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楚松岚不是被吓大的。

    这么说虽然有点尴尬,但是虽然他不是被吓大的,但是他还是有点被李尘的话给吓住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刚才李尘的那一道血色风暴是真的吓到他了。

    他和何柏罡几十年的朋友,对于相互间的实力也是十分的了解的。

    两人之间的实力或许有一点偏差,但也绝对不会很远。

    但是现在,何柏罡变成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由的让他感觉到了一阵心神颤抖。

    另外,刚才亲身体验到了那血色风暴的恐怖之处,他是真的有点害怕了。

    说不怕那真的是骗人的。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够真的不怕死?

    谁没事喜欢去死呀?

    楚松岚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人,反正他不是,他不想死。

    他还想变得更加强大,真正的站在武者的巅峰,甚至于……去挑战那个曾经带给了他一次无比惨烈败绩的男人。

    他真的不想死。

    可是看着李尘,他又有些迟疑了起来。

    他不傻,虽然李尘的话说的很有气势,但是他能够看出来,在斩出了那恐怖的一击之后,这个年轻的男人,是真的已经走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甚至于就连在他的感知中,李尘的气息都十分的微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般。

    但是刚才的那一击,又实在带给了他难以言喻的强烈震撼,他不敢出手。

    如果是在全盛状态,说不定他还会选择拼一把,但是现在,虽然说他还有一些余力,但是也剩的不多了。

    毕竟,之前他身上的伤可不是摆着的,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不用真气止住流血的话,恐怕用不了几分钟,不用等李尘动手他就会自己流血而死了。

    看着半跪在地上的李尘,楚松岚迟疑了起来。

    李尘也在迟疑,他知道自己的状态只怕是瞒不过楚松岚,但是他同样也在赌,赌楚松岚不清楚自己的底细。

    两人现在的状态,不要什么众合号叫,随便来个等活,甚至是玄级武者可能都能将两人斩杀在这里。

    所以两个人都在犹豫。

    看着李尘,楚松岚的脸色一阵变换,看到何柏罡的模样,楚松岚是真的很想直接一刀斩了李尘。

    但是正如李尘所想,他并不知道李尘还有多少余力,所以,他不敢,不敢动手。

    “该死!该死啊!”

    楚松岚在心中怒吼着,胸口也开始急促的起伏了起来。

    这代表着他现在的心中正在做这很激烈的思想斗争。

    动手,还是跑?

    良久,楚松岚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有些艰难地看了李尘一眼,最终扭过了头,朝着一旁躺着的何柏罡走了过去。

    “老兄弟,对不起了,我没能给你报仇。”用真气封住了何柏罡流血的身体,楚松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叹息之色,在何柏罡的耳边轻声说道。

    李尘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一言不。

    但是在心中,却不由地松了口气。

    楚松岚不知道,但是他却很清楚,如果楚松岚要杀他,他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力了。

    别说玄级地级,现在就算是来个普通人,恐怕都能把他三拳两脚干翻。

    他现在难道就不想为二爷爷三爷爷报仇?

    想!比谁都想!

    甚至比楚松岚要杀他的心还要强烈。

    如果他还有余力的话,说什么都要拼死将楚松岚留在这里的。

    可是现在的他,却是真的没有丝毫的力气了。

    就在李尘默默的准备恢复真气的时候,一道厉啸声突然从李尘的身后传来。

    “嗯?”

    用尽全身的力气,李尘勉强将头偏开了一些。

    “哧”

    一把锋利的刀刃落在了李尘的肩膀上,一瞬间,血液飞溅。

    如果不是李尘好不容易锻炼出的强反应能力,恐怕这一击,就直接把他的脑袋给削下来了。

    但饶是这样,他也不好过,锋利的刀刃嵌入了他的肩膀。

    那种骨肉里面卡着金属的感觉,只有感受过的人才会清楚。

    “哼!”

    一道冷哼声从李尘的身后传来,又是一道厉风。

    李尘勉力将手抬了起来,拦在了自己的脖子旁。

    一只脚踢在了李尘的手臂上,一瞬间,李尘的身体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踢飞了出去。

    “噗通!”

    跌落在一旁,李尘的样子无比的狼狈,肩膀上的鲜血更是抑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就连伤势恢复的度,也变得极为缓慢。

    “果然不出我所料。”楚松岚冷眼看着李尘:“你已经站不起来了吧?还想诈我?”

    李尘抿着嘴,看着楚松岚,却没有再说话。

    既然已经被看穿了,那继续装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李尘啊李尘,我承认自己的确小看你了,但是,你也太不将我放在眼中了吧?”楚松岚冷着脸说道。

    “不说话了?认命了?”楚松岚的眼中满是仇恨的怒火。

    “当年,在我们最辉煌的时候,你老子那个混蛋就那么突然冒了出来,将我们两个像打狗一样撵走了。我们是什么人?当年武者界最耀眼的星辰!黑白无常!但是李长存那个混蛋……”

    “如果不是李长存,不是你们李家,我们兄弟两个又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又怎么会卡在号叫级二十年还没突破?”楚松岚的表情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李家又出了你这样一个妖怪!柏罡现在的模样,就算救回来也是个废人了。从此,江湖上就没有白无常,只有我黑无常了。”

    “都是你爹,都是你!都是你们李家这群怪物!”

    楚松岚握住镰刀的手根根青筋凸起,看着李尘,满脸的疯狂。

    “死吧!李家的怪物!我要你们李家,从此绝后!!”

    看着冲过来的楚松岚,李尘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怅然之色。

    “结束了么?”

    突然间,仿佛摸到了什么一般,李尘摊开了手。

    在他手中的,是一块圆润的龟甲。

    四爷爷的龟甲!

    “放弃?!不可能!我还不能死!起码,我不能死在这里!”

    “报仇?!我去你妈的报仇!!”

    这一刻,在李尘的身上,骤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