云。”

    白飞狐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开口道:“这心血来潮,就是武者对于某些事情的一些预感,不过,通常来说,这预感都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李老弟,莫非你……”

    李尘轻吐了一口气:“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瞒着白老哥了,就在刚才,我突然有了一些这样的感觉。”

    白飞狐闻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却没有开口。

    摆了摆手,李尘平静地开口道:“这次来,我的确有事情要拜托一下白老哥的。”

    “你说。”白飞狐沉吟着开口道,听到了李尘的话,他的神色也不禁变得凝重了起来。

    一名号叫级武者的心血来潮,可不是什么好事。

    没错,他之前第一眼看到李尘的时候,就确定了,李尘的修为,竟然又突破了。

    而且是突破的还是那层卡住了无数地级武者而让其不得其门的众合与号叫的鸿沟。

    记得上一次见面,李尘还只是众合级而已。

    这样的天才,他有多久没见过了?

    “我要离开一趟,而且可能要面对几个敌人。”李尘平静地开口道:“就在我做出这个打算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心血来潮。”

    “那你的意思是……”白飞狐微微皱眉,隐隐有些猜测。

    “我还是打算去。”李尘开口道:“不过,在离开前,我想找白前辈谈谈,如果我出了点什么事情,希望您能帮我守护好这里。”

    “在这里,有我的兄弟和亲人。”李尘认真地说道。

    这一次,他用的不再是之前客套的‘老哥’,而是认认真真地叫了一声‘前辈’。

    白飞狐的脸色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如果李尘叫他一同前去的话,可能他还不会这么在意,但是李尘的目的,却只是让他在离开的时候帮忙守护好这里?

    “我……答应了。”

    沉默了一会,白飞狐这才认真地看向了李尘,点了点头。

    “多谢。”李尘松了口气,和白飞狐聊了几句,随即转身离开。

    白飞狐看着李尘离去的背影,眼神却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就连他也想不到,在做出了这个承诺之后,付出了多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