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看到楚松岚和何柏罡死亡,李尘的心中,却没有什么成就感,也没有什么复仇后的快感。

    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寂寥和空洞。

    武者的一生,就注定是这样的么?

    通过楚松岚的话,李尘了解了一些这对异姓兄弟的过往。

    他们当初也是天骄级别的武者,也对,如果不是天骄的话,也不能突破到地级了。

    毕竟,地级这道门槛,卡住了多少胸怀梦想的武者们。

    但是之后,却遇到了自己的父亲。

    然后,他们惨败了。

    从此进入了灰暗的生活之中,仇恨之心,引了邪念,做事也开始不择手段。

    最后,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对于两人,李尘没有太大的感触,仇恨也不多,更多的,只是同情而已。

    通过两人的话,他也清楚了,两人也只不过是某个人手中的棋子而已,这一次,也不过是为了听命行事。

    但是他们听命行事要杀的人,却是自己的三爷爷和四爷爷。

    突然间,李尘的心中涌起了无穷的恨意,他恨的是这个幕后的人。

    李尘次,对一个人产生了如此强烈的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一定要针对自己?为什么要对三爷爷和四爷爷出手?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看着周围已经被摧毁的不成样子的树木,李尘轻轻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寂寥。

    一挥手,一道强大的真气涌出。

    周围残留的气息顿时被搅得丝毫不剩,再强的武者,也不能再探查到这里交战的究竟是什么人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松岚和何柏罡消散的方向,李尘默默的拾起了药篓,捏着龟甲,缓缓的朝着大山之外走去。

    临川。

    冥王回来了。

    这个消息,让冥军基地的不少人都赶到一阵振奋。

    虽然凯瑟琳并没有将李尘出门的消息透露出去,但是这里的不少武者也是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的。

    紫昭那边的消息,他们也能隐隐得到一些。

    秦轮回和李星轮现在在基地的名气可一点也不小。

    一个擅长药术,几乎和药师家族的长老不相上下,甚至还要更强一点。

    一个则是擅长布阵卜卦,一身能力神鬼莫测,基地里的许多阵法都是李星轮所布置的,就连一些新加入冥王殿的散修也享受到了以前大势力弟子才能有的阵法加成修炼待遇。

    这一切,都是拜托了这两位老人。

    可以说,这两位老人现在在冥军的不少人心中,都占据着极为不小的地位。

    在知道两位老人有危险之后,不少人都心情紧张。

    而在得知李尘去寻找两位老人后,更多的人则是期待了起来。

    见到李尘回来,一些人开始朝着李尘的身边张望,想要寻找两位老人的存在。但是看了半天,却是现李尘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人影。

    “老大,你这是。”凯瑟琳显然比其他人都要敏锐一些,一眼就现了李尘表情的不对劲,在第一时间将无关的人赶开,带着李尘来到了一间安静的办公室内。

    李尘仍然没有说话,也没有下达任何命令的意思,只是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凯瑟琳看了看李尘,却是心中轻轻一叹,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现在的李尘,显然并不需要她的安慰,她也不知道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所以,她能做的,只是留给李尘一片空间,让他好好的安静一下。

    的确,李尘现在所需要的,就是安静的思考。

    他要思考的事情,很多。

    但是更多的,确实沉浸在了悲痛之中。

    在他的脑中,十分突兀的闪过了在他即将离开玄星门时,问星老道对他说的那句话。

    “我想,你是不会想明白什么是号叫的。”

    李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这就是号叫么?”

    李尘轻叹了一声,如果这号叫级的实力,必须得要用亲人的生命来换取,他的确不会想要这实力。

    实力突破,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的开心,有的,只有无尽的懊悔。

    李尘的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不一会,一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爷爷?”看到面前的老人,李尘不禁一惊,连忙站了起来,仿佛有千言万语卡在了喉咙里,却一时间说不出来。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了。”二爷爷显得十分的平静,朝着李尘摆了摆手说道。

    “您知道?”李尘的表情有些吃惊。

    “我知道的,也许比你还多一点。”看着李尘,二爷爷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老三和老四都没事,只不过受了点伤,现在正在某个地方恢复。”二爷爷笑道。

    “三爷爷和四爷爷没事?!”李尘猛然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二爷爷。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相信了?”二爷爷佯装不悦地说道。

    “这件事情,其实我之前就知道了。”二爷爷看着李尘,突然有些感慨的说道:“不过,我们在商量后,一致同意不告诉你,就是为了逼你一次。没想到,竟然真的奏效了。”

    李尘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三爷爷和四爷爷他们,就是为了逼自己一次?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猛然间,李尘回过了神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为了帮我突破?”

    二爷爷点了点头:“我们都能看出来,你其实随时都可以突破到号叫级了,只不过,差了那么点东西。我也是从号叫级过来的,所以我清楚你要突破到号叫级,差的那点东西,到底是什么。”

    李尘的眼神有些复杂。

    原本他以为几位爷爷对自己一直都只是放养,放任不管,仍由自己修炼,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甚至还煞费苦心为自己设计了这么一出苦肉计。

    “你应该遇到那两个家伙了吧?”二爷爷突然开口问道。

    “嗯。”李尘点了点头:“他们死了。”

    二爷爷的声音一滞,良久,默默地看向了窗外:“其实大家,都是苦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