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此时站在李尘面前的两人都是强者。

    这一点,李尘完全可以确定,不单单是从对方的语言中,更让李尘确定两人是强者的,是因为两人身上的气息。

    很强!

    十分的强!

    比他还要强!

    也就是说,现在在李尘面前的两人,至少都是号叫级以上的强者。

    而且,李尘很清楚,这两人,绝对不是噬影那种号叫级。单单是两人中的任何一人,恐怕都不止比噬影要强一点,更何况是两人了。

    而现在,这两人要一起对他出手!

    李尘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随即一脸凝重的将手伸向了腰间。

    他的发色,也在瞬间转变成了一片血红。

    血发飞舞,李尘身上的气息也在一节节的攀升了起来。

    他现在的确十分的愤怒和烦闷,但是再愤怒,也无法改变他即将面对两名修为都要远超他的强者的事实。

    李尘不知道的是,在他面前号称黑白无常的两人,在二十多年前,也是纵横整个武者界的强者。

    当时风华正茂的他们可以说是红极一时,在许多的青年武者眼中,都是偶像级的人物。

    虽然两人习惯联手制敌,但两人的战绩,也是无可置疑的。就算是修为比两人还要高一个等级的存在,在两人联手下,也取得过辉煌的胜利。

    不过,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根据武者间的一些流传下来的传言,当时的两人,碰到了一个同样年纪,但却更加强大的男人。

    那个男人的修为和两人相差不多,但却轻易地击败了两人的联手。

    从此,楚松岚何柏罡这对武者界号称黑白无常的强者,就此销声匿迹,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但是现在,这两人,却是出现在了李尘的面前。

    “你刚才,实在找两个老头么?”楚松岚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李尘说道。

    “他们……在哪里?”李尘咬着牙看向了两人,开口问道。

    两位爷爷虽然手段超凡,一个医术超群一个精通占卜算卦,但是,遗憾的是,两位爷爷的实力只有黑绳。

    两个黑绳,面对两个明显是号叫级以上的强者,能有多大的胜算?

    李尘不知道。

    “那两个老头啊。”何柏罡顿了顿手中的白旗,脸色显得有些促狭:“当然是死了呀。两个老家伙活了这么久,也不过是黑绳的程度,的确让我们兄弟俩失望啊。随便几下就死了,真不经打。”

    一旁的楚松岚看了何柏罡一眼,这家伙还是这么恶趣味,喜欢在杀人前先将人捉弄一番。

    他们倒是的确想干掉那两个老头,不过两个老头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跑路的速度却贼快,他们在这片森林追了小半天,硬是让那两个老头跑没影了。

    但是,李尘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在听到两人的话之后,李尘的眼睛顿时变成了一片血红。

    “你们,这是在……找死!!”

    在李尘的身体内,原本沉寂的血液,在这一刻骤然了起来。

    而随着他体内的血液,李尘的身上的气息更是开始疯狂地暴涨了起来。

    原本还只是普通的众合级的程度,但是眨眼间,竟然达到了一种令这号称黑白无常的两人脸色都凝重起来的地步。

    “这小子,原本以为不过如此,没想到比想象的还要麻烦呀。”楚松岚有些抱怨地看向了一旁的何柏罡:“都是你这家伙。”

    “没事啦。你要想想这小家伙到底是谁的种,能简单么?不过放心,今天我们两个在这里,这小家伙跑不掉的。”何柏罡轻声笑道。

    “你先来?”楚松岚问道。

    “还是一起吧,稳妥点。”何柏罡回道。

    “我就知道你怂了。”楚松岚哈哈一笑,手中的镰刀一挥,整个人便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直接冲向了正气息爆发的李尘。

    仿佛周围那卷起漫天尘土和落叶灰尘的恐怖气息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一般。

    任何东西只要触碰到他身前的镰刀,都会轻易地被斩断。

    眨眼间,镰刀就已经来到了李尘的面前。

    “出鞘!!”

    “铛!!!”

    一道巨响声传来,楚松岚的脚步一顿,一脸诧异的看向了李尘,仿佛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能够挡住自己的一击一般。

    在发现此时李尘也在看自己之后,楚松岚朝着李尘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指了指李尘的身后。

    李尘这才发现,原来那名一身白衣的何柏罡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已经消失了。

    “该死!!”

    来不及多想,李尘在第一时间将真气全部凝聚到了自己的身后。

    然而……

    “反应速度不错,但还是慢了一点。”轻笑声从李尘的身后传来。

    李尘只感觉一股近乎能将他崩溃的恐怖力量从他的身后传来,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被砸飞了出去。

    “咔!咔!咔!”

    一连撞断了三棵近乎常人腰身粗细的大树,李尘的身体这才掉落了下来。

    看着两人,李尘的嘴角有血迹缓缓的渗了出来。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

    而带给他这一击的,就是那白衣人手中的旗帜。

    真气的防御在那面旗帜的面前,仿佛毫无作用一般,李尘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刚才那一刻,他的真气防御仿佛薄纸一般,被轻易的穿透了,那根旗帜的棍子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后背。

    “嗯?”看着李尘只是嘴角溢血,何柏罡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被我的索命旗砸了一下竟然还没死,你小子的身体到底有多硬呀?”

    一旁的楚松岚也是满脸的不解,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一个才众合级的小子,怎么可能承受的住何柏罡的一记旗棍呢?

    这不科学啊!

    虽然两人都还只停留在号叫级,但是想要再往前跨进一步,对两人来说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两人还停留在号叫,只不过是想继续积累,厚积薄发,好让以后的修炼之路更加通畅而已。

    按照常理来说,两人的实力其实已经凌驾于普通的号叫级之上了。

    可是,这么一个区区众合级的小子,又是怎么挨他正面一击却只伤不死的?