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李尘是不是看中了这两人,这个当然不用说。

    他看中的不是两人的实力和修为,而是两人的命。

    这两个人把三爷爷和四爷爷约出去暗算,虽然最终没有成功,但是这么大的亏,李尘吃么?

    他从来也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

    对方做了什么,他当然是要对方加倍的偿还回来了。

    而命,能用什么来偿还呢?

    回到了冥军基地。

    这段时间虽然冥王殿没有再继续大肆的收拢武者盟友了,但是毕竟还有不少人愿意加入冥王殿这个可以完全不愁吃喝的势力的。

    而且给冥王殿办事,也不用像是在外面给那些公司什么的打工一般,做事情还要躲躲藏藏,在冥王殿,只要你愿意付出自己的努力,甚至还可以得到足够的报酬和充足的修炼时间。

    这样的一个势力,对现在在外界的任何一个散修武者来说,都是充满了诱惑力的。

    虽然受到了谣言的影响,一些原本持观望状态的武者不愿意加入冥王殿了,但是冥王殿不再招人,却是更加刺激了那些有心想要加入的武者。

    这样一来,倒是再次维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当李尘回到基地的时候,都还看到冥军战士领着几名新人在进行一系列的手续和测试。

    虽然普通的冥军战士还不一定有这些新加入的散修强大,但是冥军的战斗力,可不是表现在单人上的。

    “大人!”

    一名路过的冥军战士朝着李尘微微行礼,李尘摆了摆手:“在别人的面前保持一下无所谓,自己人就没必要了。”

    听到李尘的话,这名冥军战士微微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了一抹感动之色。

    “刑络,你也是当初我成立冥王殿的时候最早一批的老人了,我是什么性格你应该清楚,所以,虽然在外人面前要做做样子,但是,你们还是我的兄弟。”李尘笑着拍了拍这名冥军战士的肩膀说道。

    听到李尘的话,这名冥军战士的眼中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感动之色。

    老大还是那个老大!他还记得我的名字!

    李尘当然记得。

    不单单是面前这个叫刑络的男人,只要是最初的那批老人,他们的名字李尘都记得。

    到了他这个修为,不说过目不忘,但是记忆力也极为的惊人了,那些和他一同将冥王殿打拼到现在的那些老人,他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武者并不是一条无情路,在这条路上,也需要许多的羁绊,相互依靠,相互扶持,才能走的更远。

    李尘的心中,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而冥王殿的这些兄弟们,就是李尘的羁绊之一。

    回到了凯瑟琳特意为他所准备的办公室,李尘坐在桌前沉思了一会,随即让人找到了凯瑟琳。

    “我们基地现在最重要的战斗力有哪些?”看着面前的凯瑟琳,李尘沉吟着开口问道。

    “除了老大你的长辈之外,目前冥王殿最重要的战力应该就是钟天了,后续的还有姚仇和叶图他们,只不过相比较起来,就差了一些了。”凯瑟琳思索了一下,随即回答道。

    “上次我带来的人还记得么?”李尘问道。

    “樊霸胤是吧?”凯瑟琳点头道:“我也联系过他了,有必要的时候,他应该是会过来的,而且,老大你最近似乎又收拢了一位强者吧?”凯瑟琳问道。

    李尘有些诧异地看向了凯瑟琳,没想到凯瑟琳竟然这么能干,连噬影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

    凯瑟琳现在的武力值,顶多也就跟黄级的武者差不多,这还是在吃了不少丹药后强行堆出来的,但是她的头脑,却比她的身手要强了不知道多少。

    “没错。”李尘点了点头。

    “那么,这些应该就是我们冥王殿现在最顶尖的一批战斗力了。”凯瑟琳说道:“至于其他的,那些新加入我们的,我还不能完全相信。倒是那些结盟的人中,我觉得还要相对可靠一些。”

    “上次那个老头,是叫白飞狐是吧?”李尘的眉头拧了拧,开口说道。

    “是。”凯瑟琳点了点头,随即又疑惑道:“有什么问题么?”

    “他现在在不在基地里,我有点事情想找他谈谈。”李尘开口道。

    “好的,那我现在就去跟他说一下。”凯瑟琳说道。

    “算了。”李尘摆了摆手:“告诉我他现在的位置,还是我自己过去吧。”

    凯瑟琳点了点头,她明白李尘的意思,虽然不知道李尘要找那老头谈什么,但是这样会显得更有诚意一些。

    当李尘找到摘雪宗等人所在的位置时,却看到白飞狐这老头正和一个看起来中年人模样的男人在下棋。

    “咦?这不是李尘小兄弟么?”看到李尘出现,两人都显得有些诧异。

    坐在白飞狐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此次药师家族的带队长老姜太升。姜太升虽然看起来只有中年人的模样,但是实际上,他的年纪却是跟三爷爷秦轮回都相差不大。

    “两位前辈。”看着两人,李尘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哎!上次不是说了么,李尘你虽然年纪轻轻,但是却已经是一方势力的主宰了,而且还实力群,见到我叫一声老哥哥就可以了,千万别再叫什么前辈了。不然我得被别人笑话倚老卖老了。”白飞狐听到李尘的话,不禁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至于姜太升,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仿佛在赞同白飞狐的话一般。

    姜太升虽然是药师家族的长老,但是却是精研药术一脉的,修为也并不是很高,但是一身炼药水平,却是足够让他就算面对各大古老宗派家族的宗主族长级人物时也能从容以对。

    “那小子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尘笑着朝两人拱了拱手。

    “这次我来,是来找白老哥你谈一件事情的。”李尘也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地开口道。

    “谈事情?”白飞狐笑眯眯的说道:“没事,李老弟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够做到的,一定义不容辞。”

    李尘的脸上同样也带着笑容,不过心里已经开始忍不住骂了起来。

    “这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