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在竹椅青年的身后,孙烈阳垂而立,仍然一言不,仿佛一块木头一般。

    “刚才你是说,去看了之前的那个地方,但是气息却是一片混乱?”竹椅青年微微转过了头,朝着身后的孙烈阳开口问道。

    “没错。”孙烈阳点了点头。

    “以楚松岚和何柏罡的性格,是不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的。如果是他们,或许还恨不得别人知道自己在那里杀了人。所以,做这事情的肯定不会是他们。”

    竹椅青年微闭着双眼,轻声说道:“况且,他们留下的命玉也都碎了。所以摸出气息的事情,肯定是李尘亦或者其他几个老家伙做的。”

    “真是没想到啊,这小家伙竟然成长的这么快,这一次,竟然连楚松岚和何柏罡他们都折在了这小子的手里。”

    竹椅青年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莫名之色:“烈阳,这小子,你还是不忍心下手么?”

    孙烈阳一言不,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竹椅青年这句话一般。

    “好吧,我也随你。其他人我可以命令,但是你,救过我的命,我不能强制你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竹椅青年仿佛想起了什么,轻叹了一声说道。

    “现在这小子气候已成,要杀他,恐怕再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竹椅青年再次坐了下来,手指轻轻地在竹椅的扶手上轻轻的摩挲着:“不过,我们就算不动手,也还是会有人忍不住的。我想,如果我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那位,恐怕也会坐不住了吧?”

    说着,竹椅青年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抹冷笑。

    站在其身后的孙烈阳,看到竹椅青年的这一抹笑容,不禁心中轻轻一叹。

    ……

    李尘收到了消息。

    消息是凯瑟琳偷偷传过来的。

    看着信息上的内容,李尘的脸色有些阴沉。

    而且,相当的阴沉。

    因为,三爷爷和四爷爷出去,并不是他们的主观意愿,而是被人约出去的。

    约他们出去的人,自然不是楚松岚和何柏罡。

    这消息,显然是凯瑟琳从其他特殊的渠道打听过来的,甚至都比紫昭的还要详细。

    约三爷爷和四爷爷出去的,是两个人。

    其中的一个名字,李尘还有些眼熟。

    “于镰!”

    李尘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当初,自己不就被两个号叫级强者拦住过一次去路么?

    如果不是二爷爷出现,恐怕以当时他的实力,还真要被那两个家伙给抓走。

    而当时,他听到的其中一个名字,就叫于镰!

    “看来,这一对黑白无常,果然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呀!”李尘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一旁突然传来了一道慵懒轻哼的声音。

    李尘连忙将手机扔到了一旁:“老婆大人,醒了?”

    林奕睁开了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李尘。

    “我觉得我现在还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懂,只会给你添麻烦的蠢女人么?”

    听到这句话,李尘的脸色下意识的一僵。

    “怎么会呢?”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李尘的眼珠子极地转动了几下,这才继续说道:“就算是以前,老婆大人也是聪明绝顶,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世间奇女子,怎么可能是蠢女人呢?”

    听到李尘的话,林奕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了一抹笑意:“这个回答勉强满意,七十分。”

    “才七十分呀。”李尘拉下了脸说道。

    “剩下的,就要看你的表现喽。”林奕妩媚地白了李尘一眼。

    这极具挑逗性的一眼,让李尘的小兄弟在瞬间就转变成了大兄弟,再也顾不得想别的事情,一个翻身就将林奕扑在了身下。

    小别胜新婚,李尘回到了别墅后,老老实实待了半个多月。每天过的十分平静,甚至连修炼都没有再刻意去追求了。

    一别墅的人都是通明之体,而且都已经达到了地级,现在缺的只是感悟而已,对于修炼这种东西,已经完全不必去刻意追求了,突破,只是看机缘而已。

    半个月后,李尘才在心中计算了一下,给凯瑟琳过去了通知,让她联系一下紫昭。

    当紫昭赶到冥军基地的时候,见到的却是正一脸笑吟吟的等着他的李尘。

    “什么事情,这么急匆匆地让我过来。”紫昭的脸上带着苦笑:“我刚才可是在谈一笔不小的买卖呢,听到你有事情,我都把人直接甩在坊市了。”

    “少在我这儿装可怜。”李尘嗤笑了一声说道:“你那儿要是缺人,我给你调几个商业型人才过去。”

    “真的?”紫昭的眼睛一亮。

    所谓术业有专攻,武者专注于武术,哪会有心情钻研什么生意经呀,像他这样的异类,在武者中也是极为罕见的。

    不过,一个人主掌坊市的那么多事情,紫昭有时候也会感觉到累,因为忙起来他根本就没时间去修炼了。

    不然的话,也不会在黑绳级卡这么多年了,听到李尘要调人给他,紫昭是真的有些心动了。

    “当然是真的,你又不是看不到,我这儿现在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回头我让凯瑟琳帮你联系几个。”李尘当然看出了紫昭的尴尬之处,所以才一语中的,作为一个武者,却没时间修炼,这不是紫昭这个坊主最头疼的地方么?

    “那就好,说说吧,这次是什么事情?”紫昭搓了搓手,脸上带着店铺小老板一般的和善笑容说道。

    “这次找你过来,的确是有些事情。”李尘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我想让你以别人的名义,帮我两个人出来。”

    “什么人?”

    “一个叫于镰,一个叫端木无量。”李尘沉声说道。

    “那两个家伙啊。”紫昭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两个家伙的脾气都有些古怪,不过用别人的名义的话,要骗出来倒是不难。对了,你找他们干什么?难道是看中了这两个家伙的实力,想要拉拢他们?”

    “拉拢?”李尘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半个多月的时间,他们的警惕应该也放松了不少了吧?

    “那么,也是时候该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